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书包网 > > 女囚(限) > 章节目录 申修业与策子过招
    策子很早就计划着要去越南找兄长了,虽然阿怀和申屠权都说过他还安全着。龙腾网 不过嫂子时常会希求着她能去看一看。

    策子也认为家仇不该丢给兄长一人,找到机会就去了。

    没有买车票甚至买飞机票,常规的手段不能保证她能顺利出本市,搭乘的一辆黑车,不用身份证,坐在后座上只需要一顶帽子就能彻底地掩盖过去。

    她很顺利地于凌晨两点离开本市,然后抵达下一座城市。并继续搭乘当地的黑车。

    车上,一男人不住偷瞄小姑娘,并试图多番搭话:“小妹妹一个人去旅游吗?”

    车内沉默。

    策子只是静静看着他。

    “看你很年轻,你几岁了?”

    车内仍沉默。

    “应该在读大学了吧?”

    继续沉默

    车主没法问下去,惯有的一问一答手段总有几次会碰到铁板。

    车主安静了,策子压低帽沿盖住脸,小眠。

    车主一路上不时回头打量着那位年轻漂亮的小姑娘。

    现在刚进入暖春季节,晚上凉风但姑娘仍然穿着清凉,露胳膊露腿的肌肤白得发亮。简单的t恤加热牛仔裤,看得男人的眼光不由得就绿了。

    一念之差往往就是人的一瞬间。

    正人君子也可能误走歧路。

    车子停在一处荒郊,是晚上的缘故,人烟都没几个,非常适合做点什么。

    车子停下来时,策子就睁开了眼睛,盯着熄完火的车主问:“到了吗?”然后直起身子望向窗外。

    车主没想到原本熟睡的姑娘醒得那么早,打开车门的手不由僵硬了几分,但见女孩那一张青春俏美的脸蛋,他可能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

    不由地吞吞口水,心中邪念到底战胜了一切。

    他选择去替女孩开门,这种身子单薄的姑娘的力气哪敌得过一个成年男人的力气

    策子皱着眉,盯着痛苦趴在地上紧紧捂住肚子的车主,她约莫是明白了这个男人想侵犯她。所以抬脚间重重落下:“原来黑车的真不安全”

    呢喃着,脚下力道更重,没几下踹得对方只剩半条命了。

    策子把人给揪起来:“你这种人,我必须送你去派出所,不把你关起来就是祸害下一个姑娘。”

    那人听得不禁求饶,策子只问了一句:“还想挨揍吗?”

    就这么换她开车把人给拧去了最近的派出所。

    报案做笔录,给对方留下案底,剩下的就是继续前往越南。

    第三天时,策子把手机打开了,给阿怀报平安。

    “策子,回来。申屠权说你若是过去了,那就是害死你哥。”

    “我不会接近他的。我就暗地里保护他。”策子回。

    “我不会让你接近你哥的,策子,我的人在越南那边等着你。”

    “阿怀你很可恶。”

    “既然知道我可恶,与其被人五花大绑绑回来,不如自己回来。”

    “不要。我要去找我哥。”

    策子挂了电话,准备关机时,想了想,又给申屠权拨了一个过去。“我去见我哥。”

    “嗯。去吧。”申屠权难得好说话。

    策子不由一愣:“你不反对我吗?”

    “就算我不让你去,你总有一天还是会去的。”

    “谢谢。”

    “乖女孩,我对你只有一个要求。不能让申修业接触到你哥哥,绝不能。”

    “为什么?”

    “他是坏蛋。如果你让他找到你兄长,他可能就死了。”

    “他是我哥的仇人?!”策子眼中杀气一闪而过。

    “你可以这样认为。离他远点。”

    “好。”

    “坐飞机过去,柯震在越南等你。”

    策子很听话,当天下午就选了最近的城市搭了最快的飞机去越南。

    ***

    申修业比策子更早两天前来到了越南,他有任务在身,跨省逮捕一个重要的线人,最近的这桩案子牵扯到连环杀人命案,他申请亲自过来处理。

    本来是没法将策子放在心上的,却不料有听到风声这女孩过来找她哥了。

    申修业认为这是天赐的良机,便分了点心思让人去盯着点。

    如果不是瞒着阿怀和申屠权,策子不用白白浪费那么多时间在路上转来转去的,最后还得去南宁转了趟飞机直达越南河内。

    于是姑娘一下机后,因旅行的辛劳她选择就近找了家酒店住下先休息。

    一直睡到傍晚,然后被便衣民警叫醒,带走。

    见到申修业。

    因着申屠权的缘故,策子看申修业的眼光是冷的。

    “女孩,你到这里来干什么?”

    “旅游。”策子冷冷回答。

    申修业几乎是第一时间感觉到从对方身上传来的不同,那种警戒他在犯人身上经历过太多太多。

    “这里很混乱,你是我哥的未婚妻,我会替他好好照顾你的。”男人目光略放肆地打量着走向她。

    “我不用。”策子站在原地,由着男人近了,伸出手想碰她脸时,她脸向后仰:“你想干什么?!”

    “我想试试手感如何。在监狱里时,我一直想这么做了。”

    申修业的手几乎在话落间,也不掩饰自己的欲望,直接抓向女孩。

    如果她对他有防备,或者说从申屠权那听到些什么的话,那他真没必要再与她表面功夫。这个女孩性子很直,一点也不拐弯抹角的,在他的人生里经历见得很少,因为少而引发了兴趣。

    他需要满足自己的兴趣后,然后腻味了,最后放开。

    策子得满足他的兽欲,这是她天生该做的。

    策子反应很快,常年锻炼过的身体比普通女人厉害得多,几乎是下瞬间就退后避开。不过申修业的反应也不弱,一击不成,接连再抓过去。

    两人瞬间就在这不算大的空旷小旅馆里过了数十招。

    策子对申修业的好身手是出乎意料的,而申修业也同样如此。

    他是见过女孩比武场上的大放光彩,虽然掺杂了一些药物的作用下,但即便如此实力也不凡了。

    看来,想抓出魔爪真不是件简单的事。

    一半时会儿,两人比武力上都拿捏不了对方。

    于策子而言自然是好事,可对申修业就略郁闷了。

    不过他很快收手,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然后轻笑,“不愧是我未来的大嫂,身手真是好。”

    对他的笑容,策子只是冷眼以对:“我可以走了吗?”

    “可以。只是要小心啊,这里人生地不熟的一个小姑娘家很危险的。”申修业好心提醒。</p></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