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书包网 > > 女囚(限) > 章节目录 带策子子正式拜见家长
    一辆破旧不起眼的面包车停在路边,策子坐上去,那辆车便迫不及待向机场的方向驶去。龙腾网

    策子远远地盯着黑暗的马路上,旁边的人是个陌生的人,之前那位雇佣兵不敢露面,便找了这人来接应他。

    走了三四个小时,司机说已经离开血刀的地盘了。

    策子问:“你也是会保护我哥哥吗?”

    “是的。我们受雇于李小姐,会一直保护他的。”

    “请好好保护他。”

    策子盯着窗外,眼里有淡淡的离别之愁。

    ***

    暂且不提柯震在越南的事,只说策子一下机场申屠权便当场接了人,开着车把姑娘送回了自己的住处。

    他常年住在监狱里,也就没特意给自己买房子。

    “我需要买一套房子了,毕竟是要结婚的人了。”再过几年就快四十岁的壮年男人很期待着自己的婚后生活。

    “可是我没想过要这么早和你结婚的。”策子说。

    比起男人的热情,她到底是对这桩事冷淡多了。

    “那么小姑娘,你想嫁给谁呢?”男人问。

    这倒是问倒了策子,她略沉思后摇头:“我不知道。”

    “你是为我而生的。我们过两天就去申家吧,你需要正式见一见我的家人了。”

    “哦。”

    那晚上如何火热缠绵略过不提。

    申氏知道自己大儿子要带未来儿媳回来了,心里又是激动又是忐忑。

    激动是大儿子也即将安家了,忐忑是不知道找了个什么样的媳妇。

    “妈妈到底还是疼爱自己的儿子,特意慎重打扮了一番呢。”申令雪娇滴滴地,手推向一旁最平庸的申修盘:“三哥,别盯着手机看了!”

    申修盘从网络里抬起头,看了一眼难道穿金戴玉的妈妈,只说:“婆婆见媳妇自然会打扮好一点的。”

    “平时妈妈都不关心她儿子,用得着现在上心?再上心大哥怕也无感吧?”

    “关我们什么事。就你话多。”申修盘不感兴趣。

    “哼!”

    策子一大清早地被申屠权从被窝里抓出来时腿还有点打颤,拿男人的话说是因为今天要见长辈,所以晚上就少搞了两次,省得大白天叉着腿有影响。但就算这样,一晚上被操弄了三次还是让年轻的姑娘有点吃不消了。

    她想她肯定不大喜欢这种事。

    姑娘今天穿得略正式,得体的半袖长裙,脚上一双低跟凉鞋,衬得愈发年轻。

    申氏和三儿子小女儿早早地就等在了门口,远远就看到一个小小的姑娘,简直是太年轻了。

    “大哥是心里恋态老牛吃嫩草,找那么嫩的。”申令雪咯咯一笑。

    申修盘只抬眼扫了一下,又想低下头去看。他对未来大嫂年不年轻漂不漂亮真不感兴趣。

    “令雪,说话别那么难听!”申氏轻斥了声,在这时候总算能见到她长辈严厉的一面。

    两人走得近了,申氏略拘束地走过去,连连拿眼打量着策子。

    策子由着未来婆婆打量,直到申屠权逐一介绍,也逐一问好。

    态度倒是落落大方的。

    申氏想着原来自己儿子好这一口

    复杂的心思后把女孩迎了进去。

    这是一大家族的见面会,席间说些什么吃些什么都略过不提。

    申老爷对申屠权的媳妇表现得欢迎,和颜悦色的。

    继父申国明也没说什么。

    对单纯的策子而言,她只以为这些人就是这样和善的一家。

    席后申屠权就带策子去参观自己的卧室。

    那是一间很普通但处处也透着精致的古典卧室。

    策子坐到床上,看着申屠权在脱衣服,问:“为什么你要脱衣服?”

    “因为我要在这张床上搞你。”男人似乎很慎重道。

    策子不明白:“为什么?”

    申屠权转过身,面色冷肃中却透着淡淡的柔和,回:“我三岁随母亲来到申氏。从此以后我就住在这间卧室里。我的记忆里,我的母亲怕我,因为我生父是个暴力的人。我整个童年里呆在这间房间的时间最多,因为母亲忙着替申家生更多的孩子,并教育他们成人。”

    “那你会伤心吗?”

