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书包网 > > 女囚(限) > 章节目录 黄珍玲结下迷药(完结倒计时)
    策子几次和黄珍玲混一块儿心里都不大舒坦后,她便不大想跟着对方去。更多 申氏却让策子好好向弟妹学习学习,要嫁进申家了,以后日子长着,黄珍玲是富贵人家出身的孩子,跟着她得混点档次出来吧。

    策子默默想了半天,觉得婆婆话说得也有道理。

    有时候去和嫂子聊天时,嫂子会问一些她的情况,知道她订婚了也会告诉她一些大家族之间的相处之道。

    总归就是包容忍让。

    策子想明了很久才明白,就是说虽然不大喜欢和黄珍玲一起玩,但是因为是一家人了,所以要包容忍让。

    为这事她还特意去请教了申屠权:“申家人讨厌你,你为什么还要和他们处在一块儿?是因为亲戚吗?”

    “女孩,你已经有正确答案了。”

    申屠权是不知道,那简单的一句,却差点让申修业着了道。

    ***

    黄珍玲喜欢泡吧也喜欢宴会喜欢玩,这天她想着带策子去酒吧乐乐。

    “我有一朋友酒吧刚开张,我们得去光顾。策子你跟我们一起来吧。”一贯不让人拒绝的语气。

    她给了策子一套动过手脚的裙子,那单肩带的线缝她做了手脚把它扯坏了,到时候只要找个人去故意扯下她衣服,保准让她当众裸出来。

    黄珍玲想到那场景就美极了,布了这么久的局,忍着这个土包子,收获成果的时刻到了。

    策子不疑有它穿上,坐黄珍玲的车去酒吧。

    人到时就看到衣冠楚楚的申修业,策子当场皱了眉,黄珍玲甜蜜迎上去,却不知自己丈夫的一门心思都在策子身上。

    姑娘年轻,真是穿什么都好看的年纪。

    但是那身体又生得那样迷人,有胸有腿还有屁股的,仅光想想就让小弟弟硬得生疼。

    一边安哄着妻子,一边招呼着策子进屋,申修业的兽欲控制到最高点。

    酒吧的乌烟罩气让策子水土不服想逃开,可黄珍玲却不停灌对方酒,策子几乎没怎么喝过酒,喝了几口后任黄珍玲怎么灌都不开口了。

    气氛冷下来了。

    申修业适当提了个意见:“不喝酒就去跳舞吧。”

    黄珍玲眼睛一亮,问:“策子你会跳舞吗?”

    策子摇头:“我不想去。”

    “来这里肯定要好好玩玩呀!带,我带你去跳舞!”说着不管不顾拉了策子去。

    策子在舞池里没呆多久,便见黄珍玲独自一人玩疯了,也不太搭理她了。而策子也察觉到她身边围了好些男人,胆大者不少都想来与她贴身热舞,但是肉只得一块儿,和尚那么多,一个不小心就有人吵了起来。

    策子正想趁这机会离开,便有一男的突然朝她撞来,只觉左肩上的吊带突然被强力拉扯的同时,策子反应也极为速度地伸手拽住那对她使坏的人。那是个瘦小的男子,手腕被策子强力拽住时直呼疼,策子问他:“你干什么?!”

    她肩带已裂开了一半,自己正用一只手握住破裂处。

    那人直呼疼道:“我哪干什么了啊?!这么多人挤着我我就不小心挨了你一下你快放手啊——”

    策子却是不信,如果只是不小心碰着她能故意去扯她衣服?

    正待进一步质问时,突然身后便有申修业出来打圆场:“女孩,在这里太严肃了可太破坏气氛了。你已经引起别人的注意了,趁着事情没闹大前放手吧。”

    策子瞪向申修业。

    那人哀哀叫:“就是!再不放手我报警了,我告你打人!”

    “我是警察。”申修业非常配合说道。

    策子皱眉,把那人放开了。

    “衣服裂开了?我不介意把我的外套给你。”申修业十分绅士道。

    策子却是不领情:“不用。”

    兀自往一旁走去。

    本来玩得很嗨的黄珍玲见丈夫与策子亲昵,不由眼中冷冷一笑。她这人真的是太了解丈夫的德行,对他玩女人也是闹过哭过可从没效果。打那以后她也只能睁只眼闭只眼了。

    只是怎么也没想到丈夫这次把兴趣伸到策子身上来

    怪不得他一听她要去酒吧就兴致高昂地跟过来了!

    黄珍玲咬碎一口银牙的同时,走到吧台处,点了一杯鸡尾酒,然后趁人不注意往里倒了点药。

    “策子,鸡尾酒只是一杯饮料,你一定要尝尝。”黄珍玲把鸡尾酒端过来。

    策子盯着那颜色漂亮的鸡尾酒,那一看就很引人嘴馋的低酒度饮料让人心动了。她看了一会儿就接过,然后不疑有它轻轻尝了一口,入口微甜带点酸,有淡淡的酒味

    还真是饮料。

    她喝完后对黄珍玲说:“我要回去了。”

    “我让修业送你回去吧。我还要玩一会儿。”黄珍玲冷笑着。

    “我会自己坐车回去。”

    “那可不行。我答应了妈妈会把你送到家的,要见你一个人回去我得挨骂呢。策子,你想我被爸妈骂吗?”

    策子想了想,勉强同意了。

    黄珍玲去找申修业时,这个男人身边围着几个美女,一见正宫娘娘过来了,丝毫不见惶恐地挑衅眼神让黄珍玲恨不得撕了她们的脸。

    一个个整容网红脸,全身上下全都是假的!都不知道被多少男人操烂了b的下贱货色!

    赶走了烂桃花,黄珍玲阴着脸说:“别说夫妻一场我不厚道。你去送那丫头。”

    彼时策子在吧台处等着黄珍玲,调酒师又顺便给了她一杯鸡尾酒,策子当饮料喝下。那调酒师笑说:“小美女,可别喝太猛,虽然是饮料但也是会醉人的。”

    “会醉吗?”策子好奇。

    “里面放了酒呀,喝多了会醉。”

    申修业视线凝聚在吧台前,年轻女孩那张单纯稚气的脸真是让人移不开视线。

    他笑着装傻:“老婆,你在说什么呢?我怎么不懂?”

    “别装傻了!你不就看上你嫂子了吗?!我给那丫头下了迷药,等会儿药效起来了,你想怎么弄随你!”黄珍玲充满怨毒地瞪着丈夫。

    申修业真是惊讶极了,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妻子居然如此温柔贤惠到令人不得不起疑。

    “今天可不是愚人节!”申修业冷静说。

    “反正你把人送走!”黄珍玲说完便离开了。

    申修业看向吧台,不知道那姑娘是喝醉了还是怎么地,头微微低垂甩脑袋的动作一看就是个喝醉的或者被下药了的。

    这模样已经引起好些色狼的注意并扑上去了。

    看来是真的啊

    申修业嘴角一勾,起身朝吧台走去。

    ***</p></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