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书包网 > 历史小说 > 穿入中世纪 > 章节目录 第三百一十六节新生

章节目录 第三百一十六节新生

 热门推荐:
    秋末,在整个欧罗巴大陆的诸国,农夫们收割完毕小麦后,都在为即将到来的秋天收获季节日而做准备,这是上至贵族下至农民们都会共同庆祝的节日,可是在梅森公国却意外的平静,关于战争的传言越演越烈,人们根本没有心情准备过节日,都在暗暗的为避难做打算。

    “把谷物都藏到仓库中去,把武器库中的武器分发到男人的手中。”在利达堡中温德尔家族对于这危机的到来更是敏锐的察觉到,依夫头戴半封闭式的头盔,身穿阿若德赠送的梅克伦堡出产的盔甲,站在利达堡中指挥着仆人们,利达堡中的仆人们在依夫的指挥下就像陀螺般连轴转,忙个不停的穿梭着,而利达堡外面耕种温德尔家族土地的佃农们,也被召集进来用长矛换下了习惯使用的木犁 ” 。

    “依夫我们现在有多少人手?”温德尔男爵也戴上一顶锁子甲帽兜,身上穿着锁子甲和罩衫,腰间挂着一柄利剑,他走到依夫身边对他询问道。

    “利达堡本来就是军事用途的堡垒,熟练的弓箭手3o人,重步兵军士有43人,当然还有轻骑兵2o名,如果算上农奴的轻步兵5o人,还有我的12名肯为我们作战的朋友们,总共有一百五十二名战士。”依夫爵士对自己的父亲说道,他所说的朋友是12名同他一样的骑士,这些骑士是少有的肯为温德尔家族作战的人。

    “我们一定要防守住利达堡,坚持到你弟弟的军队来援。”温德尔男爵摸了摸自己的胡须,显得有些焦虑的对自己的长子说道。

    “我听说劳齐茨伯爵的声势很是浩大,聚集在他们周围的贵族越来越多。”依夫抽吸了一下自己的鼻子,他从自己朋友那里听到了许多消息,但是没有一个是好消息。劳齐茨伯爵的势力越来越强大,就连埃布尔公爵也躲在梅森堡中不出来,每当温德尔家族派去使者向公爵请求阻止这种趋势的时候,公爵总是说会做出制止的,可是到目前为止却一点反应都没有。

    “真是大意了,以为失去了财力的劳齐茨伯爵定在我们的掌控之中。可是,算了一切都是上帝的旨意,给你弟弟派去的信使走了吗?”温德尔男爵无奈的在自己的胸口划了一个十字,这才抬起头对自己的长子说道。

    “信使离开了,不过路上还有一段时间。”

    “希望一切都来得及。”温德尔男爵有些悲观的说道,成为梅森贵族们的众矢之地,原因不过是因为他们家族崛起的太快,贵族们嫉妒的怒火就像是草原上的火一般熊熊燃烧,这是多么可笑的理由。一辈子信奉骑士精神的温德尔男爵感到沮丧无奈。

    “别担心我的父亲,凭借着利达堡的坚固城墙,还有我和我同伴们的剑足以保护家族的荣誉与安全。”依夫满不在乎的敲了敲自己的剑,在依夫豪迈的声音中温德尔男爵也觉得在这非常的时刻自己不能消沉,他微笑着点点头拍着自己儿子的肩膀。

    “爵爷,爵爷,快,您的妻子约瑟芬妮夫人好像要生了。”正在温德尔男爵父子为防御利达堡而忙碌的时候。这时候一名女仆跑过来对他们气喘吁吁的说道。

    “哦,约瑟芬妮。”依夫一听脸上大变。比听到劳齐茨伯爵要来进攻都紧张,他慌忙的朝着利达堡内自己的卧室内跑去,温德尔男爵也连忙紧跟了过去,这可是他第一个孙子的出生。

    “啊~~~。”当依夫奔跑到自己卧室外的时候,隔着厚实的木门他听见自己妻子的尖叫声,心急如焚的依夫伸出手准备推开门的时候。木门却打开了,他的母亲爱娃夫人从里面走了出来,看上去也是一脸的疲惫。

    “依夫你不能进去,这里有我来照顾。”爱娃夫人阻拦了自己长子的鲁莽,女人在生产的时候是有诸多禁忌的。就连自己的丈夫也会被阻拦在外面的,此时门上挂上了用常青藤编制而成的花环,虽然天主教的信仰是如此的深入,但是在民间还是会有一些很古老的东西流传下来。

    “我知道,可是就不能让我看一眼吗?就一眼。”依夫焦急万分的伸着脖子从门的缝隙处向里面张望,他看见约瑟芬妮躺在木床上,几名女仆正围绕着她安慰她,可是宫缩引起的疼痛让约瑟芬妮汗如雨下尖叫不断。

    “依夫交给你母亲吧,她可是生了你们兄妹三人,她会照顾好你的妻子的。”温德尔男爵此时也来到了门外,他安慰着自己的儿子,建议自己的儿子同自己的一起向神祈祷,祈祷约瑟芬妮母子平安。

