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书包网 > 历史小说 > 水浒求生记 > 章节目录 第一六五章 一波三折

章节目录 第一六五章 一波三折

 热门推荐:
    就在入云龙公孙胜心悸不已之时,这边晁、宋之争已见分晓。

    刘唐看到形势突变,又见宋江死命不肯接寨主之位,心中欢喜,上前朝晁盖拜倒:“便请哥哥就位!”

    宋江见状,意味深长的朝刘唐报之一笑,随即回头对晁盖道:“哥哥莫要执拗,便从了兄弟们的心愿,自此作成一家人,岂不是好?”

    花荣心知宋江今夜无论如何是不会接受晁盖好意的,也上前道:“请晁天王就位!”

    公孙胜摇了摇头,也上前拱手劝慰晁盖,不想这时一直默然无语的王道人也是起身,说出一番话来:“晁盖哥哥名满江湖,此处又是哥哥根基所在,便莫要再为难宋江哥哥,如此遂了宋江哥哥一番心意,将来也能传作美谈!”

    宋江闻言,笑容可掬的朝王道人拱了拱手,王道人微微颔首,随即退到一边,不再开口。

    这时文仲容和崔野对视一眼,都上前道:“哥哥若是只顾推来让去,却不冷了兄弟们的肚肠?我两个不才,愿誓死追随哥哥!”

    见前面这么多人都表态了,就连谨小慎微的白胜也是出言附和,韩伯龙纳闷的望了宋江一眼,旋即和李忠、周通也是上前相劝,清风山众人见大势已去,没奈何都上前参拜了,那孔明孔亮愤愤望了花荣和王道人一眼,两人眼神中,饱含一种煮熟了的鸭子却叫它飞掉一般的不甘之意。

    晁盖受了众人一拜,随即开言,要请宋江坐第二把交椅。有了先前让寨主的一幕,文仲容和崔野到了此时也作声不得,都是站在一边默默不语。只是此时宋江还要再让,却见那王道人又道:“宋江哥哥名震江湖,晁盖哥哥也是极为钦慕的!如今哥哥不坐第二位,这满厅豪杰,谁敢列名于哥哥之上?便依了天王,莫叫大家为难!”

    刘唐见晁盖仍坐了头一把交椅,心中已定,这时也来劝宋江,他倒是不顾忌原本第二把交椅上的公孙胜。毕竟大家都是生死之交,这位道兄也不是个爱名利的性子,是以边劝宋江便回头拿眼神催促公孙胜,公孙胜迟疑了片刻,叹了口气,道:“宋江哥哥既然不肯为首,便请屈居第二,日后好一力辅佐晁盖哥哥,便如王道兄所言,日后也好在这江湖上留下一段美谈来!”

    宋江见这二龙山元老中最有分量的三人都开了口,而临时加盟且实力雄厚的文仲容、崔野也不再反对,当下这才应承下来,坐了第二把交椅。

    旋即大家推举了原本山寨的副手公孙胜坐了第三把交椅,因花荣人品出众,武艺又冠绝山寨,大家都服他坐了第四位。文仲容和崔野实力不俗,麾下的抱犊山士卒又是兵强马壮,分别排在第五、第六位,元老刘唐排在第七位,这前七人之位大家都无异议。

    只是议到第八位时,渐渐大家有了分歧,晁盖提议燕顺坐此交椅,考虑到他毕竟也曾是一寨之主,排名太后不太好看。而韩伯龙此时心中郁郁难平,干脆憋着气低头不语,宋江瞧见他这番模样,朝燕顺使了个眼色,随即力挺韩伯龙。韩伯龙见晁盖只顾提名他人,本来就无比失落,在这个时候忽闻宋江的温言软语,心头不知有多感激。此时燕顺得了宋江眼色,自表无意与韩伯龙相争,故而最后还是在宋江一路力挺下,叫韩伯龙坐了第八位。

    燕顺则是顺延到了第九位,原本的桃花山主李忠坐了第十位,不死不活的王矮虎排到第十一,王道人因为亮相不凡,三两招便掀翻了韩伯龙,又因善会察言观色,得了宋江看重,此人不算宋江嫡系人马,只是和晁盖一起在半路遇上的,故而宋江光明正大的提名他坐了第十二位,之后一顺排开:郑天寿第十三位,周通第十四位,孔明第十五位,白胜第十六位,孔亮第十七位。

    自此,一共是十七位头领在二龙山上打家劫舍。

    大事议定,晁盖兴高采烈的吩咐下去,叫伙房大摆酒宴,给新上山的头领接风洗尘。虽然过程曲折了些,但是好歹现在山寨也有近两千兵马,头领也有十七员,比起当初落草时才四个人强过许多,救命恩人此时也上了山,怎不叫他欢喜异常,在席间频频敬酒,好算叫气氛热闹了些。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众人正吃得口滑,哪知此时忽听一声脆响,原来是宋江将酒杯遗落在地,摔了个粉碎,晁盖笑道:“贤弟酒量大不如昔了!”

