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书包网 > > 女囚(限) > 章节目录 色诱血刀
    策子被关在小木屋里,那些人也没绑着她,量她一个女孩也逃不了。龙腾

    她站在窗子前静静观察着周围环境,门口有人把守着,但守卫并不森严。

    她很快发现了那位雇佣兵,他趁人不注意用弹弓将一团纸射了进来,策子捡起来,上面用中国字写着:血刀离开寨子了,晚上七点会来救你。请安心等待。

    ***

    身为血刀的亲信,柯震总能接触到许多的机密事。随着相处的时间越长,血刀也更愿意把自己更多的隐私曝露给柯震。

    柯震是个听话并有能力的手下,深得血刀信任。

    柯震所扮演的角色,是警局里布了近十年的眼线,身份保证不会引起血刀的任何注意。

    为了柯震,张宇知道,无论如何都不可以让他出事,否则中国公安十年的心血就白费了。

    当见到他的上司申修业时,面对上司套问柯震的话时,张宇毫无保留地说了出来,他想无论如何自己的上司也不可能和敌方联手吧?

    “原来阿瓦就是柯震那小子啊我一定会让他死得很惨!”申修业笑得很开心,他虽然不会跑去告诉血刀,叛徒是谁,但这不妨碍他半路上抽空把柯震给宰了。

    可要怎么接近柯震呢?

    他自己去敌营?

    然后被血刀抓住给崩了?

    开什么玩笑!

    “我得给血刀递个条子什么的让他自己怀疑去吧。”

    至少策子那个小婊子,他现在真没想法去管她身在何方,又是否已接近了柯震。

    他得忙着把抓到的重犯押回中国去。

    然后是领赏,人生事业上又更近一步的辉煌。

    ***

    晚上七点,天已经彻底暗下来,守在木屋前的男人去吃饭了。

    门屋是上了锁的,木窗只能容一人人的脑袋伸出去,不怕里面的女人跑出去。

    等他一走,守在暗处的雇佣兵就偷出来去给小姑娘开锁,然后说:“赶紧走!”

    策子没动,反问:“你救了我出去,会曝露你和我哥哥的安全吗?”

    那人一愣,想了一会儿说:“会。血刀会根据现场情况来怀疑有奸细的。他们对这个一直很敏感。”

    “你希望我由你带我逃走吗?”

    倒不是个笨姑娘啊。

    “事实上我希望你能凭自己的本事逃出去。为此,我甚至一直瞒着你兄长没敢将你被逮的事告诉他。”

    看来雇佣兵脑子也十分灵光。

    策子想了想,然后说:“你把门关上。我会等血刀的。”

    “小姑娘,我听说血刀看上你了。你或许可以陪他一段时间等他对你松懈了,我到时候再把你救出去”雇佣兵建议着。

    “那会出卖我的身体吗?”

    “这个免不了不过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吧”于雇佣兵而言,女人的贞操真不是个事儿。

    “如果我挟持血刀,你能给我准备一辆车吗?”策子问。

    “我觉得你最好是把血刀揍晕了,然后自己逃出去。这样我会替你准备一辆车的。”

    “好。就这样决定。我希望你会一直在暗处监视着,我没有手机能及时联系你。”

    雇佣兵从怀里掏出一支手机,“你把它藏好了。我会安排镇上的人来接应你,只要你能把血刀打晕了。还有要小心他的蛇。这是驱蛇药。”

    “我如果杀了血刀”策子接过时问。

    “最好不要。那会引起盘统的震怒,到时候可能会怀疑你哥的。”

    雇佣兵很快离开了,策子把关了机的手机藏了起来。

    然后一直静静等待着。

    血刀是在策子睡着后的凌晨两点回来的,带着一些疲惫,他本来忙到差点忘了这个女孩的。一个来自中国的小妓女,长得俊俏而乖巧,性格又意外地坚韧,他的蛇似乎对她很有敌意。

    血刀就没把她给卖出去,一路上很多人都想买这个女孩,但他意外的看上了眼,觉得自己留着先玩几天也可以。

    单纯的抱着这想法,他纵然有些疲惫还是来了。

    开门进屋开灯,女孩几乎在他进屋前就睁开了眼坐了起来,那眼里不见半点睡意。

    一个和身份略有出入的女孩。

    “来自中国的小妓女,我需要你的服务。”血刀随意抽了张凳子坐过去,然后脱下衣服,露出他精瘦但布满伤口的身体。

    策子注意到他右肩膀上裹着绷带,而绷带沾上了血。

    “会替人换药吗?”血刀问。

    “你的蛇呢?”策子谨慎地打量着他。

    “你可以脱下我的裤子看看它们是否藏在那里。”他说。

    “我没有干净的绷带。”