    “不会。但是我希望我将来娶的媳妇时,我会在这张床上狠狠占有她,并让她怀上我的第一个子嗣”

    “我不懂你。”

    “我们会有很多时间让你来懂我。而现在,就是该完成仪式的时候到了”

    ***

    申修业中午因为忙着公事没回来。晚上才赶回来的。

    毕竟是要正式拜见一下自己的大嫂。但更多的是挑逗。

    他一直在琢磨着要从什么地方下手,让策子乖乖地让他搞而且不能声张,他喜欢偷情的味道,尤其是偷自家嫂子。那种乱伦感一定很刺激。

    他从未尝试过,因此只要一想到便激动得老二硬了起来。

    开车回来时,副驾驶座的妻子虽然仍保持年轻漂亮,但怎么都引不起他的性欲。尤其是她还在不停数落他为什么不回家是不是又出去玩女人了时,真是太倒人胃口了。

    车停妥,进屋,一行人都在等着他俩口子过来好开饭。

    自然是主席上的,然后见到策子那个姑娘。

    他在越南时和她交过手,知道自己不使点卑劣的手段光靠武力是搞不定的。

    于是表面微微一笑,装得特别和善,看在策子眼里那就是虚伪了。

    打申修业进来,她身子就紧绷着,他是敌人,于是她眼里充满戒备。

    到是旁边的申屠权一贯地沉稳,只是伸手轻搂她的腰,小声安哄着:“小东西,收起你的爪子。”

    策子回望着申屠权半晌,男人的面上不见丝毫波澜,看不出想法的一个男人。

    她收回了自己的爪子,乖巧如家猫般依在老男人的旁边。

    这情景让申修业热血沸腾,多么棒的姑娘啊。他想要的就是这种听话但又时刻保持着野性的丫头,比自己年老色衰的黄脸婆来得强了不知道多少倍。

    按席算,他该挨在兄长旁边,所以很自然往他旁边坐下,让妻子挨着未来的大嫂坐。

    申修业的妻子叫黄珍玲,是个富家千金,个性骄纵,自然看不上出身贫寒的策子。完全不屑与之有任何交流。

    申令雪似乎对自己的嫂嫂也不感冒,于是故意亲热地和黄珍玲聊得火热,席间还突然跳出一些英语口语交谈着。

    一径埋守在手机里的申修盘抬起头,盯着妹妹,说了句:“你说外语不礼貌。”

    “干嘛,大家又不是听不懂!”申令雪笑,然后看向策子,问:“是吧,未来大嫂?”

    “嗯。”策子点点头,她确实听得懂,自然也听出了这两位年轻女人对她公开的指点。什么长得就像个土包子,一个菜一直吃

    是在说她坏话的意思吧。

    大约是吧。

    策子就怕自己误会了她们所以一直在苦恼着。

    申修业这时来了句,淡淡笑得和狐狸一样:“你们啊,别看我们大嫂人小,人家可是英语过四级的哦。最近一直在修法语和日语。”

    瞬间,申令雪和黄珍玲的表情就有点不对劲了。

    策子这时只是一直挟着那一盘子她很喜欢的龙虾蒸蛋说:“这位厨师的手艺真好。这道菜最好吃了。”

    算是间接回答了她们的疑问。

    她表情很单纯,不带任何的嘲讽,反倒更显得黄珍玲和申令雪的小家子气。

    瞬间两大千金就没劲了,表情一焉乖乖说回了国语。

    申修盘突然地就对自己的嫂子带点了好感,于是朝她笑笑。策子见他对她笑,于是也很自然地嘴角一扯,脸上露出个淡淡的笑容。

    “真不愧是一家人,两人性子都这么淡。”申令雪的吐槽。

    她见这嫂子的笑容就跟见翻版的申屠权一样,她自小就畏惧她的大哥,冰冷,毫无人性,兄妹情生疏。

    长大了,畏惧就换成了厌憎。

    觉得家里有这么个和她流着一半血缘的男人真是件丢人的事。

    哪怕她的兄长现在混得很好很好,申家纯血种的骄傲仍然让她蔑视着自己的兄长。

    “要不怎么走到一起?”申氏在有大家长在时,就恢复了那畏缩的态度,说话也是轻声细语的。

    “策子,你喜欢这道菜,改明儿我就让厨师多做点。”

    “谢谢阿姨。”策子点点头。

    “结婚后就回来住吗?阿权一直住监狱里,那是单身的情况。需要另外买套房子吧”申氏问。

    申国明提出来:“是需要给阿权买套房子。你喜欢买在哪里?”

    “房子都买了。”申屠权的回答很淡。

    申国明抬眼:“买在哪里了?”

    “长春河附近。”

    “呀,大哥,不错呢。长春河全是高档别墅,你挣了不少哟!”申令雪娇笑。

    “勉强可以。”申屠权回。

    “那装修家具什么的都买好了?”申国明再问。

    “过两天会和策子去挑她喜欢的款式。”

    “你弟结婚了我是给他买了房子的,你结婚了我也会给买。不过你自己买了,那我就折现给你们吧。因着你弟弟当初的物价要低些,我折现给你自然会高些。”

    “谢谢爸。”

    策子望向申国明。

    迎接到未来大儿媳好奇的视线,申国明回以淡淡的长辈式和蔼,“你很快进我们申家,作为长媳妇,自然也会得到你弟妹当初的待遇。等下,你就和你婆婆去拿首饰,这些东西一直买了好多年存放着。

    “谢谢”策子看向申屠权。

    申屠权朝她微微点了个头允许,女孩才算收了拘谨。

    这一切申国明都看在眼里。</p></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