    “上帝保佑。”依夫接受了男爵的建议,他转身走到了走廊的窗户处,窗户上的铁条是十字形状的,在阳光的照耀下正

    好在地上形成一个十字阴影,依夫跪在那里闭上眼睛认真的祈祷着,这个时候男人们基本上没有什么作用,他们的剑和力量在创造生命的时刻基本上没有用,温德尔男爵也握着挂在脖子上的十字架项坠,同样为自己的血脉延续而祈祷。

    “啊~~~啊~~~。”约瑟芬妮痛苦的呻吟声不断的传来,爱娃夫人在旁边鼓励着她,并且交给她正确的用力和呼吸方法,女仆们在房间中出出入入。

    “哇,哇,啊哇~~~~。”经过了几个小时的折磨后,终于一声婴儿的啼哭声划破了利达堡的上空,跪在地上祈祷的依夫和温德尔男爵同时抬起头,他们转过身看向那扇木门。

    “恭喜您男爵大人,恭喜您爵爷,是一个男孩。”一名女仆喜笑颜开的走出来,对温德尔男爵和依夫爵士说道。

    “上帝保佑。”两人同时松了一口气,生育对于人类来说一直是一件很有风险的事情,能够顺利的产下孩子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情,而温德尔男爵更觉的高兴的是这是他的第一个孙子,一个男婴对于继承血脉是非常有力的事情,在着被梅森贵族们针对的危机时刻,能够有一个温德尔家族的血脉延续,给这压抑的阴暗时刻带来了曙光。

    “宴会,今天利达堡应该欢庆这一刻。”温德尔男爵大笑着向所有人宣布道,即使他不说利达堡中的人们也会欢庆这一刻的,他们迫不及待的要见证一个家族血脉的延续,麦芽酒、葡萄酒和各种水果肉被摆放在大厅中,每一个人都会酒足饭饱,获得很好的招待和照料。

    “干杯,为了温德尔家族。”在大厅中的人们举起酒杯齐声欢呼着,他们大多数是利达堡的士兵和依夫的同伴骑士,因为局势的紧张使得温德尔家族散发出去的邀请没有一个人敢回应,他们都害怕遭到劳齐茨伯爵势力的迫害,所以这次的宴会显得有些冷静,温德尔家族的人努力的想要使得宴会热闹些,一些年轻的士兵在宴会中央击剑比武,获得了人们的阵阵掌声。

    “欢迎我们的依夫爵士和他的儿子。”宴会举行到中途的时候,依夫爵士脸上带着心满意足的笑容,怀中抱着自己新出生的儿子,这被织品和细羊毛毯子包裹着的小家伙,长着小嘴大声的嘶声力竭的喊叫着,就像是向世上所有的人宣告自己的降生。

    “真是不错,依夫爵士的孩子也降生了,真不知道我们的伯爵大人什么时候也能够有自己的孩子。”韦伯斯特拿着酒杯也参加了这一场宴会,他与哈维一起躲藏在利达堡中,说实在的如果不是越演越烈的战争阴影,他一定会觉得在这平静的生活还是不错的。

    “那么我们应该把这个好消息带给阿若德,我们在这里呆的时间够长了,明天就应该出发。”哈维抿了一口酒杯中的酒,当她听见韦伯斯特的话的时候,难免心中泛起涟漪,可是她也明白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她的身上怀揣着非常重要的文件,她必须要将这文件交到阿若德手中。

    “没错,利达堡也不安全了,我见过比这个还结实百倍的城堡被攻陷的情景。”韦伯斯特赞同的点点头,他们相互说话的声音都很低,不过其实大厅中十分的喧闹别人也听不到他们的谈话。

    正当温德尔家族的人在利达堡中庆祝新生儿的诞生的时候,劳齐茨伯爵的庄园中贵族们也正在开着宴会,不过他们的目的是为了集结力量,开动那架毁灭的杀戮机器,建立起一支由贵族联合起来的军队,并且将力量对准他们的目标温德尔家族。

    “劳齐茨伯爵大人,我们会在您的旗帜下英勇作战。”坐在庄园中的贵族们纷纷向劳齐茨伯爵宣誓效忠道。

    “做得好大人们,我知道我可以信任你们,我们长久以来的联盟和血脉联系,将在上帝的见证下给低贱的温德尔家族致命一击。”劳齐茨伯爵看着这些从四面八方而来的贵族们,为自己的号召力而感到得意,他坐在座椅上对贵族们说道。

    “愿为您效劳,尊贵的大人。”贵族们举起酒杯回应劳齐茨伯爵的招待,劳齐茨伯爵微笑着拍了拍手,只见这时候从外面格罗佛走了进来,他冲着劳齐茨伯爵点了点头。

    “啊~~。”忽然一群农家女被推搡着进来,她们的年纪正是诱人的时候,因此破旧的粗亚麻布衣裙也遮掩不住凹凸有致的身姿,当这些女人惊慌的带进来的时候,贵族们的脸上露出了兴奋的神色。

    “大人们,这些是我的手下从各处村庄中搜集来的,现在请你们尽情享用吧。”劳齐茨伯爵抹了抹自己下巴上洒上的酒水,对大厅中的贵族们大声说道。(未完待续……)

    <b></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