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书包网 > > 女囚(限) > 章节目录 番外——被断指断子孙根的申申修业(我是百般不想写番外于是任性收高价的作者君)

章节目录 番外——被断指断子孙根的申申修业(我是百般不想写番外于是任性收高价的作者君)

    五年后。更多

    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

    一个年轻女子和一个年轻男人埋伏在树林里,年轻男人的声音很低:“他一定会走这条路?”

    “我跟踪了他的小情人好多几,确定他会来这里。”年轻女子说。

    年轻男人的声音透着一丝狠:“我该让他尝尝断指之痛。”

    年轻女子看向年轻男人,说:“要不要切了他的小鸡鸡?”

    年轻男人笑容颇为古怪:“可以吗?”

    “反正我现在大着肚子。就算查出来了,他也不能拿我怎么办。只要不结果了他的命,让他身体受点残也无所谓吧?”

    “会不会太明显了?”男人谨慎道。

    “我偷听他们谈话,申屠权说最近申修业惹上一桩案子,他立了大功但也得罪了一个道上的人。人家买了凶一直要找机会宰了他。我们等这个适当的机会等了这么多年了。”年轻女子分析得头头是道。

    “行。”

    于是一男一女继续安静地埋伏着,一直守了大半个小时后,终于,见一辆路虎从山下开上来,然后停在只能徒步的路段。

    年轻女子掏出一副夜视镜戴上,年轻男人耳中塞着耳麦,他听到那路虎车主与人通话中的抱怨声:“小骚货,你挑在这深山林子里的小道观里,想与我修个欢喜佛?!”

    “讨厌。人家在屋里等你半天了,洗得香喷喷地等着你哟人家小逼嫩得很,最近刚去美容院漂了个色,是你最喜欢的粉红色哦”

    “你那逼都给我操松了,怎么不顺道去做个缩阴术?!”年约四十岁出头的男人调笑着锁了车门顺着崎岖的小石路走上去。

    “死相!不管啦,你赶紧上来!”

    电话挂断。

    壮年男人一路往山上走去,小道观其实不算多偏,平日里也有一些香火,最近被开发成一种色情旅馆,这些年吸引了不少有钱没事干又淫欲的男男女女。

    申修业从不认为自己会在这里遭到绑架,所以当后脖子一阵刺痛传来时,他眼孔下意识地一个紧缩,最后的意识就是昏迷

    一个小时后,申修业在医院手术室醒来。

    头顶是光芒大炙的手术灯让他眯起了眼睛,声音虚弱地问:“我怎么了”

    主刀医生回答:“你阴茎和右手大拇指被人剪了,我们在替你接回去。”

    ***

    作为全国最大的监狱的监狱长是十分忙碌的,但虽忙碌他仍不忘抽出时间来关心已怀孕五个月的小娇妻。

    “七月六日晚你去哪里了?”

    策子正抱着一桶炒饭看偶像剧,“去哥嫂那里吃饭了。”

    “几点回来的?”申屠权淡淡描了一眼电视,正好播放到男女主嘴对嘴亲吻,旁边的策子看得脸都红了。

    “好像是七八点。”策子舀了一大勺的炒饭送嘴里。嚼嚼嚼

    “最近你胃口变好了。”老男人说。

    “因为已经过了孕吐期了。医生说是男娃所以胃口更好点。”

    “已经知道性别了么”男人审犯人的语气总算缓和了几分。

    妻子的孕肚挺大的,光长肚子不长肉,一桶饭量堪比他的。

    电视剧上演圆满大结局了,策子总算舍得把视线移开了。

    看向老男人,说:“你有一根白头发。所以老来得子。”

    “申修业被人断了手指和命根子,你有什么想法吗?”申屠权盯着妻子。

    策子表情凉凉的:“活该。他没死也算运气好了,真奇怪那些人为什么不把他杀了呢。”

    之后申屠权离开,策子把剩下的米饭吃完。

    申屠权进浴室锁了门,将脸凑到镜子前,认认真真地检查他的头发间,并找出那一根白头发拔掉。

    老来得子

    他抬起自己的手臂,肌肉仍从从前那般坚硬。

    再低头扫向裤裆,那硬度与持久从未退化过。

    相信以这具强劲的身体再坚持个三十年也根本不成问题——</p></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