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书包网 > 历史小说 > 水浒求生记 > 章节目录 第八三四章 归属感,是需要培养的(二)

章节目录 第八三四章 归属感,是需要培养的(二)

 热门推荐:
    “我们总是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人,并且坚定的站在数以万万记的大宋黎民一边。.如果我们失败了,不单单只是梁山泊的失败,同时也是千千万万老百姓希望的幻灭。他们会眼睁睁看着我们失败吗你们会眼睁睁看着我们失败吗”

    好像还真有鬼神莫测之术,狡黠的吴用仿佛看透了酆美等人心中的困惑,意外的插了一段话。当这一番话说出来之后,不但柴进立马对他刮目相看了,离吴用最近的谢宁,眼神之中也多了些很不一样的东西。

    “干老子当然不会看着梁山垮台”

    陈贇突然怒吼一声,他也不知道此时为何怒吼,但他就是不自觉的这样去做了。最重要的是,感觉还不错。起码比当初拿性命去维护的那个草台班子要强。

    是的,就是草台班子。和梁山泊一比,大宋朝廷都像是个花架子,何况其他绿林山头

    “干老子们也绝不坐视别以为河东就没有好汉”竺敬、倪麟亦怒道,田虎在大宋弄得天怒人怨并不代表他这艘破船上都是无药可救的人,这两人已经受够了良心的折磨。在他们内心中,一直渴望着一场际遇,一场能够为自己正名的际遇。

    乔道清笑了,笑得十分欣慰。当他朝若有所思的房学度望去时,他敢拍着胸脯的说一句,这一回不但自己没上错船,还给他们这些不该就此消失在这个风起云涌时代的人,指了一条明路。

    “所以,我们注定不会失败”

    吴用挑衅的目光毫不掩饰的射向此时连一句整话都说不出口,只能以“你们你们”这种苍白无力的呓语来控诉梁山的鞠嗣复,看他气得浑身抖的模样,吴用心中没来由多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快感。

    原来,他不是没有势压全场的本领,只不过在从前,压根没有他吴用施展的空间而已。

    “这都是王伦哥哥为我们定下的纲领,所以梁山泊才能走到今天我们能团结大宋百姓。自然能团结高丽的百姓,这乃是一理通,百理融的道理你们觉得高丽人替我们守土很诧异,但我要问一声。高丽人为什么要造反他们比从前过得更好,比从前活得更有尊严,还能够享受到大国子民的荣誉,他们为什么要拽着那些个尸位素餐的老爷们硬往头上供试问,谁天生便贱”

    吴用这一席话完整的停下来。酆美、毕胜等一行十人彻底没有脾气。吴用这番话虽然说得通俗,但其中包含了无数政治真理,以他们的经历和见识,亦觉无法反驳。

    更重要的是,他们此时也不想反驳。

    因为,这里已经是他们最后的落脚之地了。梁山泊保持长盛不衰,他们的身家自然也有保障。没来由的,谁愿意打破吕布的记录,创造一个四姓家奴的新典故

    “这个军师,全军列队完毕了”

    刘县令不得不打断神佛上身的吴用。话说这是这位骄傲的太学生。头一回正视那位据说是村学教授出身的酸学究。他完全想不到能从此人嘴里听到这么一番振聋聩的言语来。原先他答应在高丽出仕,七七八八的原因不少,但现在,他突然觉得,自己的选择多了一种神圣的意味。

    “我是参赞军务头领,是为军师打下手的,并不是军师以后不要喊错了”咬文嚼字的吴用纠正了对方一句,才道:“那刘县令你请自便吧”

    吴用的气场突然变得强大起来,叫刘县令一时有些难以适应,最后这声自便。竟让他陡然感觉轻松了许多,下意识唯唯诺诺的应和了一声,旋即朝着跑上来请示的指挥使使了个眼色。

    那指挥使得到指示,上前朝这一帮头领们行了个军礼。高声道:“守备军真番步四营集结完毕,请上官检阅”

    “啥检阅”

    “隆重太隆重了”

    许多草莽出身的头领喜得在马上直搓手,几位前朝廷都监经过刚才一幕,多少已经开始不把自己当外人了,纷纷在马上交头接耳道:“这指挥使面上一道疤痕,明显是刀伤。应该是战场上下来的。但他手下这些人明显感觉不到杀气,怕是没打过仗吧”

    “嗯,除了少数军官架势不大一样,我看其他绝大多数人应该都是没上过战场的良家子不过,你且看他们动作如此齐整,只怕平日里没少操练,比大宋不少州府的驻军都要强太多依我看,假以时日,不容小觑啊”

    “是啊,这还是梁山二线州郡兵,他们叫的那啥野战军,怕是更不可小觑”

    “你们不知道秦总管和一个叫甚么郝斯文的联手,在河北一次干挺了咱们田虎请来的数千夏国亡骑,实力惊人啊王禀这厮只怕是跟梁山泊早有来往,战死的番兵级都让他拿去朝廷请功了”

    “你们哪里知道,当年袭庆府知府的千金,如今便是王领的浑家,王禀这厮当时就驻扎在袭庆府,事情已经很清楚了,这还有甚么好猜的”

