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书包网 > 历史小说 > 水浒求生记 > 章节目录 第八四二章 卖好,要当面!

章节目录 第八四二章 卖好,要当面!

 热门推荐:
    “太上皇,太上皇,终于见到恁老人家了儿臣恭迎、跪迎父皇”

    自打在海外荒岛上被缴械之后,田虎盼天盼地终于盼来了王伦的身影,一见面哪里还顾晋国伪皇的威严,跪倒在王伦脚下便不肯起身,就差没有个狗尾巴拿出来死劲摇晃了。.

    见状,站在王伦后侧的李助眉头皱起,心道天下还有比这厮更无耻之人麽露出獠牙时连王庆都恨不得嚼碎骨头一口吞了,此时被师弟下了他的獠牙,又好似又彻底没了骨头。想那河东、河北的百姓真是冤大了,居然被这么个东西祸害良久。

    到底是师兄弟,只见此时王伦亦是皱起眉头,冷冷看着田虎道:“我哪来你这般老的逆子”

    热脸贴了冷面孔,哪知田虎面上丝毫不见难堪之色,反而道:“恁般重大的事情,难道柴大官人没跟父皇禀告这明明就是他的提议啊当初范权回去禀报儿臣时,儿臣半点犹豫也无,当即便拍板了,只因为担心朝廷为难父皇,对梁山泊不利,儿臣才秘而不宣的不过儿臣虽然没有公之于众,但在我心里,早已把父皇视为族谱上的骄傲了啊儿臣今后就叫王虎了”

    见田虎“能屈能伸”,作贱到这种地步,王伦也算是服气了到底是祸乱一时的“枭雄”,当真不是一般材料铸成的。

    不过,凡事反常即为妖,上次在王庆的军营他肯拉下脸来装怂是为了活命,这次自己事先已经许了他不死,他竟还能如此卖弄,只怕这么长时间的监禁,已经开始见成效了

    好要的就是这个效果我别的都不怕,怕就怕你从此万念俱灰了哩

    “田虎,你他娘的别恶心人了我师弟已经饶了你的狗命,你还想怎地”饶是阅尽红尘的李助,此时也已经受不了了。不禁出言喝斥道。

    “师伯,父皇,你们可不能这样对儿臣啊儿臣对梁山泊,纵是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别的不说,就儿臣随身携带的五千万贯巨款,足够梁山泊养下百万精兵了,你们可不能将我圈养了事啊如若是传扬出去,恐会伤害父皇名声的啊”田虎的铺垫也算够了。终于露出了原形。他心中比谁都清楚,王伦到底不是他自己这样的无赖。无论如何,只要说到理上,对方多少,会给自己一个交待。

    “干你这厮居然在河东一路搜刮了五千万民脂民膏”李助不可思议的望向这个怪物,想王庆聚啸多年,又跟梁山泊做了这么久的暴利生意,而后打下京西数郡也没少刮,总共才弄了多少跟这厮一比,简直是小巫见大巫。

    “唉”田虎此时有些卖弄的意思。做作的叹了口气,幽幽道:“何止五千万只怪儿臣识人不明,屡次被叛徒们拿去朝廷做进阶之资的钱粮累计起来,何止又一个五千万贯可恶宋江这狗贼,伙同董平一次便都拿了我两千多万去贿赂朝廷罢了,这些也不说了。父皇,我知道你摊子铺得大,儿臣无日不为父皇心急如焚儿臣有个想法,如果将来让儿臣去做恶人,保证让父皇从此财源滚滚而来。绝不再会为钱粮的小事担忧”

    原来田虎的打的埋伏在这里放着哩,也亏他榆木疙瘩一般的脑袋能想出这麽个花头来。也是,试问这世上有谁不爱财,更何况王伦还要养活这么一大“家”子人替天行道也要钱粮支撑嘛

    “这么说。你送给朝廷五千万,又拿这五千万给我作人情,还指望我感激你”王伦却丝毫不理会他那一茬,而是冷笑道,“你倒是会卖好可你这厮想过没有,朝廷拿了钱会干甚么”王伦说到此处。语气陡然加重:“会用做军费用做围攻我梁山的全部花销田虎,你说我还要不要留你”

    田虎闻言嘴巴长得天大,带壳的鸭蛋都可以塞进去几个。他哪里想到会弄巧成拙暗暗懊恼不该装模作样,一时间急得是抓耳捞腮,结结巴巴的话都说不成完整的句子,唯有一个劲的磕头求饶。

    “我们压根没准备杀你,你这厮偏急不可耐跳出来,敢是活腻歪了”李助瞟了一眼自作聪明的田虎,冷冷道。不得不说,有的话从他这个田虎的老仇人嘴中说出来,更合乎此时意境。

    田虎见问,心中不忿,暗恼你道老子是失心疯了老子怕似你这等沿街行乞的卖卦野道老子从小家境富裕,衣食无忧,之所以提着脑袋谋划大举,那是有抱负的抱负你懂吗你个要饭的野道老子要是甘心被人圈养,当初也不他娘造反了

    想是这般想,话却不敢这般说,只见田虎刚准备说话,李助已经抢先道:“师弟,还留着这祸害作甚,一刀杀了爽快反正天下人都不知道是咱们收了他”

    田虎顿时吓趴了,叫道:“父皇,你可不能杀儿臣啊你杀了儿臣,忠心护我来此的八万精兵必反他们一反,父皇一个人也得不到啊若是两厢再冲突起来,父皇将来必会背上一个坑杀降兵的坏名声啊纸里包不住火,试问天下还有何人敢降父皇”

