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书包网 > 历史小说 > 水浒求生记 > 章节目录 第六九四章 对话才是解决纠纷的最好方法

章节目录 第六九四章 对话才是解决纠纷的最好方法

 热门推荐:
    “不对劲,晁盖身后的那个书生有蹊跷!”

    此刻,不光方腊看出些端倪来,陈箍桶也在下面小声提醒着霍成富。霍成富被他一说,顿时紧张起来:“甚么蹊跷?遮莫是刺客?”

    “刺客倒不至于,但他绝不是吴用!你看,此人语调声声盖过晁盖,如果他真是吴用,绝不敢如此僭越!我观此人颐指气使,举手投足中透着一股久居人上之气势,晁盖虽看似领头之人,实乃幌子,这书生才是这四人之中真正核心!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此人应该就是……梁山王伦!”陈箍桶最终下了断语。

    霍成富大吃一惊,差点跳将起来,只不过今日发生的咋呼事多了去了,倒是并没有显出他来。霍成富暗道此事重大,生平头一回质疑起陈箍桶来:“你缘何恁地肯定?”

    都明白了,不由勃然大怒道:

    “邓元觉好歹有私恩在身,倒也罢了。伍应星这厮为何装聋作哑?他眼里还有没有教主!”

    “兄长,现在不是理会这两人之时,不能因小失大,耽误了大事!长话短说,你去通知教主,我去外面看看!”梁山王伦都能混进来,刚才还牛气哄哄的杜微只怕是凶多吉少。

    不过说来也怪,陈箍桶居然给他的顶头上司派起差事来,霍成富竟然也没觉得有甚么反常,反而十分默契的点了点头,两人正要各自行事时,却见霍成富又折回来,一把拉住陈箍桶道:

    “外面的弟兄你不熟悉。他们也不识得你。我俩换换,教主知你名号!”

    在这种关键时刻,陈箍桶也没有纠结,当即和霍成富对换了,便往台上摸去,哪知就要靠近时,却被几条大汉拦住,陈箍桶急忙自报身份并说明来意,其中一人见说,脸色大变。急忙上前走至方肥身边,低声耳语起来,方肥见说,目光不由在陈箍桶身上直转。

    就在这时,一直沉吟不语的方腊,突然极其隐秘的对台下某人使了个眼色,随即一条大汉跳将出来,气势汹汹的指着台上吴用道:

    “大胆酸儒!居然敢对圣公不敬,看我贺从龙来教教你如何收拾你那烂舌头!”

    好戏来了。底下群豪正说怎么方腊被人一点面子都不留的顶了回去,居然半晌没有动作,莫非真被唬住?这时有人跳出来,众人才觉正常。毕竟江湖上的事,谈不拢便打,这才是既定套路。

    “主人翁讲话,哪里来的狗吠?”

    晁盖一听。哪里还忍得住?怒而起身,将座下椅子往后一踢,撞到后面柱子上解体散掉。

    方腊丝毫没有动怒。此时反而愈发能肯定这“吴用”十有八九是王伦了,不然刚才和晁盖争锋相对时,他都没发火。此时刚对“吴用”试探几句,他就不能忍了,若说此人不是王伦,试问世上还有谁能叫晁盖如此维护?

    是王伦就对了,如果能叫这厮在群雄面前丢一回脸,再当众揭穿他的身份,这梁山的面子是折定了。是以方腊只是面带微笑的看了等候指示的贺从龙一眼,后者旋即会意,气势汹汹的逼近吴用。

    杨八桶和方七佛早看晁盖一伙人不爽了,一见贺从龙出马,都是抱胸等着看晁盖的笑话。这位教友虽然入教不久,但其一身本事,就连几位护教法王都不敢轻视。想那区区四明山,能有甚么高手,和龙王爷比宝?

    对方不收狗链的举动,让晁盖看出方腊的意图来,只见他挺身而出,要亲自教训此人一番,哪知吴用突然起身,只轻轻望了晁盖一眼,盛怒中的后者竟然戛然而止,直把里外群雄看得目瞪口呆,都在心里暗想道:“这梁山从上到下还真是书生做主啊,区区一个吴用,竟也有恁般大的威势!”

    众人正要看这书生如何应对之时,只听他回首对最后一个仪表堂堂的大汉道:“听说这人也是个教头出身,只是没见过甚么世面,不如让他看看甚么才是真教头!”

    那相貌堂堂的汉子面呈喜意,闻言不是对敌,而是躬身对吴用作揖,吴用笑了笑,把手一摆,这汉如得圣旨,意气风发的转过身去,正好拦住了贺从龙的去路,贺从龙要在教主并教众面前表现一番,仰头冷笑道:“白脸汉不如找个好丈人,快活下半辈子!这江湖上的事,你当是好耍的!”

    “好不好耍,耍耍便知!”

    对方没有动兵刃,这大汉也没取刀,而是顺势摆了个起手式,贺从龙见状一愣,失声道:“太祖长拳!?你是禁军里的人?”

