第三书包网 > 历史小说 > 穿入中世纪 >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八十八节信念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八十八节信念

 热门推荐:
    <dv ss="k"></dv><dv ss="d250f"><sr>ds_d_x();</sr></dv>

    <dv ss="k2"></dv><dv ss="d250r"><sr>ds_d2_x();</sr></dv>    乌鸦飞到枝头上,漆黑的羽毛如同夜晚,长长尖锐的嘴巴张开,难听的声音响彻上空,几名仆人正在梅克伦堡内忙碌着,他们搬来木料乒乒乓乓的钉成一个木架,接着将拇指粗细的粗亚麻绳子绑成绳节,垂在木架上晃晃悠悠的。→傻→逼→小→说,www.shabixiaoshuo.com

    “哐当。”一声铁门打开的声音响起,在主塔楼左侧的地牢门敞开了,城堡中的平民们好奇的张望着,地牢的门很少这样打开,那一道坚固的铁门有一扇小门,威胁阿若德统治的犯人从小门抓紧地牢,今天地牢的大门却打开了,人们不由十分好奇。

    “哗啦,哗啦。”紧接着一阵铁锁响动的声音,一名囚犯被带出了地牢,两名狱卒夹着囚犯,将他带到了绞架前面。

    “唔,圣母啊!”囚犯蹒跚着步伐,他抬起头看了眼晃晃悠悠的绳索,不由的喃喃自语的说道。

    “以主基督的名义。”一名神父穿着圣袍,给这名囚犯做了临终弥撒,因为囚犯是一名贵族,这是对他的血统的一种敬意。

    在主塔楼上任何一个窗口都能够目睹这一场处刑,许多人对这种处刑当做娱乐,不过乔茜公主站在窗口的时候,面色却带着苦涩的神态,因为即将被处刑的是曾经拜访过她的梅森贵族。

    “公主殿下,你没有必要观看。”雪莉小姐走到乔茜公主的身边,伸出手轻抚公主的肩膀,安慰乔茜公主道。

    “不,他是因为我而死的,我要在这里看着他,这都是我的错,我不该违背自己的丈夫,这是主对我的考验。”乔茜公主拥有修长白皙的颈部,如鹅蛋般光滑的面孔苍白,她美丽的眼睛盯着走上绞刑架的梅森贵族。

    “愿主宽恕你的灵魂。”神父终于念完了冗长的祈祷文,将圣水洒在了梅森贵族的头上。而此时也就意味着这名梅森贵族该上路了。

    一名头上戴着尖黑头罩的刽子手,走上前用强壮的臂膀抓住梅森贵族,使他走到绳索前面,并且站在一块木墩上,然后将梅森贵族的脑袋套进去。

    “你还有什么话说嘛?”行刑官面对着梅森贵族,对他询问道。

    “呼呼。”在死亡的威胁下,梅森贵族的呼吸急促着。他抬起眼四望周围,平民们已经围在绞架周围。他们相互交谈着观望着。

    “没有遗言吗?”行刑官好奇的问道。

    “推翻,推翻暴君阿若德的统治,他是谋杀了梅森公爵的刽子手,愿他的灵魂下地狱。”梅森贵族终于鼓足勇气,大声的呐喊道。

    “杀了这个混蛋。”可是梅森贵族的话却激怒了平民们,阿若德实施的许多政策,使得平民们获得不少的好处,在他们心中阿若德是一位明君,这名外来的梅森贵族竟然当众污蔑阿若德。顿时激起了民愤。

    “啪啪啪。”除了喧闹的咒骂声,平民们用自己的行动来证明忠诚,烂菜叶和土块被扔向梅森贵族。

    “啊。”被石块击中的梅森贵族狼狈不堪,他在木墩上几乎站不住,摇摇欲坠的摸样。

    “行刑吧!”行刑官的眉头皱起来,他冲刽子手

    一挥手刽子手连忙走上前,猛地一踹梅森贵族脚下的木墩。木墩一下子滚到一边,失去了垫脚的梅森贵族下坠,粗亚麻绳索勒紧他的脖子。

    “咳咳咳。”悬在半空中的梅森贵族,双腿无力的蹬着,绳索发出嘎吱嘎吱声,他的双眼翻着白眼。挣扎了片刻之后,终于不再动弹。

    “呜。”乔茜公主的眼睛一直没有离开,直到梅森贵族的生命彻底结束,她才觉得胃部的酸水向上翻涌,忍不住扭头到一旁。

    “嗅这个,会好一。”雪莉小姐连忙将一小片薄荷叶,放在乔茜公主的鼻子下。薄荷清凉的气息使得乔茜公主心情缓和了下来。

    当梅森的贵族被快速处决的时候,阿若德正呆在条顿骑士团总部,与他强悍的战士们一起享受着宴会,战士们的宴会热闹喧天,男人们一边饮酒一边掰着手腕,平日里战士们便会处于好胜心一决胜负。

    而今天他们的君主阿若德也在场,面对着可能会带给他们荣耀与财富的可能,气氛格外的热烈和喧嚣,对此阿若德等人当然是乐于看见这种竞争的。

    “不错的小伙子。”依夫如果不是陪伴在阿若德身边,肯定会亲自下场去比赛,在失去了妻儿后,依夫更加的沉迷于各种比武的乐趣。

    “依夫,我的情报网最近获得了一个消息。”阿若德将手中的杯子放下,哈维派人禀报了处决梅森贵族的消息的同时,也带来了依夫一直想要的情报。

    “什么消息?”依夫好奇的问道,他的目光却盯着陷入胶着的比赛之中。

    “是关于我的侄子,你的儿子的情报。”阿若德面对着依夫说道。

    “我的儿子?”依夫吃惊的看着阿若德,这是他听到最意料之外的事情了。

    “他还活着。”阿若德看着依夫说道,自从有了小威廉后,他便格外能够理解依夫的心情。

    “是吗?”依夫问道,在约瑟芬妮小姐被杀死后,他一度认为自己的孩子肯定也丧命了。

    “我的人从一些佣兵口中,得知的这个消息,据说是野猪三兄弟掳走了他。”阿若德对依夫说道。

    “野猪三兄弟?”依夫的眼中露出了惊讶之色,但是很快便非常厌恶的说,“那三个怪物。”

    “没错,我不知道他们是出于什么目的掳走了我的侄子,但是幸好他还活着。”阿若德拍了拍依夫的肩膀,这对于依夫来说是个好消息,没有什么比儿子活着更让他高兴的了。

    “太好了,他还活着。”依夫垂下头喃喃自语道,两行泪水滑过脸颊,紧接着便站起来。

    “唔。”依夫高大的身材,当他站起身的时候,格外的引起大厅中人们的注意力,他们吃惊的望着这位条顿骑士团的长官。

    “大家一起喝啊。”依夫一把夺过身旁侍从拿着的酒壶,揭开盖子便往自己的喉咙灌去,这豪迈的喝酒方式顿时激起了众人的喝彩。

    “依夫。”阿若德伸手想要制止他,可是想了想重新坐会熊皮铺着的椅子上,决定让依夫通过自己的方式发泄心中的情绪。

    当宴会结束的时候,依夫被两三名骑士抬向自己的房间,他的口中一直喃喃自语的说着,儿子还活着的胡言乱语。而阿若德坐在一片狼藉的大厅中,此时他心中竟然按捺不住对乔茜公主的思念,依夫丧失妻儿的事情,仿佛在警示阿若德一般,在这个陌生而黑暗的时代,自己应该坚守些什么?(未完待续。)

    </d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