    “田虎,一年多不见,你倒是长进了,居然还

    敢威胁于我”王伦原本平静的面色陡然一沉,田虎还没起身,又跪下了,只听这时王伦不屑道:“甚么精兵你眼中的精兵,在我看来,与人渣无异”

    田虎到底是见过场面的人,倒也有些急智,闻言大叫道:“父皇,儿臣是一万个替父皇考虑啊恁只要把这些人渣给我,儿臣甘愿领着他们为父皇卖命这伙纵是人渣,也是八万个人渣,加起来怎么也是股力量,总有他的用处啊”

    “你能替我卖命”王伦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表情很是耐人寻味。

    田虎敏锐的察觉到一丝契机,急忙起身,双手快擂破了胸膛:“来日父皇指哪,我王虎便打哪,若有二心,天打雷劈”此时他突然发现王伦身边另一个中年儒士面显意动之色。快嘴道:“闻军师想必恁就是名满天下的赛萧何罢闻叔父,恁替我说说话啊,让我也有报效梁山泊的机会”

    这位一直没有说话的儒士,果然就是王伦的左右手闻焕章。只听他干咳一声,按捺下田虎这声“叔父”所带来的周身恶寒,说了一句:“倭人前不久偷袭了我济州岛,主公你看”

    见王伦低头沉吟,而不是断然否决。田虎顿时义愤填膺,一副急于杀人的怒色:“干倭人是甚么鸟,也敢在太岁爷头上动土父皇,儿臣请命,前去荡平倭国我也不要父皇出一兵一卒,只要把那些人渣交给我,儿臣保证替父皇出了这口恶气将来收了倭国之地,献与父皇放马”

    “师弟,断断不可田虎桀骜不驯,放出去必然养虎为患”李助顿时出言反对。态度十分坚决。

    “师伯我田虎从前是对王庆不敬,得罪过你,可如今我和你投入父皇麾下,你可不能挟私报复我田虎就是有天大的本事,父皇动一动小指头,就把我碾死了,我能成甚么父皇的甚么患”田虎偌大一条汉子,居然装起委屈来,恶心得李助直想上前给他两下。

    “主公,田虎既然有报效梁山的诚心。我看不如就命他领兵,给他一个机会军国大事不容参杂半分私念,李道长怕是多虑了”闻焕章缓缓道。

    这个声音在田虎听来,好比鬼门关前的天籁之音。顿时叫他还魂。王伦的心腹和师兄在安置自己的问题上dǐng起牛来,是田虎事先没有预料到的,不过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手下派系繁多的田虎对此毫不陌生,竟还有种亲切感,此时在他心中冒出一个声音迫切喊道:闻焕章。你可千万别认怂呐

    “你谁掺杂私念了闻军师你把话说清楚”李助暴脾气又上来了。

    “好了”

    果然,左右手互博,直叫王伦陷入了为难之中,在喝止二人后,半晌才说了一句:“兹事体大,此事且容我三思”

    王伦说完,转身便走,田虎急了,拖住王伦的裤脚道:“父皇,一定要体谅儿臣的这片诚心啊”

    李助见田虎竟然拖住王伦的脚,顿时握着剑柄便朝田虎扑来,田虎顿时触电一般躲开,同时不忘哀求的望着王伦。

    “吱呀”一声,王伦半句话也没留,推门而出,李助冷哼的一声,也紧随王伦出去了,留在最后的闻焕章,临走前意味深长的瞥了田虎一眼,直让后者狂喜了一整天。

    一天后,闻焕章再次出现,这回却不见王伦的身影,不过此时他身后却多了另外一人,田虎见状心头一窒,一时间竟不知怎么跟那人照面,只听这时闻焕章道:“田大王,你得了个好太尉啊除了你那两个嫡亲兄弟,如今就只学度提出要来探望你”

    “不敢不敢,此间哪里还有甚么田大王有的只是梁山泊里的一个小卒而已”田虎着急的向闻焕章表态,此时压根不去看房学度一眼。

    其实,有的人就是这样,一个人的时候怎么作都可以,反正别人看不到。无端多了个熟人,又是从前属下,就是田虎这样皮糙肉厚的死脸皮,糙脸上也不禁发起烧来,竟有些暗怨房学度在此碍事。

    起码“叔父”是再也叫不出口了,求此人在王伦面前替自己转圜的良机,也自然黄掉了

    可眼下闻焕章却偏偏对房学度多有褒美之词,田虎一开始还耐着性子听,等听得多了,再联系房学度此时一脸的沧桑,田虎终于恍然大悟:怪不得闻焕章肯在王伦面前为自己说好话,原来,他是有目的的

    闻焕章点到为止,他也知道房学度有话要跟田虎说,遂主动让出这两人独处的空间,转身便要离去。哪知别有想法的田虎怎肯容闻焕章就这么走出门去趁着这个救星还能听得到自己的动静,故意大声道:“你是不是还没有归顺梁山”

    房学度闻言一愣,顿觉诧异,不知田虎到底是怎么了,一时不知该如何作答。哪知莫名其妙的状况却越演越烈,田虎毫无征兆的勃然大怒起来,手指着房学度,眼睛的余光却飞到闻焕章的背影上,愤而大骂道:

    “连老子都一心一意为梁山效力,你还矜持个鸟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