    “那抽屉里有。”他指了一个方向。

    策子如愿在里面找到了干净的纱布和剪刀。

    她走了过去,然后蹲在他面前,替他处理伤口。

    全程里两人都沉默着。

    男人打量着这个很有胆量的女孩,她浑身上下充斥了在一般女人身上很少见的镇定,这种镇定让他联想到来自中国的卧底警察

    “你的手很巧,不像是个妓女。”他说。

    “关你什么事?”策子冷冷回。

    “你不怕我吗?我可以随时把你杀了。”

    “你喜欢我,所以你不会舍得把我杀了。”

    策子那话让血刀笑了,女孩说这句并没有任何挑逗或暗示,就单纯并且理直气壮地认为,天真得不经人事。

    真是个耿直的女孩。

    而他难得没去反驳她。

    是,他喜欢这个小姑娘,这女孩有股魔力,很吸引他移不开眼睛。

    她在包好伤口后离开了他。

    他问:“你多大了?”

    “十九。”她回。

    “这么漂亮为什么要当妓女?”

    “为了钱。”

    “我把你留在身边可好?”

    “我不喜欢你。而且我有男人了。”

    “你已经回不去了。”

    策子没回答,问:“那你要娶我吗?”

    血刀还是第一次被一个女人问这种话,他看着她,说:“我今年三十岁。一直没结婚,如果你能讨我一直喜欢,我想我或许能娶你。”

    策子张张嘴,问:“为什么要娶我?”她只是随便说说的。

    “时间到了,我也会找女人结婚生孩子。”

    “哦”

    血刀觉得这个女孩或许还是没弄懂,但她显然已经不关注这事了。

    “你什么时候想上我?”

    “现在。”

    他盯着她,女孩在上下打量他,他穿着衣服看起来很瘦弱,但脱了衣服却有一具很健壮的身子,这让她想起申屠权。但这个男人浑身散发的气势没有申屠权那样恐怖。

    她能打得赢他。

    来之前她调查过了,血刀没有太强的武力,身手也就能对付几个普通人。

    他喜欢玩蛇,如果蛇没在身边她就不怕。

    这般思量后,她几乎很快速地把衣服扣子解开,露出里面的紫色胸罩。

    男人的眼光几乎在瞬间就黯了,她问他:“你想上我吗?”

    “这是我留下你的目的。”他目不转睛地盯着那处白嫩饱满的坚挺乳房。白色的肌肤是那样地衬那紫色。

    没想到女孩能穿那样漂亮的胸罩

    策子走向他,眼中不含情欲。

    将胸部对准他的头颅时,男人几乎是立即伸手往那乳房上一握,入手饱满与弹性,出人意料地好

    趁男人将注意力转移到她的胸时,策子的手捧上了男人的头颅

    男人挑开了她的胸罩,露出那对造型非常完美的胸部。她表现得很像个妓女,甚至并不介意让他吃上她的乳头,如果不是她把一条腿屈起来砸向他腰腹时

    血刀的戒备几乎在一瞬间升起的,同时反应地伸手去抓她双手,但策子反应更快,一掌劈下,直夺其脖颈处,血刀只觉脖子处一阵麻痛,一时间失去力气跌倒在地。

    这时不知躲在房间哪个角落里的蛇猛地窜出来,策子几乎是同时伸出手一把抓住那条蛇地脑袋,然后对它说:“我说过我会扭断你的脑袋的!”

    接着手中一使劲,让那条蛇命丧黄泉。

    血刀短时间内是丧失了战斗力,但他没有慌,只是躺在地上静静望着女孩:“你是警方派来的卧底吗?”

    策子皱了皱眉,扣起扣子,说:“不是。我是来这里旅游的,但是被你们的人抓来了。真倒霉。”

    原来不是警方卧底啊

    血刀眼中神采一敛,策子走过来:“我要离开这里。外面现在有人吗?”

    “我会把你抓回来的。”血刀说。

    这时血刀身边又爬出了两条蛇。

    真是讨厌的东西。

    策子想了想,木屋外仍有人在把守,她必须把人引诱进来,于是对他说:“你得让你的手下进来。”她把一把剪刀甩进了一条蛇的脑袋上。

    “我会把你抓回来。丫头,你逃不了的。”

    血刀用本地语把人叫了进来。

    策子就躲在门后,她并不怕那人端着的一杆子枪,也不怕血刀说真相,强大的武力让她可以忽略掉这些。

    而血刀也没有说出真相,那人进来时一身轻松肌肉并不紧绷证明他并不知晓屋内发生的一切。

    端着枪进来,见到主子躺在地上时,惊慌地转身找凶手时,便只觉后脑勺一阵剧痛晕了过去。

    策子收起花瓶,抢过了对方手上的机关枪,然后对血刀说:“我走了。弱鸡。”

    “我一定会把你抓回来的”血刀只是重复着这一句。

    当然,他是很多年以后才能再见到她了这已是后话。</p></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