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书包网 > > 女囚(限) > 章节目录 他瘦,肯定是床上的弱鸡
    终于抵达目的地,完全不知道自己身处何方的策子只能被动着跟着一群女人下来。更多

    如果真是被卖给贫困户当媳妇,策子的身手能保证自己顺利离开的。

    陆陆续续有人来将女孩们带走,留下的是最漂亮的三个女人,这其中包括那个风尘女,和另一个穿着打扮十分时尚的漂亮女人,最后是策子。

    想来她们的模样能让她们卖到最好的地方去。

    风尘女乐观地说着:“这年头,我们只能盼着卖到户有点小钱的不至于日子太穷了。”

    风尘女话真的很多。

    血刀再次出现了,身边跟着一个年过半百的老头子,那老头上下打量着几个女人,用着本地话和血刀交流着,三个女人完全听不懂。

    最后老头看中了那个时尚的漂亮女人,然后伸出枯瘦的手,涎着一张淫荡的笑脸抓过了漂亮女人,漂亮女人当场崩溃大哭。

    那半百老头当场扬起手就重重给了那女人一巴掌,凶神恶煞着吼着,让那个女人恐惧地停止了哭泣。

    然后就是皆大欢喜,血刀与对方握手,对方给了一笔厚厚的钱,那数额让血刀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那笑容怎么看都阴冷。

    风尘女啧啧摇头:“我的妈啊。估计是个老东西娶媳妇,那女人完蛋了。刚看他旁边好几个年纪不等的丑女们,估计就是那酉长的老婆们啧啧”

    策子只是静静看了她一眼。

    风尘女笑:“老娘也是卖肉的,到哪都是卖!”

    于是一老一小两个妓女继续着接下来的行程。

    这次去的一家,是个中年人领着个瘦弱的年轻男人,那男人几乎一眼就看中了策子,于是中年男人开始和血刀攀谈。

    血刀却是皱皱眉,说了什么让中年男人也皱眉的话,然后询问年轻男人,年轻男人摇头再摇头,最后中年男人再问,血刀也是摇头。

    策子和风尘女一致认为应该是价格没谈好,血刀想卖贵点,而对方想便宜点。

    总归是见着对方一再地交谈,最后一老一少的两个男人眼中带着遗憾让血刀把人原路领回去了。

    看来这桩买卖没成功。

    啃着馒头时,女人问策子:“也不知道这人给抬高了多少价,可别最后让你成烂尾货了卖不出去就惨了。”

    副驾驶座前的血刀这次手上玩着两条蛇,看得人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策子眼里不解问:“我总卖得出去吧?只要便宜点?我希望卖不出去那人就把我卖给刚才那户人家。”

    她话一说完,风尘女就风骚地挤眉弄眼:“怎么看上人家年轻了?!”

    策子很认真点点头:“看起来力气不大。”

    一拳就能揍晕了。

    风尘女暧昧一笑,上下扫视着策子,几天的时间倒是让她眼睛火辣看穿了策子有具皎好的身子。

    真是年轻真好,年轻就是本钱!

    这么年轻漂亮的女孩要真给刚才那户人家买去了还真某程度上算是福气了

    “那么年轻,要是个早泄的,我看你这小婊子肯定得耐不住寂寞去偷汉子!”风尘女说。

    “为什么要偷汉子?!”策子问得认真。

    “因为对方满足不了你啊!”风尘女翻白眼,这个小姑娘是个绿茶婊,居然敢装纯!

    策子这次沉默了很久,很久,然后说:“满足不了就会去偷汉子吗?因为女人也喜欢那种事?”

    风尘女这次很认真地瞪着策子,很久,然后问:“难道你不自慰?!”

    正在开车的那个汉子耳朵都竖直了,这群女人以为他们听不懂中国话就在那肆无忌惮地乱聊,聊得有点深入了让年轻男人心思都给分走了

    血刀冷冷了说了句:“注意开车。”

    立马让那汉子不敢再八卦。

    策子又是盯着风尘女很久后,说了句让风尘女吐血的话:“我的男人能满足我。”

    对女人而言杀伤力不下于男人被攻击小弟弟短小一样

    风尘女万般恶恨恨地丢下一句:“以后你嫁的男人就满足不了你了!”

    策子没回应了,她好像说了什么惹对方不开心了,但她只是说了句大实话而已,到底哪里错了

    不知道。

    因为买家分散,所以车子又开了大半天才到下一处,但这时候天色已经很晚了。

    血刀和汉子将车子停进一户人家里,给了对方些钱,对方腾出了房间让他们住。

    晚上两个男人加一个女人和一个大女孩住在一起。

    策子很熟练地找了角落窝着准备睡觉。

    风尘女这次却是被那个年轻汉子给叫了出去,不多时屋外就传来几声呻吟。

    那熟悉的暧昧让策子坐了起来,望向半开的窗外,那声音是从窗下传来的。

    一条蛇在屋里到处游走,蛇的主人就躺在靠窗的那张木床上,唯有他有地位睡床。

    策子醒时,那条蛇高高地仰着头作攻击状盯着策子。

    策子并不惧,冷冷地说:“你信不信我会一手把你捏死?”