    这边十个将军议论不止,那边京西来的头领,已经纷纷

    下马,还真是煞有介事的检阅起来,眼见寒风中的士兵军姿挺拔,纹丝不动,好几个人都叫道:“老子还要甚么旧部就这样的兵,给我千儿八百,老子就心满意足了”

    众人差点又要笑同伴太没出息,但看着面前的士卒们表情肃穆,丝毫不为外界所动,草莽群雄身上那种散漫劲,下意识的硬生生给憋了回去。没过一会,现场基本上已经听不见杂音了。

    气氛由欢快变得凝重,连自己的重点“盯防”对象谢宁也是一脸深思的神色,吴用就知道这次参观怕是起作用了。加上自己临时挥的一番话,好像在某种程度上也起到了催化的作用。其实,这才只是刚刚开始而已,没想到就已经把这些人镇住了,将来真番三大主要县城这么走下去,恐怕临屯郡都不用去了。

    当然,他也只是这么想想而已,都护府定下的大事。他怎能又怎敢反对

    是夜,大伙留宿在海冥县城。

    在接风的晚宴之后,李助早早便去睡了。而京西、河东来的头领们则三三两两自行外出参观县城。十位御将、都监特意申请去了仆从军军营参观。鞠嗣复把自己关在客房内也不知在干甚么,反正他房内的灯烛亮了一宿。智真长老知道自己只是搭帮之人。没有劳烦众人,亦只在客房内坐禅。乔冽和房学度、李天锡也没出衙,由柴进相陪说话。刘县令则抓住这个机会,独自在县衙内向孙定汇报上任以来的感想心得。吴用依旧是特立独行的与谢宁渡步在海冥县的城墙上,热烈讨论攻防的手段。

    翌日一早。大家谢过海冥县的招待,启程前往真番郡治所在的霅县。因为换乘的全部是新马,精力充沛,行路迅,是以在当日天还没黑之时,这支马队已经赶至目的地。

    真番太守陈文昭带着本郡团练使牛庚,亲自在郡城外十里地处迎接,李助见其是师弟手下牧守一方的大员,上前说了许多感谢的话。众人也都是十分客气的和陈太守打了照面,唯独鞠嗣复在面对陈文昭时。很想一口唾沫将对方淹死,最终还是没有造次,敷衍了事。

    霅县原是高丽全州旧址,到底不是海冥小县可比,城池不但高深了许多,街道亦宽阔热闹得多。而且梁山泊在设郡之后,将此处定位为半岛的粮仓,不但扩大了城池的占地面积,连带修建了可囤积粮草一千万石的大型仓库,加之海量的外来人口涌入。此时真番县繁盛亦不下大宋寻常州府。

    晚上照例是太守府摆宴接风,对于这些贵客,透瓶香敞开了喝,当晚大家醉得是一塌糊涂。原本翌日要启程南下的,但大家这个样子,只好延后一日。等众人睡到中午起来,牛庚在兵马司接着摆酒,这回大家学贼了,再不敢敞开了喝。只是点到即止。

    牛庚却不依了,直言你们好生势利,学着看人下菜。陈太守是大人物,我牛庚就是泥捏的你们要是晚来两步,怕是在这城里碰不上我了。众人抵挡不住牛庚热情,又不想再醉成烂泥,只好使出缓兵之计。直道你牛团练既然要去含资县驻扎,我们下一步也是要去含资县的,到时候再放开喝。

    牛庚是个诚心实在人,被众人言语软逼住了,只好就此罢休。用完酒饭,下午由牛庚出面,带领浩浩荡荡的一行人参观了城中新建起来的守备军军营。只因霅县是郡治所在,此间兵力可谓雄厚,直驻扎着汉军三营,仆从军一十四营。许多草莽出身的头领哪里见过近万“异国”军队扎堆,心中感到异常新奇。经过一番接触下来,看到这些人如此恭顺,和吴用说的毫无差别,心中那个自豪感就别提了。

    经过一下午的参观,众人才算了解,这梁山泊一个州郡的团练使到底有多么的威风。牛庚这人,以前大多数道上混的兄弟也听过他的名头,不过河北道上一个小寨的当家人,上梁山时连头领的位置都没混到,听说还是后来补上的。哪知他如今跟着王领也混出来了,手上居然握有两万兵马

    两万兵马是个甚么概念

    要知道四大寇之一的王庆,为了这次招安,急吼吼赶往东京时,手下才带走多少人堪堪三万八千人眼下区区一个牛庚就抵了半个王庆还不止,说来真是令人难以置信。

    就是这回李助费尽千辛万苦,要为他的师弟添砖加瓦,直将王庆弃下的家业捞了大半,可这次带到月坨岛的人马,也才不过才五、六万人而已。

    眼下被牛庚这么一刺激,大伙对梁山泊又有了不同的认识。次日辞行之后,大伙还对昨天的经历犹有余味,一路上滔滔不绝说个不停。

    殊不知,这才是他们的开胃小菜而已,一路下去的正餐还有真番郡的带方县,含资县,等参观完这两县,真番郡才算看完了。接下来他们还将坐船前往的临屯郡的蚕台县、东暆县,不而县。直等这些地方都转了个遍,他们才会转道6路进入安东都护府的核心所在:汉城府。

    反正,不让这些头领彻底眼花缭乱,屁股颠出茧来,这趟旅途就不算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