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书包网 > 历史小说 > 汉魏文魁 > 章节目录 第三十二章 、使王蜀中

章节目录 第三十二章 、使王蜀中

 热门推荐:
    <dv ss="k"></dv><dv ss="d250f"><sr>ds_d_x();</sr></dv>

    <dv ss="k2"></dv><dv ss="d250r"><sr>ds_d2_x();</sr></dv>    刘封当晚即率大军离开葭萌,朝着梓潼方向遁逃,曹真率军从后猛追,蜀军大溃,幸亏赵率部断后,好不容易才收束住了队伍。

    乱军之中,马岱即率部曲来劫马超,兄弟相见,乃各唏嘘。马岱就问了,咱们如今如何行止?兄长你有什么想法没有?马超道“今刘封丧败,且忌我,不可从也。弟可匿我军中,伪作奔散,诈入雒城,经雒乃可往成都去也。”

    马岱皱眉道“兄今仍欲归成都耶?太子虽败,麾下尚数万众,尚可与魏人一战,吴、李坐守之势,非可以久者也,何必相从?”

    马超冷笑道“今势既沮,分则力弱,合则力强。吴、李坐守,既畏魏人,又忌刘封,闻弟往投,必喜而纳之,吾等即趁势擒之,以夺成都。复以成都之兵迎刘封,则封必不敢再囚我矣。合力以御北军,国家或可危而复安。”

    马岱大喜“此真妙策也!”哥哥你早这样多好,一心为国家考虑,咱们也不会沦落到如今这般田地啊,天幸你终于醒悟过来啦。好,兄弟我就继续跟着你,咱们共谋大事。

    于是领着亲信部曲和武都败军,一路狂奔,竟然跑在了刘封之先,直入雒城。雒城守将关平是听说过马岱已归从太子刘封的,便即开门迎入,马岱就说啦“今师丧败,或将退守绵竹、雒县,但恐成都掣肘,断绝粮运,则我军必覆。故岱得太子命。使先期赴都。以说吴懿、李严。”

    关平虽然奇怪,怎么刘封不派个能说会道的文吏去游说吴、李,倒派了马岱来,不过再一琢磨,他马家原本是遵从成都旨令的,或许便想利用这一层关系,去动吴、李之心吧。即备粮秣相赠,把马岱等人一路送至成都近郊。

    马岱先遣人入城相会吴、李。说我此前追随家兄,兵败汉中,无奈之下才暂且归从了刘封,如今刘封因难敌魏军而败退,我乃趁机偷过雒县,来投朝廷,希望大将军收纳。吴懿便问来使“马将军麾下,今几许人?”使者答“不过七百余卒,马二百匹。”吴懿又问“马孟起何在?”答说“尚为刘封所囚耳。”使者说马岱在城外待罪,生怕因为战败和曾归刘封之故。将会遭受惩处“若大将军不肯宽宥,乃当别去;若肯宽宥。还望大将军出城相迎。”

    吴懿尚未答,旁边李严忙道“马将军弃逆从正,何罪之有?然大将军贵重,不可出城往迎,严请代大将军往。”吴懿倒是也挺垂涎马家兵将,当即首肯“如此,劳烦正方矣。”

    李严即领一哨兵马出城来迎马岱,远远的便见马岱拜倒在地,急忙催马上前,然后下来搀扶“将军何必如此?”马岱一瞧,吴懿不肯出城,面前只有李严,不禁略略失望

    不过他兄弟两个也早就商量过啦,倘若吴懿中计出城,那是最好,可当场将其拿下,则成都如在掌中。那要是吴懿不出来呢?且看谁出来了,若使他人来召,只得暂且入城,再寻机以谋吴、李;若是李严肯来,不妨先将其拿下为质,再挟之以入成都,以李严命诱得吴懿过来。

    于是马岱便即站起身来,朝向李严深深一躬“有劳太傅来迎罪臣,先请入营歇息,罪臣将布列兵马,以候太傅校。”你先歇会儿脚,喝口水,我把大家伙儿全都召集起来,让你明数量,便好共入成都。

    李严拉着马岱的手,笑吟吟地道“将军可即率部入城,何须校?”随即伸手一指马家军才刚扎定的营寨“请吾入营,得非令兄欲相见乎?”

