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书包网 > 历史小说 > 水浒求生记 > 章节目录 第三一三章 浪子麒麟归梁山

章节目录 第三一三章 浪子麒麟归梁山

 热门推荐:
    见刘唐几句话把场面弄僵,许贯忠眉头微皱,望着这个鬓边生有朱砂记的汉子道:“为着卢员外的事情,梁山泊上万人马千里迢迢赶到大名,两边死伤何止千百人!这位兄弟,现下三方人马都在此处,此事原委,终究如何,还请告知!”

    刘唐闻言一怔,望着王伦道:“哥哥,真是如此?梁山上的弟兄伤亡不小?”

    王伦缓缓的点了点头,对刘唐道:“这是我山寨新拜的军师,姓许,名贯忠!”

    刘唐见说,心中一禀,能被王伦哥哥拜为军师者,一定是了不起的人物,只见他忙朝许贯忠抱拳行礼,许贯忠点头回应,示意他把事情原委当面说出来,刘唐是个直肠子,在王伦面前也不愿隐瞒甚么,直言道:

    “都怪宋江那厮,前不久连着拉了李应、朱仝、雷横几个头领上山,吴军师怕他们在山寨里拉帮结派威胁到晁盖哥哥,便想拉员外入伙制衡一下!只是吴军师虽有奇思妙想,却时常顾头不顾腚!这次无论是将员外请出大名府,还是放归李固,都是恰到好处,唯独接应员外时,出了要命的差错!狗贼梁中书只顾把员外囚在牢中,我怕李固要来加害员外,实在等不及了,就跟那神行太保吵了一架,我独自来劫营,哪知遇上这哥俩,武艺倒是不错,把我拖住,最后便陷在牢里!还好遇上王伦哥哥前来搭救,不然小弟这条性命,却又送了!”

    卢俊义好容易忍耐着性子听完,气得浑身发颤,激愤万分道:“宋江威胁晁盖,干我甚事!?要你们使这般毒计害我?”

    刘唐憨憨笑道:“员外这般的好汉,老死于田园之中岂不糟蹋了!我们兄弟仰慕员外为人,所以……”

    “呸!”这回就连燕青也忍不住了,指着刘唐大骂道:“你这厮们若仰慕谁,谁便该着家破人亡。与你等做打手走狗!?”要不是看着此人喊王伦一声哥哥,燕青直恨不得上前跟他厮并。

    刘唐是个典型的绿林中人,看问题的方式有些极端:即只论远近亲疏,忽略是非黑白。只要对晁盖哥哥有利的便是好事,对晁盖哥哥不利的便是坏事。此时卢俊义和燕青相续出声怒斥,作为当事人的他却一点也不动怒,憨笑道:“两位骂够了,便请随小弟上二龙山,到时候我叫吴军师亲自给二位赔罪!”

    燕青气极反笑,对着刘唐道:“就是杀了我时。也绝不踏入二龙山半步!”

    “谁敢杀你?要杀就杀上二龙山。取那吴用的性命!”卢俊义沉声道。

    刘唐还没反应过来。却听许贯忠道:“刘头领,眼见双方已成死仇,员外就是此时假意跟你回去,将来发作起来。山寨里谁能遮拦得住?你那吴军师还要不要性命了?”

    刘唐一怔,失惊道:“这……”

    眼前骂战的双方,一边是友邻,一边是看重的人才,王伦不欲搀和太深,把简单的事情弄得复杂了,一锤定音道:“刘唐兄弟,你回去跟吴用说,就说我说的。日后不得再打员外主意!晁天王那里,我会与你一封书信细说此事!将来若是宋江胆敢反水,你叫吴用只管来找我,我自理会这人!”

    刘唐闻言,寻思道:“王伦哥哥发句话。晁保正也是要听的,何况自己?况且这大名府是他打下来的,卢俊义也是他救的,包括自己都是他救下的,再说下去,就是没脸了!”

    想到这里,只见他朝卢俊义拜了一拜,道:“实是小寨仰慕心切,并无歹意,此番既得王伦哥哥发话,小弟不敢再相强,还望员外勿怪!”

    卢俊义冷哼一声,不肯理会他,刘唐不知是生性粗豪,还是心理素质极好,一点都不动怒,反而对王伦笑道:“哥哥,小弟看上两个人才,想邀请回山寨,辅佐晁天王,还望哥哥高抬贵手!”

    王伦见他这个时候还能有这般心思,真是对他佩服得五体投地,哭笑不得道:“你看上了谁?大刀闻达还是天王李成?”

    刘唐大笑,道:“借哥哥金口玉言,若是捉到这两个货时,一定要交给小弟带走!不过小弟现在要的,却不是他们!”说完一双眼珠子直在蔡福、蔡庆两兄弟身上晃悠。

    蔡福此时精神高度紧张,生怕一个不慎便丢了性命,见刘唐朝自己憋来,心中纳闷,暗道:“这人倒是奇怪,不怪自己兄弟带人捉他,反而要请自己俩兄弟上山!?”

