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书包网 > 历史小说 > 穿入中世纪 > 章节目录 第十六节妻子的责任

章节目录 第十六节妻子的责任

 热门推荐:
    依夫一击得手绝不停留,他就像是森林中的一匹野狼,而那些气势汹汹的土匪人数虽然众多,但是就像是一群待宰的羔羊,依夫凭借着胯下战马的速度,一旦锁定人群中落单者便毫不犹豫的亮出自己的獠牙,右手义肢上的剑锋品尝着一个又一个土匪的鲜血。∑

    “呜,这不可能,我们有这么多人。”土匪头目握着自己的剑,提着手中的盾牌,他眼瞅着这名骑士骑着马绕着他们转,而他的手下却越来越少,不时响起了的惨叫声让剩下的人更加紧张。

    “射死他,射死他。”手中有弓箭的土匪弯弓搭箭,冲着依夫的方向便射出箭矢,可是依夫骑在马上在移动中是很难射中的,偶尔射中也因为依夫身上坚固的盔甲而无可奈何。

    “快你们几个去那边,其他人跟我来。”土匪头目带人分两路企图阻挡依夫,尽量的压缩依夫的周旋空间,而他自己亲自握着盾牌冲向依夫,饥饿和寒冷让这些人就像是逼入绝境的野兽。

    “去死吧。”依夫此时已经打的顺手,他狠狠的一夹马腹部,笔直的冲向土匪头目,可是对方却弯下腰将盾牌挡在面前,压低的姿势挡住了战马的去路,依夫的战马嘶鸣一声人立起来,竟然把上面的依夫摔了下去。

    “依夫大人。”靠着马车防御的梅克伦堡士兵们失声叫起来,终于那名拿着号角的士兵将号角吹响,悠长的号角声飘荡在上空。

    “快宰了那个发信号的。”土匪头目听见号角声,猛一回头大声的向自己的手下命令道。

    “啊~~。”土匪中也有善战悍勇的人,他们拿起手中的斧子猛劈向梅克伦堡士兵,顿时那发出的号角声戛然而止,虽然信号没有彻底的发出去。但是依夫乘着这个机会吃力的站起身来,重盔甲保护了他的身躯,使得他没有被摔伤。

    “哇啊啊啊~~。”土匪们看见从马上跌下来的依夫,各个认为自己可以捡个大便宜,于是嗷嗷叫的奔向他,手中挥舞着各式各样长短不一的武器。而依夫脸上没有丝毫的惊恐,他将自己义肢上的剑在左臂铠上擦了擦,发出了金属摩擦的噪音,并且有火星飞溅,如一头雄狮般冲入人群之中,怒吼声和武器撞击在盔甲上的声音响起。

    “听,伯爵大人是号角声,依夫大人在求援。”此时距离此地不远的村庄中,阿若德正焦急的等候着依夫的消息。守在村口处的罗恩男爵听见了一段号角声,他立即辨认出来那是依夫发出的信号,连忙向阿若德禀报道。

    “骑兵们立即上马,我的哥哥在求援。”阿若德连忙将头盔戴上,在哈伦的帮助下骑上战马,他的身边那些侍从团骑兵们也纷纷上马拿起武器紧随自己君主身后,当重骑兵队行动起来的时候,轰隆的马蹄声犹如冬日里的雷鸣般。

    “快。再快点。”阿若德骑在马上将自己的身体几乎紧贴马背,他狠狠的踢着自己胯下的战马。马刺将战马的腹部都刺破了,狂奔的战马领着这群重骑兵如同一支飞快的箭矢笔直的射向战场。

    “援兵来了,援兵来了。”正陷入苦战中的梅克伦堡士兵,耳边听见响起的雷鸣般的马蹄声,顿时兴奋的大声喊叫起来,而那些同样听见的土匪们则大惊失色起来。他们如没头的苍蝇般开始四散而逃,不过很快阿若德策马狂奔如从天而降,眼瞅着一名距离自己最近的土匪背对而逃,阿若德二话不说抽出自己的终结者,接着马奔跑的速度从后面狠狠的劈砍过去。剑锋劈在了敌人的左肩上,只听的清脆的骨折声,那名土匪的锁骨被阿若德劈成了两半,土匪前跑了几步便倒在地上,殷红的鲜血流淌在雪地上格外的醒目。

    “哦呜~~~~。”其他的重骑兵们则手握着马上长矛,将那些四散而逃的土匪当成了练习的目标,狠狠的用矛尖去捅他们,让自己胯下的战马去践踏敌人。

    “依夫呢,我的哥哥呢?”阿若德握紧缰绳让胯下的战马缓缓的将速度降低,他来到马车旁边向梅克伦堡士兵们询问道。

    “大人在那边。”一名身上染血胳膊受了伤的士兵,用自己没有受伤的手指向一个方向,阿若德连忙拨转马头冲过去,其实那里并不难找,只要顺着敌人的尸体和血迹便能够找到方向,阿若德在树林中找到了靠在一棵杉树下休息的依夫,他的盔甲上染着许

