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书包网 > 历史小说 > 水浒求生记 > 章节目录 第八四一章 雄主面前表雄心

章节目录 第八四一章 雄主面前表雄心

 热门推荐:
    <dv ss="k"></dv><dv ss="d250f"><sr>ds_d_x();</sr></dv>

    <dv ss="k2"></dv><dv ss="d250r"><sr>ds_d2_x();</sr></dv>    满堂寂静。

    绝对的满堂寂静。

    纵是再桀骜不驯的人,面对梁山泊这份强势无比的大名单,也变得和蔼可亲人畜无害起来。这伙单独拿出来完全能够重组成为大宋绿林新巨头的势力,就这样化归梁山泊的汪洋大海中,连个气泡都不成泛起。

    此时梁山泊,或者说是王伦,在展现霸气的同时,所释放出来的诚意,也早已折服了在场九成九的新人。

    之所以说是九成九,而不是十成十,并非出于保守。而是现场,真有一个人,提出了他的异议。

    “阿弥陀佛!”

    这个特例就是智真长老。只见他突兀的站起身来,将缠满佛珠的双手合十,恳求道“施主!老衲老朽了,留在此间无非靡费钱粮,还请施主放老衲西归故土!”想他是个出世之人,又是当世少有的高僧,梁山泊再如何兴旺,对他来说,皆是浮,如何肯搅到尘埃中来?

    “释家虽讲求出世,却还讲求普渡众生,讲求大无畏精神。昔日玄奘长老不畏艰难万里远足求取真经,鉴真长老为传播教义私渡东瀛,此间奥义,我想同为高僧的智真长老并不难理解。小子虽是后进书生,却也想在专门的时候,与长老探讨一二!”

    智真长老的反应早在王伦的意料之中,他有足够的把握说服此人。让高僧选择是渡人还是渡己,简直是个伪命题。王伦早已牢牢占据了道义的制高。

    果然智真长老听到这两个人名。面色便立时凝重起来。都说“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智真长老突然有种预感,五台山……怕是回不去了。

    “这大和尚,好生不识抬举!释氏尊者那就是这都护府里的佛家领袖,元帅恁地看重他,他偏还惺惺作态。是何道理?!”原朝廷旧将韩天麟实在看不下去了,偏过头去,跟身边的周信抱怨道。

    “说得就是!今儿这场面,轮得到这和尚说话麽?!他就是个添头,可别叫他一个人,坏了咱们在场几十个人的好事!”周信此时的心态比韩天麟只急不缓,眼下心都快跳到嗓子眼了。我那佛爷!今天你就是个搭头好不好,冒出来充甚么大头蒜?天可怜见,他们这十个难兄难弟终于窥得一线生机。看看就能官复原衔,若是叫这和尚横生枝节给搅和了,还不得郁闷死?!

    就在韩天麟和周信窃窃私语的同时,李明也跟身边的陈翥、马万里也议论起来“我就知道,连丘岳和周昂都留他们性命,怎么可能其他八个节度皆战死了!从始至终都只有荆忠一人的尸体。我早该猜到这七位老妖怪都被他们留下了!”

    “唉!梁山泊宁愿养着这七个人。也不肯叫他们有丝毫为难。如此再看田虎和官家,简直……” 陈翥摇头而叹,人和人真是不能比。

    “两位老哥,咱要不要起身表个态?这和尚太煞风景了!”马万里征求意见道。

    李明和陈翥两个都是要脸面的人,当着这么多江湖草莽的面赤裸裸表忠心,多少还是有些顾虑的,哪知他们这一犹豫,却见酆美和毕胜已经起身了,用高八调的声音道“末将乃是走投无路的人,幸蒙元帅不弃收录!我二人来日一定洗心革面。情愿与元帅执鞭坠镫!”

    说到底,新人们到底还是大场面见得少了。此时要不就是被超出预期的消息震晕了头脑,要不就是就暗暗心喜,此时谁想到去踩着智真长老上位?

    见状,竺敬和倪麟对视一眼,双双起身,道“哥哥不嫌我二人出身肮脏,反如此信任,小弟两个,就是粉身碎骨,也难得相报!将来一定尽心辅佐鲁提辖,为哥哥驱驰!”

    原来还可以这样!