    蔡福正想时,蔡庆忽然叫道:“王伦哥哥,小弟兄弟俩个愿上梁

    山!”今晚的事情一泄露,他哥俩在大名府怕是混不下去了,此时求一良民的身份也不可得,唯有落草一条道能够走了。既然落草,在蔡庆看来,怎么也该选个最强的,将来也好有个出路。

    王伦闻言,望了一眼抱着投机心理的蔡庆,轻描淡写道:“梁山泊不适合二位!”

    “你说上梁山便上梁山,把我那梁山泊当成甚么地了!”随着王伦的表态,焦挺已是在一旁骂开了,说完还不解气,嘴巴里不停嘟哝着,许贯忠离他最近,细细一听,只听他说的是:“污吏也敢要上梁山?真是嘴巴不牢,心中无数!一粒老鼠屎,坏我一锅粥!”

    蔡福闻言心都凉了,自己堂堂大名府的管牢节级,在北京城里多大的威势,此时要落草偏强人还不收,说出去还有甚么脸面!?忽然这时有个天籁之音响起,顿叫他觉得自己脸面又圆回来了:“你兄弟两个好本事,尽抵得住我手上这条朴刀,王伦哥哥方才答应了我,怎好再收你们?还是同我上二龙山去罢!”

    王伦闻言,觉得刘唐有时候还是很会说话的,至少立马叫这两人纳头就拜了,刘唐替晁盖收了蔡福、蔡庆这对兄弟,心中十分高兴,忽然想起自己还有好些个弟兄就被关在牢中,开口便问蔡福这些人去向,蔡福刚投二龙山,自然要有所表现,当下小心翼翼的跟王伦请示,王伦派了两个亲兵领着他们,免得引起误会,刘唐过来告辞道:“王伦哥哥,大恩不言谢,小弟先去了!”

    “晚一些等安神医随大队入城,我再叫人去唤你,你身上的伤势去他那里瞧瞧,放心些!”王伦对刘唐还是很有好感的,虽然此人有时“一根筋”,但比起圆滑老练的蔡福来,要真实得多。

    送走刘唐,王伦和许贯忠对视一眼,两人都是好笑的摇了摇头,此时见卢俊义犹自不平,王伦上前,和他并排坐下,家常一般道:“常言道:‘金要火炼,人要钱试!’似李固这等人,留在身边迟早是祸害,只顾为此伤神,甚为不值!现在即便能一切重来,员外怕也过不了从前的生活了!”

    “我为何过不了从前生活?”见传说中的绿林匪首,便如邻家小哥一般,坐在自己旁边,卢俊义有些恍惚,仿佛此时自己不是在深牢大狱之中,而是茶余饭后的无边闲聊。而他此时的心情,也变得平静起来。

    “假若你情愿重来,此时必然不会动怒!若是心中已经平静,何必还要重来?直接去面对便是了!员外听在下一句劝,有时候坏事也是好事,起码能让你看清楚身边的人,此时能有小乙哥不离不弃在员外身边,不知多少年修来的兄弟情分,员外为何放着该珍惜的不珍惜,抓着该放下的不放下?”王伦叹道。

    卢俊义闻言怔了半晌,忽然暴起道:“李固狗贼,当年几近冻死街头,是我把他救活,又把家产托付与他,哪知他一得机会,便欲陷我于死地方为快,我今番岂能饶他!”也不知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卢俊义和王伦有了默契,即便骂得再凶再狠,两人却都片言不提贾氏。

    “自取其祸,罪有应得!”王伦没有替李固和贾氏开脱的意思,他只是劝卢俊义要看开些,那两个一个陷主,一个陷夫,已经是自己走上了绝路。

    “小乙,是我……是我当日错怪了你!”卢俊义想起当日在城外,一脚踢翻燕青的情景,眼中滴下两滴泪水。

    卢俊义何等英雄的人物,甚么时候低过头?燕青作为他的心腹人,哪里不了解卢俊义的秉性,当即拜下道:“主人,小乙若不是你,只怕早已不在这个世上了。既然命都是主人的,就是给主人说两句,又有甚么关系?”

    燕青这番话,说得王伦和许贯忠感叹不已,卢俊义眼中噙着泪,上前扶起燕青,燕青忽然转向王伦拜倒,道:“王伦哥哥,小人和主人此番遇此大难,幸得哥哥顾念江湖义字,千里来援,小人和主人从前若有甚么得罪的地方,还望哥哥海涵!此番我和主人无处容身,求上梁山,还请哥哥收录!”

    卢俊义此时跟王伦一番长谈,郁郁之感减轻许多,当下也不再钻牛角尖了,只见他面怀愧意对燕青道:“从今往后,你我不是主仆,只论兄弟!”

    不待燕青推辞,只见卢俊义对王伦拜倒,斩钉截铁道:“卢某厚颜,求寨主收录小弟兄弟二人,愿为帐下一小卒,心满意足矣!”

    推荐老乡的一本新书,爱看玄幻异界的好汉可以去看看:《军火悍匪在异界》书号:3173750r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