    马岱闻言大惊,才待后退,早有禁军簇拥上来,长矛当胸,将其逼住。随即李严重新上马,挥动旗帜,只见四下里伏兵尽起他还真不是领着几百人护卫就敢出来接马岱的,身后不下三千兵卒,趁着跟马岱说话的机会,秘密潜近马家营寨,随即得命,一时并起。

    马家这些本来就是败兵,士气很低,如今马岱既被擒获,又遭数倍于己的军兵围困,无不沮丧,对面一嚷嚷“马氏欲乱,尔等不过受其胁迫耳,但弃械而跪,皆可免死。”当即有七成全都放下武器,停止了抵抗。余众簇拥着马超从营中杀出,马超怒指李严“正方此何意耶?”

    李严冷笑道“孟起匿于营中,又何意耶?”

    马超知此事不可善了,便即舞开大槊,直取李严。李严拨马后退,再度挥舞旗帜,军兵簇拥上来,将马超团团围在垓心。马孟起好勇,长槊使开,如闪似电,瞬间便已刺倒二卒,但终究双拳难敌四手,被迫掉转马头,杀出重围而去。

    李严尚且不肯罢休,下令急追“生致马孟起者,万户侯!杀之,赏千户!”成都禁军个个精神抖擞,体力旺健,马家军却千里奔逃,精神和**双方面均甚疲惫,哪里还抵御得过?瞬间崩溃,马超单骑而走。

    成都军追不上三里,忽见前面旌帜飘扬,似有大军开到。李严惊道“马氏为刘封来赚成都,果有大军合后。”赶紧下令收兵,押着马岱

    与马家俘虏,返成都,紧闭城门。

    原来刘封一口气退到了绵竹,先使黄权率数千兵到雒县,协助关平守备,并且尝试去跟吴、李谈判。黄权至雒,关平迎入,便说起了马岱才刚过去不久。黄权惊道“岱劫超而走,彼欲归成都耶?抑欲取成都耶?”心说这哥儿俩要是想逃归刘禅阵营,那咱们一儿招儿都没有;倘若起意谋夺成都“马孟起见小利而忘大义,用小谋而忽大略,此辈何足成事?必为李正方所破!”于是率军前来,探看消息。正好接着马超。

    马超见到黄权。不禁伏地痛哭。说“本欲谋夺成都,以取太子之信,且合国家为一,抵御魏贼,不想事败,吾弟陷身于逆,必不得活也!”黄权赶紧安慰他“孟起既在,吴子远等必不敢害令弟。可勿忧也。”说你这算是彻底跟成都方撕破脸了,从此可一心一意为太子效命吧。马超指天划地地发誓赌咒,说我再无二心,必要扶保太子以登大位!

    再说李严押着马岱归入成都,来见吴懿,吴子远已经听说了城下之事,便问李严“正方何以识其为诈耶?”李严说这个简单“马氏兄弟情笃,则岱安有陷超于刘封处,而敢来投吾等?”要是兄弟俩一起来的,说不定我还信了几分。如今就马岱一个人跑来,他就不怕一投成都。那边刘封暴怒,把他哥哥马超给宰了吗?“若即入城,吾或不察,今欲诓大将军出迎,则其心叵测可知矣。”

    吴懿叹道“幸亏正方,不然,吾等恐无噍类矣。”就要下令将马岱斩首。李严赶紧摆手拦阻,说不可,你要是真的杀了马岱,咱们跟马家这仇就结大啦,再也没有了旋余地,不如暂且囚禁马岱,则可牵制返刘封阵营的马超,以为将来布局。于是下令将马岱暂囚狱中。