    贺吉暗恼自己没甚么见识,居然恁地迟钝,只见他一捅陈贇,后者如弹簧般跳起,起身便大骂道“老子原想作个忠臣,无奈却被大哥卖了!当初我一意与王伦哥哥为敌,是小弟瞎了狗眼!谁想此时哥哥不但不怪我,还如此重用我,小弟嘴巴笨,就不说甚么了。将来哥哥就是叫我去死,我也没有半个不字。但是说好了,你却不能再来一出,去投降那劳什子朝廷!”

    当真是话不能多啊!贺吉见陈贇弄巧成拙,忙起身补救道“哥哥就是朝廷,朝廷就是哥哥,将来还投降甚么朝廷?!兄弟你瞎说甚么!”

    这两个一“唱”一“和”,顿时引发哄堂大笑,这时李助却没有像往常那般喝斥陈贇,反而替他分说道“这个兄弟就是受了刺激,心里总是憋着一股气。要说平时,还是很沉稳的!”

    “谢宁兄弟,虽然咱们都是京西出来的,但说实话我跟你不熟,将来一定不能扯我后腿!”哪知此时陈贇豁出去了,不管不顾道。

    作为在场最出乎大家意料之人,谢宁不亢不卑,不喜不躁,起身朝王伦抱拳道“哥哥想必为小弟担了不少责难,大话我也不会说,就表个态罢!小弟日后定不会让梁山泊主慧眼识人的美名,在我身上破了!”

    瞧这话说得,完全透着一股狂劲!

    众人见状不禁交头接耳起来,这个谢宁的名头实在生疏得很,连他们一伙从京西来的人都不识得他,此时居然鱼跃龙门,竟叫梁山泊以他为首,独设一军。这人到底能和杜壆相提并论麽?

    眼下他的实力还真看不出来,但运气却是绝佳的,真不知出门是不是踩了狗屎!众人不禁纷纷看向自家鞋底。

    “借谢宁兄弟一句话,我们四兄弟也不说甚么大话,哥哥只要信任我们,我们就绝不会给哥哥抹黑!哥哥就是要捉海中蛟龙下酒。我兄弟也豁出去了。下海去捉!”危招德四兄弟接到任命虽然不意外,但等到此时真正宣布,四人还是激动非常的,虽然老二张经祖出人意料的调去了浪里白条张顺的手下任职,但这位乃是江湖上成名已

    久的好汉,并不辱没二弟。

    出任梁山军正、副将的幸运儿们纷纷表态,李雄和顾岑又怎肯落下?想他们俩个武艺一般。统兵也没有甚么特殊的才能,这一从周围投来的羡慕却又不服气的眼神中就可见一斑。此番能跻身梁山泊野战军的统制官,真是天上掉下隔夜的炊饼,直将两人砸得晕乎乎的。

    “这狗东西,继续狂啊!继续得意啊!看他还跳不跳得起来!”孙琪回顾身后的赵贵冷笑道。

    “这老小子也就是个马骨的命,还真把自己当千里马了!也不知道他就是个笑话!”赵贵接言道。两人的目光落到不远处呆若木鸡的范权身上,不屑的神情跃然于脸上。

    范权早已呆了,从吴用最后一刻念到他的名字起。想当初他在田虎手下可是堂堂枢密院副使啊,虽然到了梁山难免会缩水。怎么会缩到连个官职都捞不到?钱啊,宅院啊,现在他要来有甚么用?就说凭他从河东带来的私囊,又怎么会看上这笔“小”钱!

    小人失落,必会在更失落的人身上找回安慰。范权把“寄托”全放到了李天锡身上,堂堂丞相去干个抄抄写写的书办。也是够倒霉了。范权心中顿时平衡起来,起码他还有男爵傍身,这可是梁山泊里头一份呐!

    谁成想,范权找慰藉实在是找错人了,人家李天锡此时不但一也不郁闷,反而心中狂喜。作为一个有着强烈政治抱负的人,他深知这个安排的重要意义!

    别说去当王伦的贴身书吏了,就是去给王伦当个马夫,那也是绝好的机会!还能借此彻底洗刷掉身上田虎系的印迹,明明就是天大的好事。这厮们都是甚么脑子!还同情我?拿个太守跟我换都不干!

    后来。大家都醒悟过来,各分寨的头领们抢在团练使们之前纷纷表态了。照说他们的安排实属众人中最低的,但鲁成、郑捷本就是刘敏的结义兄弟,去月坨岛岂会有异议?而薛赞,耿文本就是李助手下的老人,跟了军师的侄儿,与跟着军师不还是一样么?就算现在看似低于团练使,但将来有军师照应,一切都还说不定呢!

