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书包网 > > 女囚(限) > 章节目录 全文全完
    申修业一路扶着身子软成泥的策子走进停车场,扔到后车座里。龙腾网

    被下了迷药的女孩脸蛋通红眼神迷离,但神智仍然保持清醒:“你要带我去哪”

    她被下药下得有经验了,一察觉自己浑身发软就知道不对劲了。

    申修业来扶她时百般嫌恶却推不开他,被弄到车上后,便见男人跟着坐了进来,不算小的后车座里男人动手拉扯她的肩带,那已经断掉的布料被策子简单绑成一团,现又被男人轻松扯掉。

    这明显侵犯的动作让策子微微眯眼,声音虚弱道:“我会杀了你”

    “等我搞了你以后,一定会让你爱上我的。我不会比我哥哥差。”申修业俊美的脸因兴奋而略狰狞着,他很快拉开了裤子拉链,侵犯其实只要小小的几分钟就搞定了。

    可是窗外一声喝斥:“修业,你在干什么?!”

    申修业动作明显一愣,这熟悉的带着一些恼怒的声音,他略觉不可置信地回头,然后见到前车窗玻璃那位中年男人和一旁的申屠权时,申修业眼里闪过极端的愤怒!

    他就觉得怎么那么顺利,申屠权那冷淡的眼眸下来什么都明白了!

    ***

    小叔子欲强奸自己未来的嫂子,这件事是丑闻中的丑闻,一旦传了出去,申家的脸面都没了。

    申国明望着继子,当他找到他时,说二子的老毛病又犯了时,申国明是不大相信的。毕竟二儿子玩归玩,一直很理智。

    可不管信不信,证据摆在了面前,他不得不叹气。

    “屠权,申家一直待你不薄。这事你能就这么算了吗?”

    “然后继续让修业犯错吗?或者让他一直觊觎我的妻子?”申屠权淡声问。

    屋子里还有其它长辈,比如掌握最大权威的申老爷子,还有总是畏畏缩缩的申氏。

    申氏几次欲言又止,但这屋里绝对轮不到她一个妇道人家发言。

    申国明压不住这个继子,而申老爷子却是略有所思后问:“屠权,说吧,什么条件?”

    申屠权缓缓看了申家一眼,最后移到母亲申氏上面,然后说:“是时候分家了吧。”

    申老太爷眼睛深深地眯了起来!

    申国明却是一丝惊讶后又一丝了然。

    这头狮子最终还是关不进申家里

    ***

    申修业被关在房间里,妻子黄珍玲来见他了。申修业的眼睛很冷,这一点上来看他和申屠权确实是亲兄弟无疑。

    “是你设的局?”申修业冷声问。

    黄珍玲隔着窗子,她没敢进屋,因为害怕丈夫发起狂来。

    她声音里充满了愤怒:“怎么?你以为你能一辈子玩女人我就耐不住你了?!”

    “我变成这样对你又有什么好处?”

    “没有!但是我心里痛快!”黄珍玲脸都扭曲了:“我嫁给你多久,你玩了多少女人我一直苦苦压抑着就当全天下男人都一样。可是你不该去碰那个肮脏的村姑!她那么下贱你都看得上,你是有多饥渴?!”

    “她身子比你这个老女人可看多了。”申修业冷笑。

    黄珍玲又愤又妒,咬牙切齿:“你偷人偷到全家人都知道了,这种耻辱,我黄珍玲绝对不会再忍受下去!等着离婚吧!”

    “哦。搞半天你是想和我离婚才这么合着外人来对我原来如此啊”申修业总算弄清她动机了。

    黄珍玲笑:“我不仅如此。我还替你戴了无数顶绿帽子。现在,等和你离婚后,老娘要尽情去找小白脸!再也不用忍受你带给我的耻辱了!”

    ***

    策子清醒时,申屠权在旁边。

    她起身问他第一句是:“如果你晚一点来,我被他强奸了怎么办?”

