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书包网 > 历史小说 > 水浒求生记 > 章节目录 第六六五章 兵心向背(二)

章节目录 第六六五章 兵心向背(二)

 热门推荐:
    “王首领,眼看气氛都这般热烈了,还要我们几个老家伙干甚么?说甚么都是画蛇添足!”

    身为十节度之首的王焕在营寨中转了一圈,心中生出无限感慨,当下不由叹了口气,神色间尽显老态。

    “几位老将军切莫要妄自菲薄,请你们出面绝非画蛇添足……”王伦原本准备再说句“锦上添花”的,但看到这几位脸上挂着说不尽的落寞,也知趣的不再言语。

    “诉苦”这种行之有效的办法,绝对不是他首创,而是王伦站在巨人肩膀上,借鉴过来的宝贵经验。历史上大规模运用这种方法是在解放战争时期,对于许多刮民党强行拉来从军的壮丁,可谓起到了洗心革面的功效。

    许多原本眼神空洞的木偶,最终变成一个个有灵魂的战士,在随后的解放战场,以及抗美援朝战场,发挥了极大的作用。让挟二战之威的白头鹰最终不得不乖乖低头,便是明证。

    但是前后相隔差不多近千年的时间,情况肯定有不尽相同的地方,比如大宋禁军虽然也拉壮丁,但毕竟不占主流,这里更多的是自愿以当兵为终身职业的职业军人(或不反感,又或不当兵就没了谋生去处),如何让他们与身后那个腐败不堪的王朝决裂,这是摆在王伦面前的首要难题。

    针对目前这种状况,王伦对这个方法有所微调,但其精髓仍然保留。而且就目前的情况看,反响十分之热烈,反倒是这些让大宋朝廷背上沉重财政包袱的“冗兵”,看来其对朝廷也是满腹苦水。

    要以此为戒啊!

    如果那么一天到来,这么大一个国家,未来梁山泊无论如何不能再施行单一募兵制了,自己给自己背上一个沉重包袱不说,下面人还不买账,反而处处落不到好!

    王伦的构想是,将来在保证一定数量的精锐职业军人为军队骨骼的同时,血肉还是需要义务兵在填充,而这个义务兵,必出自百亩小康之家,反正历代一直困扰着朝廷的土地问题,在视野无可比拟的王伦面前,已经不是问题。

    想着想着就想远了,当王伦回过神来时,只见身边几个野战营的头领已经和几位老将聊开了,几人脸上都带着少见的笑意,毕竟,他们还指着从野战营升格为野战军呢!既然哥哥巧手解开了这些俘虏心头枷锁,那么具体到个人,也就是尖子问题上,这些原带队的将领最有发言权了。

    不光是王焕,其他几位老将看上去谈性都不怎么高涨,反倒是丘岳、周昂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一点也不敢卖关子,开口便道:“那谁谁谁,武举出身,受尽排挤,但一身本事,没得说!现在他在某某军第几指挥任……”

    负责降兵事宜的朱武,此时更像个局外人,轻松惬意的朝王伦靠拢。原本他以为这个骨头没准要啃上三两个月,没想到寨主轻轻点拨几句,就把这十多万俘虏全部发动起来了,瞬间成沸腾状态,朱武发自内心的承认,这个点子真是妙啊!

    在望向王伦的那一瞬间,他心中浮现出一个词来:“五体投地!”这种境

    界和本事,永远是他这个小寨头领无法企及的。

    “哥哥,看样子弟兄们都等不及了,怕是恨不得今日就把人挑走!”

    “早落袋早安心!既然把他们都请来了,就从今天开始扩编吧!”王伦一句话,瞬间叫场面安静下来,几乎在同时,立刻就有几个性急的头领已经振臂高呼了。从王伦发下话来的这一刻起,他们才算是真正名副其实的都统制了,而此时此刻,即便放在遥远的未来,任时间冲刷,也绝对值得回味。

    王伦觉得没有必要再回聚义厅郑重其事的开个扩军会议,正好此时各军的正将都在此间,便直截了当道:“今日扩编,不代表‘诉苦’就此结束。各位头领回去以后,休整半月,半月内不必进行军事训练,继续将‘诉苦’深入下去。同时从即日起,各军指挥使、副指挥使一级,每晚戌时上讲武堂听讲!”

    朱武见说,在一旁笑着补充道:“这个是由哥哥来主讲,内容是如何锻造出一支有灵魂的军队,没有特殊情况不得缺席!”

    梁山上的老头领都听过王伦这类讲课,自然不会惊讶,唯独几个新加入的头领不由议论纷纷,光是听到这个题目就足够他们惊讶了,旧时练兵只让士兵们懂得令行禁止就行了,从来不敢启迪其智,为甚么梁山泊却反其道而行之,几人在心底暗暗拿定主意,晚上说甚么也要去听听。

    “从即日起,马军十营、步军十营,并守备军诸战营,升格为军。各军下辖战兵十营,辅兵五营,定额七千五百人!好了,就不打搅诸位选兵了,预祝大家都找到心仪的兵员!”

    如今的梁山军面临的战场环境渐渐多样起来,不像从前长途跋涉前去荆湖救人,可以一路从百姓手上采办军需。要说后来奔袭开京城,也属于短线作战,毕竟登陆地到开京城的距离,只有区区几十里,但从现在开始,梁山已经要开始为长途奔袭打好基础了。这就需要组建专门的辎重营了,才能保障大军将来的行动通畅。好在梁山每每攻破城池,绝对不会漏过每座城池里的车辆牲畜,此时组建辅兵营的基础,也有了。

    在场都是带兵的人精,听到王伦把辎重兵从战营摘了出来,组成专门的编制,便猜到了王伦的用心,各人心中均感鼓舞。毕竟梁山有哪个头领,还怕仗打大了?

    王伦说完,抱拳朝大家致意,大伙都是大笑还礼,王伦摆了摆手,和朱武走到一边,他知道自己在场,弟兄们放不开手脚。

    果然王伦前脚一走,后脚王焕、张开等老将们,包括已经答应落草的李从吉顿时成了香饽饽,被这些后辈们热情的邀请声所淹没。无人问津的丘岳和周昂两个实在没趣,两人对视一眼,同时把献功的目标放在淡定的林冲、徐宁两位旧识身上。

    “史教师!”

    和丘岳、周昂一般,基本不怎么受梁山头领们欢迎的史文恭,此时有些尴尬的站在众头领当中,忽然听得王伦一声招呼,史文恭心中一凛,连忙小跑过去,哪知王伦头当头就给他泼了一盆冷水:“你们军暂时只选两营战兵,其他再议!”r1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