    就连分到扑天雕李应手下的韩蘩,班泽也相续出声表态,虽然他们或多或少有些许委屈,但只要大哥、军师得势,他们还怕没有未来?牛庚、冷宁的上升轨道,就是他们最好的参照物。

    其实蔡福、蔡庆兄弟俩也想说大话表忠心来着,可见王伦和闻焕章的目光压根不往他们身上落,就没了底气,只好低调道“多谢主公不杀之恩!”

    见被人见缝穿针抢了先,团练使们不乐意了,只见诸能起身道“小弟虽然没十分本事,却定不敢叫倭寇再犯济州岛!”

    他不表态还好,这番话一说出来,顿时把众人的目光吸引到朱仝、雷横的身上。大伙议论纷纷,有知道朱仝走麦城因由者,便在下面普及开来,众人一听凛然,暗道将来可千万要以这倒霉催的为戒。

    “哥哥,我宁愿还去养马,若能换得你无罪开释便好!”雷横赧颜的看着朱仝道,话说一年前这位哥哥还是高高在上的兵马都监,而自己是个被发配的人,现在好了,完全调了个个儿。他已经贵为伏虎军的统制官,而朱仝沦为区区骑将,真是一年河东,一年河西。

    “我犯下的罪过,跟你有甚么关系?那岛上许多都是咱们郓城来的老乡,要不是你,还不知酿成甚么后果!”朱仝一声长叹“我既有这个罪过在身,若不洗刷干净,就是归隐亦是罪人!”

    朱仝说完,迎着众人怪异的目光,沉声道“哥哥就是不启用我,小弟也要请战复出!”

    有难兄,就少不了难弟。眼见朱仝都被启用了,而王伦却始终正眼也不肯来看自己,萧让无比失落,下意识往闻焕章看去,等发觉对方的目光也是有意无意的避开自己时,萧让彻底慌了。

    “不瞒诸位说,我梁山泊眼下虽然打开了来之不易的局面,但杀机已现苗头!西有大宋视我等为眼中钉,肉中刺,北有将契丹人打得奄奄一息的女真人磨刀霍霍,东南又有嗜爱偷袭的倭人掣肘,可谓面临着泰山压般的威胁!”

    王伦毫不掩饰现下梁山面临的困局,高声道“在此生死存亡之际,我希望大家抛开门户之见,彻底将自己看作一个真正的梁山人,用自己手上的刀枪,为自己、为梁山拼出个未来!在此,我向大家保正,我王伦亦会对大家一视同仁!有功赏,有过罚!如果现在谁害怕了,趁早说出来,我王伦不说二话,便请他在这汉城府做个富家翁!但我会带领我的生死兄弟,在这个风际会的时代,杀出一条血路来!”

    “哪个孬种想退缩了,站起来说一声,我李明求你件事!将来我战死了,还请你来给我收尸!”李明拍案而起道。话说这八都监虽然武艺都不怎么样,但他们在原本轨迹中却无一例外都是战死的,这一足以对得起他们军人的身份。

    经过短暂的寂静,满堂炸锅,只见无论出身朝廷,还是出身草莽的群雄纷纷炸起,四处望道“孬种呢?麻烦站起来一下!”

    范权见不少人居然朝他望了过来,不由在心里暗骂“你们都他娘的兀自站着,还装模作样的找谁呢?”

    不过骂归骂,他突然觉得作个富家翁还真是个明智的选择,最后拿定主意,安安静静的装着鹌鹑。

    “既然没人肯退缩,大家就是我王伦信得过的兄弟了!待我分别跟各位兄弟谈话以后,大家便可前去上任了!具体事宜,等天锡的通知!”王伦环视群雄道,李天锡闻言大喜,顿时进入角色,起身跟群雄见礼。

    这时只听王伦又说了几句,便请大家都去赴宴。众人一反刚来时的忐忑,气昂昂的出去了。就在这散场之时,王伦回顾站在左右的闻焕章和李助两大军师道“把他也憋得差不多了,该去会会这个老朋友了!”

    李助见说问道“师弟这个老朋友,可是田虎这厮?”

    王伦头,道“眼下三国不约而同来夹攻我梁山泊,无论如何我也要先黄其一路!而这个关键的人选,就应在这头死虎身上!”(未完待续。)

    </d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