    “你耳朵莫不是聋了?不

    然怎教你识得何为真教头?”那大汉可不是甚么善人,当场做了个挑衅的手势,把贺从龙激得大怒,大喝一声,扑了上来,两人顿时厮打成一团。

    乍一接手,三五回合,双方都试探到对手的分量,贺从龙怒气减退,惊意忽起,暗道“老爷点子不济,今日莫不是遇上林冲了?”

    他虽心知肚明遇上了生平劲敌,只可惜在众人面前夸下海口,不敢有丝毫怠慢,你来我往中,渐渐已过三十回合。

    这场好打,直叫在场无数会家子看得如痴如醉,贺从龙明显不是半瓢水,观其招式精妙,拳拳生风,可在此人面前完全占不上半分便宜,更有高手已经看出来了,那汉虽然长得比贺从龙斯文,力道竟还在他之上。联想到梁山多有前禁军军官落草,纷纷在下面猜测此人身份。

    两人越往后,贺从龙越吃亏,无论是比气力,比招式,他都不是眼前这人对手,更有一个致命弱点,那就是他明显败不起。可这里是明教的主场,胜是应该,败是大辱。一想到战败的后果,贺从龙不由双眼充血,直换了一种不要命的打法。

    他的失态,直叫明教两大使者面露惊异神色,四明山晁盖以下,明明只有李忠、薛永、白胜这些凑数的货,这厮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四明山下暗哨繁多,也没接到有从梁山过来人马的消息啊!难道是在江南就地招揽的?这又更不可能,江南有这样的硬点子,明教会不知道?

    就在两人摸不着头脑之际,忽听闷哼一声,贺从龙已经叫对方打倒在地。哪知这白脸教头不是林冲、王进这样低调有涵养的人,在打翻对手之后,居然还不收手,上前骑在他的身上,左一拳右一拳的往贺从龙脸上招呼,可怜这位南国教师,脸上犹如开了杂酱铺子一般,血点四溅,看得台下群雄不由心悸。

    杨八桶、方七佛实在看不下去了,两人对视一眼,都往贺从龙处抢来,晁盖见状大喝一声:“怎么?输不起了?”

    两人闻言一愣,旋即把头一低,丝毫没有停步的意思,群雄见状都是摇头,看来明教这亏吃大了,也不顾甚么江湖规矩了。吴用咳嗽一声,道:“胜负已分,留他一条性命!”

    那白脸大汉这才罢手,往旁边吐了口唾沫,旋即从死狗一般的贺从龙身上起来,只见他身前、双手上皆是殷红的血迹,配合此人俊朗的外表来看,有种极不协调的反差感。

    收拾残局的杨八桶和方七佛赶到贺从龙处,一见他这副惨绝人寰的模样,这两人血涌上头,竟往罢手那白脸汉处逼去。那白脸汉正要借机表现,哪里惧怕这两个野人?一边不紧不慢的擦着手上血迹,一边睥睨逼来两人,那意思明摆着是你两个联手,老子照打不误!

    说实话,因为某些原因,晁盖对同来这人是打心眼里是瞧不起的。但这月余接触下来,此人不但位置摆得极正,在山寨里很是积极配合自己,眼下又痛殴方腊大将,心中对他的看法渐渐有了些改变。眼见此时明教要两人围攻他一人,不由同仇敌忾,上前与这白脸汉并肩而立。

    “方十三,你今天非要争个赢?”吴用忽然目视方腊,不再留情面。

    “王伦,你乔装进来,别以为我明教都是瞎的!”

    方腊自打混得有头有脸后,还有谁敢当面叫他“十三”?闻言也是动了气。“天与不取,必受其咎!今天你自己送上门来,合该给我,给江南绿林一个说法!”

    “你找我要说法?”

    王伦忽然大笑了起来,此时反而坐下。将贺从龙打得满地找牙的丘岳见寨主亮明了身份,和晁盖对视一眼,两人也不争一时之长短,一左一右立在王伦身旁,加上王伦身后的焦挺,只四个人,已经震得满场的江南群雄连大气都不敢出,只是惊恐的望着这两个在南北绿林中最有权势的人。

    常言道:“神仙打架,凡人遭殃”,王伦只带着三个人单刀赴会,还生生折了方腊的面子,可谓牛气至极了!可他们有没有想过,方腊要是执意找回场子,凭这一城的明教教徒,王伦如何走得脱?到时候王伦有个三长两短,梁山上的人还不疯了?一战而毙朝廷十万军马的山头,报复起来,谁经受得他住?

    “君子动口不动手,打打杀杀的有违绿林中的和气啊,还请圣……方教主三思啊!”

    群雄之中不知谁起了头,只见附和声瞬间淹没了堂上杀气。谁曾想,这些刀口上舔血的汉子,无一不谴责武力至上论,纷纷表示对话才是解决纠纷的最好方法。(未完待续……)r10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