    多的血迹,不过看他起色很好的摸样应该不是他的血,而他的脚边扔着一颗人头,失去脑袋的尸体则在几步不远的地方,尸体身上穿着比其他的土匪都要好的盔甲,一看就知道是头目之类的人物,难怪当骑兵冲过来的时候,那些土匪连个像样的组织都没有,原来他们的首领被依夫干掉了。

    “你来的可真迟啊。”依夫此时揭开了自己头盔上的面罩,那面罩上也染着斑斑血迹,他的义肢长剑上就像是涂了一层粘稠的红色染料,看得出来是经过了一番搏命厮杀,不过依夫虽然面色有些疲惫,但是却带着笑容,这是战胜了一个强敌后满足的笑容。

    “是呀,路上耽误了,怎么样?”阿若德询问道,他骑在马上抬了抬下巴,意思是问依夫是否满意这义肢。

    “就跟特么的真正的手一样,哦,不,应该是更加强大的手。”依夫抬起自己的义肢,点点头满意十足,虽然懂得剑术的人,通常会说将手中的剑当成自己手臂的延长,但是当你的手真正与剑结合在一起的时候,对其他人来说是一种很诡异的剑术。

    “这就好,我们赢了。”阿若德面带微笑的看着重现恢复雄心壮志的依夫,他简单的对这一场很小的战斗下了结论,虽说这对于他们这种可以动员千人的领主来说,这种数十人打斗战斗根本不够看,但对于依夫来说这是一个新的开始,用一群土匪的鲜血开启了的新开端。

    侵入领地土匪的问题很顺利的解决了,在梅克伦堡中几乎就没有什么事情再让阿若德操心的了,他们的城堡中囤积了足够过冬的粮食物资,只要安静的等待这寒冬将军过去就是了,阿若德总算是在这个时代过了一段平静的生活,并且陪伴着自己肚子越来越大的妻子,他们坐在卧室中烤着温暖的壁炉,闲暇时候的娱乐是玩国际象棋,这时代已经有国际象棋了,虽然规则同后世略有不同,但是大致走法并没有多少改变,同时棋子是用石头雕刻而成的,听乔茜公主说她的父亲有一副珍贵的乌木制作的象棋。

    “我的皇后将你的国王了。”阿若德学会这个游戏很快,他拿起一枚雕刻成皇后摸样的棋子,放在了逼迫国王的位置上,在国际象棋中皇后的威力是最大的,国王则如同天朝象棋的老帅行动缓慢。

    “呜。”乔茜公主是教会阿若德玩国际象棋的老师,当然不会轻易让他赢得胜利,只见她细眉微微皱起,伸出纤细的右手轻轻捻起一枚骑士,将骑士放在逼迫皇后吃的位置,通过牺牲骑士来换取国王的安全,让阿若德精心筹划的一步好棋付之东流。

    “啊,下的好,真机智。”阿若德啧啧的砸巴着嘴巴,如同天朝的象棋有益于战术思考一般,国际象棋可以锻炼人们的逻辑思考能力,据说是古希腊人发明的一种游戏,现在也是贵族之间最流行的高尚娱乐项目。

    “不下了,同你下棋越来越难赢的胜利了,想的我头都痛了。”乔茜公主娇嗔着横了阿若德一眼,小手一推将棋局打乱,口中虽然说着认输的话,但是阿若德却知道其实自己才是快输的一方,不由的哈哈大笑起来,半开的窗户外有雪花飘进,但是一进入这温暖的房间中便不见了。

    “我美丽的公主,作为认输的人要答应赢得人一个问题,要老老实实的回答噢。”阿若德笑着对乔茜公主说道。

    “好吧,好吧,伯爵你说吧,想问什么?”乔茜公主奇怪的问道,她的双手抚摸着高耸的肚皮,侍女连忙拿来柔软的靠垫放在她的背后。

    “关于王室的事情你到底是怎么知道的,我可不相信这种事情能够在城镇中流传?”阿若德接过侍女递过来温热的酒,将自己心中的疑虑说出来。

    “我就知道你会问起的,其实这些事情是领地中来拜访的贵族夫人们告诉我的,有时候我呆在城堡中也会觉得闷的慌,就让人将领地中德高望重家庭的夫人们请来同我说说话,这也是城堡女主人应该做的事情,通过夫人们之间的友谊联系贵族与领主间的关系。”乔茜公主向阿若德解释道,她很清楚阿若德为了梅克伦堡的发展而呕心沥血,同时自己这个睿智的丈夫总是有一套自己的想法,而这想法与传统贵族们格格不入,为了避免引起不必要的矛盾和麻烦,乔茜公主觉得要为阿若德分担忧愁,这是她作为妻子的责任。(未完待续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