    转过脸来,吴懿再问李严“今魏人已夺汉中,复取三巴,刘封败绩,吾等当如何应对?前欲使封与魏人两败俱伤,我可取其利也,今若与封合,恐为所趁,若不与合,封死则成都孤城耳”

    李严微微而笑,说没有关系,我从前的布局,计时日,应该已经起了一定效果啦,如今只须一能言善辩之士前往魏营,去游说是勋,则国家必可危而复安也。吴懿头,问道“何人可遣?是宏辅辩舌无双,天下知名,谁可与侔者耶?”咱这儿能够找出来比是勋更能喷的人吗?

    李严笑道“口舌小道耳,若势不至,即有苏张之口,亦不能动摇人心也。子远以是勋止舌辩之士耶?以为非口舌过之者,乃可说之耶?”我说找一个能说会道的人去游说是勋,前提是此前的安排已经成功,大势所趋,使是勋不得不应,而不是必须得找个比是勋更能喷的。

    倘若是勋在此,他一定会想啊,这又不是玩儿游戏,只要舌辩成功,多难的问题都可以迎刃而解。倘若无利可图,无势可应,哪怕你说出大天来,人照样理都不理。

    “广汉秦子敕,必可动是宏辅之心也。”

    吴懿首肯,便召秦宓前来,命其改装出城,前去魏军大营。秦宓就问啦,说你们打算要我去对是勋说些什么?时势如此,想要说服他退兵,那简直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难道你们打算俯首而降了,派我去跟他说说条件?

    李严笑道“非也。今遣子敕往说是宏辅,欲使其拥兵而王蜀中,则可令魏人自乱,国家得安耳。”

    秦宓大惊,说你们疯了不成吗?是勋怎么可能称兵作乱?首先,他是曹魏重臣,曹家姻亲,在洛阳也算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了,凭什么要冒险,尝试在蜀中称王?再则,此人向以忠诚著称,即便他这忠心只是假的,表面文章,终究背负文宗之名,爱惜羽毛,没有足够的把握,怎么肯往自己身上泼污水?而且他所部都是雍、凉、荆三州的兵卒,因伐蜀而初领,不是长期统带,可以如臂使指,几同私人武装的,就算想要造反自立,胜算能有多高?是勋又不是傻子,岂有利令智昏,走上这条邪路的道理?

    李严笑道“吾早使人在中原广传消息,是勋拥大军而趁蜀弊,却不能速进,是欲养寇而自重也。今掌十万之众,若过半岁,厚植亲信,则其势不可摇也。彼常与小卒、乡民语,收买人心,是其证也。众口烁金,积毁销骨,虽骨肉至亲而不能保安,曾母为之投杼,而况操之与勋耶?计时日,消息已至勋处,彼必惶惑犹疑,子敕适往说之,必能乱其心矣。其心既乱,魏人必扰,乃可阻之雒城下。若是勋急破雒城,并下成都,奏凯复命,则谣言不攻而自破;若彼顿兵雒城,久不得进,曹操必疑,或申斥,或易帅,则魏人之势挫,我可反击之,逐彼出蜀也。国家存亡,在此一举,望子敕勉力从之!”(未完待续。)

    s春节将至,给大家拜个早年了。感谢朋友们两年来的支持,文魁也终于接近了尾声,倘若不出意外,估计再有个十五万字天了,我也该开始考虑并且构架下一部啦。而此的终卷,亦当仔细筹谋,不欲使人说“烂尾”也。每当年节,最为繁忙,今天跑了一整天的亲戚,明后天计划带小崽出门玩一趟,再往后几日估计也难寻整块的时间了基于以上三个原因,无法保证春节期间每日更新,我会尽量多写的,也希望朋友们可以原谅。

    </dv>

    <!-- 代码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