    那蛇似乎听得懂她话般吡吡地狂躁起来。

    直到一声呼唤让蛇整个身子放松游了过去。

    策子顺视线而去,便见靠窗的男人并没有睡,只是一双眼静静地盯着她。

    血刀没想和策子交流,而策子也更没想法和他交流。

    她只希望对方赶紧把她卖了,她好离开这里。

    一男一女僵持了半天后,策子重新背对着血刀躺了下去,然后把自己半蜷起来,盖上被子。

    窗外已经传来男人的粗吼和女人的痛苦呻吟声了。

    想来那汉子持久力高,风尘女得到了满足。

    足足搞了快一个小时,那汉子才和略有点些腿软的风尘女回到了房间。

    这时屋里都黑了灯,血刀也睡下了。

    策子还没睡着,这两人这么吵无法入睡。风尘女一身汗湿地躺到地板上,嘴里欢快地哼着:“要是把我卖给这种男人再苦我也就值了”

    那汉子出力最多,一进屋就倒头即睡,呼噜声响亮。

    策子翻了个身,晶亮的眼眸吓了人风尘女一跳。“妈啊,你是鬼吗?!”

    “你很喜欢和男人上床吗?”策子问。

    风尘女翻翻白眼:“哪个女人都喜欢和有本事的男人上床!尤其是能得到高氵朝时!”

    “你不是妓女吗?应该会遇到很多这种有本事的男人吧?”

    “放屁!那些鸡巴屌的男人也用不着玩我这种便宜货色了!都是些不中用的居多,几个月能碰到个好货解解馋!”

    “原来男人很不中用吗?”

    “当然!如果你遇到能把你搞高氵朝的你就知足吧,这种男人比美女还少有。”

    “哦”

    这番交流下,策子才总算明白申屠权的“好”了。

    风尘女在睡下之前,小声耳语了策子:“你猜猜那个玩蛇的家伙,是不是个弱鸡?”

    策子很认真地思考,申屠权很壮,很厉害。那个汉子也很壮,风尘女也夸他很厉害。

    那就是越壮的男人在床上越厉害。于是她回答:“他没那个开车的壮,是个弱鸡。”

    “哈哈对对!”

    咝咝——

    黑暗中,床铺上血刀四周爬满了四五条粗细不等的蛇

    ***

    接下来的时间,又继续好几家,都是先看中策子的,但都没谈妥。

    就这一样第三天里走的最后一家,那家人终于看上了风尘女,给了钱把风尘女交了出去。

    风尘女作了个风情的表情迎上了那个中年瘦弱男人的怀抱,策子想或许她会活得很快乐吧。

    终于车里只剩下自己了,策子也不知道到底在越南哪个地界,如果越来越深入,对日后逃亡真的比较困难了。

    这时不由得有了一丝担心。

    当车子往回驶时,她想可能是血刀要把她带回去和过去的那些雇主重新谈个价格了。

    最好就回到第一家

    那家离中国边境没那么远,逃跑起来也轻松些

    车子一连开了三天,最后停在一座寨子里。

    下车时,血刀来到了策子身边,走到她面前,伸出了手,策子几乎是全身僵硬地阻止着自己不要动武,因为血刀伸手的瞬间,他左右两只手上各缠绕着一条碧绿的小蛇,那蛇头距离太远,她没自信可以一次性解决两条。

    而且对方衣服里可不止两条蛇

    如果没有枪,就算近身博斗,很多人都不敢,怕被蛇咬了。

    血刀的手掌在少女柔顺的短发上,五指张开着,说出了让策子能听得懂的中国话:“小姑娘,我今晚会让你知道我是不是‘弱鸡’的。”

    策子瞬间眼睛瞪大了。

    然后血刀吩咐汉子把人带下去关押着。

    在血刀回来后,有暗处一人悄悄扫了一眼被带走的策子,眼里有放松与不解。

    此番血刀去卖人,但该被卖光的女人里却留下了策子回来

    难道被发现身份了?!

    但是那女孩不是那样蠢笨的人

    那人眼里一闪,不由好奇去问那汉子:“阿古有,那丫头怎么回来了?!”

    那汉子暧昧回答:“我们家老大可能看上她了,刚说今晚要搞她呢!”

    “那那丫头可真有福气”

    “就是!不过那妞真的好美,有屁股有胸的眼睛又亮,我要不是晓得老大动了心,肯定先就碰了她了”

    那估计你小子得死在半路上了。

    那人心底松了口气,但又郁闷。

    这件事该咋整</p></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