    申屠权盯着未婚妻许久,女人这种动物最爱钻牛角尖也最爱假设,所以他回答:“你没有被他强奸。”

    策子愤愤地紧抿着嘴。

    申屠权又说:“我一直派人盯着你的。策子,留着这个祸害不如趁早宰了他。”

    “把他关进监狱里去!”策子说。

    申屠权摇头:“他毕竟是我弟弟。”

    “那么他就可以不被关进牢子里吗?!”

    “他用相应的钱来换取他的罪恶。”他这样说,“他以后不敢再碰你了。如果他不想失去前途的话。”

    “我不要和你结婚了,你也是个坏胚子!”

    ***

    申家分家了。

    为了赎下申修业强奸未遂的罪,申家分了两千万给申屠权。申老爷子气得甩了无数个巴掌给长孙:“你最终还是赢不了他!”

    申修业面无表情地忍受着。

    等出来时,申令媛竟难得在,妖娆风情的女人问:“你要不要去把他杀了?”

    申修业只是冷冷地扫了她一眼。

    申令媛耸耸肩,然后说:“申修业,你信不信到最后这个申家的接班人会变成我申令媛?你如此愚蠢让他失望了!”

    申修业没停下来,只是脑中响起父亲的话:“修业。你的眼里只有超越你的哥哥。可申屠权的眼里却从来没有你。你想过是为什么吗?一味执着和自己的兄长作对,你的人生就注定只能这样。再过几年,或许你的哥哥更会攀到一步你永远无法再触及的地位上去了”

    黄珍玲和申修业顺利离婚了。

    一个配合着外人来害自己丈夫的女人在申家容不得,这种一开始就知道的结果倒没让黄珍玲感伤,她与申修业的感情早就消失了,维系的不过是利益。

    当利益也消失时,自然就是合作破裂之时。

    申屠权正式与申家分家,这意味着他今后的人生里不再需要事事听从申家的安排,但相对的他也得不到申家的人脉与金钱关系。

    不过是人都知道,呆在那个处处打压他的家里,不如自由发展,未来成就还能更大些。

    策子对申屠权将自己埋进陷阱里的事略有气愤,但因性子温柔,该怎么发泄自己的愤怒她竟然不知道。

    这个时候真得感谢她还来不及交往除阿怀以外的女性朋友,要不对方准会添油加醋劝她跑路。

    策子没跑路,但是因为气愤也在很长一段时间里给申屠权冷脸甚至不让他碰自己。

    申屠权为不让娇妻排斥自己,难得少有的尊重着她直到气消。

    甚至还抛出诱饵,“等我们结婚了,我把分到的家产都存到你的户头里。以后你就是有钱人了。我得靠你养活。”

    策子愣愣地看着申屠权,“你有多少钱?”

    “你父亲当年抢劫的那笔钱我已经取出来了。你可以等你兄长回来后分一半给他。”他看着妻子单纯的脸,再继续道:“策子。你有了钱,是个有钱人,你可以用你的钱做很多事。比如,买凶杀人。”

    “杀人?”策子一愣。

    “杀人。“申屠权点头。

    策子在良久后,总算明白申屠权的暗示。如果她有钱,她买凶杀人,那就可以请人去杀掉杀父仇人盘统——

    “这是我给你的嫁妆。”在女孩终于醒悟的脸上,申屠权抱起小姑娘,“策子,你会给我什么样的聘礼呢作为回报。”

    他亲吻了女孩粉嘟嘟的唇瓣,唇齿间呢喃着:“你得嫁给我,这就是你能给我的回报。”

    “我嫁!”女孩咬牙切齿,“我要杀了占盘统,让我哥回来!”

    她很顺利地被转移了最初生气的原因,现今满脑子里只剩下嫁人然后获得丈夫的巨额财产,再然后买凶杀人——

    真是单纯的小姑娘呢。

    ***

    两年后,占盘统死了。

    血刀被申修业亲手逮捕进监狱,在那里他见到了监狱长夫人策子。

    断了三根手指头的柯震回到了青梅竹马的小师妹身边。

    而申修业与申令缓为申家的继承人而斗争了很久

    (全文完)</p></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