    却见此时宋江两眼含泪,执住晁盖手道:“兄长,先前一直处于危

    难之中,倒还无甚,只是此时安定下来,方才发觉此番小弟有灭顶之灾也!”

    晁盖一听正了正颜色,忙问他何故,只听宋江催泪道:“小弟得罪了那梁山上大头领王伦,我那老父并胞弟就在他的脚边,怕不随时都有性命之忧?”

    刘唐见说劝道:“押司莫惊!我王伦哥哥岂是那般拿人家小出气之人?你且想想,他那水泊四周七八上十个县城,恁多作恶多端的人叫他处置了,可曾闻他动过这些人家小的?押司喝多了,来,吃菜吃菜!”

    晁盖闻言点点头,接言道:“贤弟放心,王头领不是这般人!明日愚兄给他写封信解释一番,想你两位都是大有名望之人,还是化干戈为玉帛的好!”

    却见宋江拉着晁盖手道:“兄长不知,就是王伦大人大量,他身边那个李逵却是个莽夫,若是小弟叫他惦记上了,却不是陷了我一家老小的性命?!”

    晁盖闻言一愣,寻思道:“这李逵却是个蛮汉,自己还真拿不准他的性子!”当下望着愁眉苦脸的宋江道:“贤弟勿急!我这便叫刘唐兄弟下山接太公上山来!”

    宋江闻言拜下道:“任谁去,我那老父绝不会上山!兄长若怜惜我一家老小性命时,只叫小弟一人去,三五日便可归来!”宋江说完,只是要走,想他好不容易传出个孝义黑三郎的美名,先前在清风山上于义一节上很是受挫,如今怎能在孝字上叫人闲话?等不得过夜,便要下山。

    晁盖见劝不下宋江,只好撇了酒席,亲自送他出寨,还好这一年来因为梁山泊的势力,这济州、郓州两地治安极好,也无蟊贼敢拦路打劫,倒是叫他对宋江的安全放下心来。

    宋江便在三重关前和众人告别了,孔明孔亮两个要跟他同去,都叫宋江拦下,怕人多引出不必要的麻烦来。

    话说这孝义黑三郎骑在马上,一路披星戴月,担惊受怕,整整赶了两日路程,终于在天黑之前赶到本乡村口的张社长酒店里,略歇了歇,便奔归家,一进庄门,便撞着宋太公,那太公大惊,连忙将庄门关上,责怪道:“我儿,恁般糊涂,此时急匆匆回来作甚!”

    宋江把自己经历有删有减的与老父说了,那太公惊得半晌无语,宋江此时不敢劝他,只打算等天明他气消了时再劝,当下劝老父睡了,又和兄弟宋清聊些家常,宋清叹道:“哥哥你回来作甚,如今县里已不比从前,朱都头被差到东京公干去了,雷都头也不在县里,如今是两个姓赵的掌管一班衙役,这两个和哥哥素来不对付,还是早走为妙!”

    宋江听了,作声不得,直吩咐兄弟去收拾家当,明日一早劝了老父上二龙山去,自己一路劳顿,先回房睡了。

    哪知睡到半夜,忽闻外面一阵鸡鸣犬吠之声,宋江惊醒,大叫一声“苦也”,却见两个汉子抢进屋来,望着宋江笑道:“押司多日不见,可想得小人们紧!”

    宋江叹了口气,心中却也不怕,在这郓城县里就算没有朱仝雷横两个兄弟照应,还有知县甚是爱他,只要留有一口气在,却不怕没人来救自己,当下好言劝慰了父亲和弟弟,体体面面的跟着这两个去了县里。

    那知县时文彬甚爱宋江,闻得他的消息,连夜将他提到暗室。当下两人见面,都是唏嘘不已,那时文彬叹道:“你走便走,怎地又折回来了?那公文上通报的大闹清风寨的宋三可是你?”

    宋江见时文彬似是还念他往日的好处,又兼有恃无恐,便也不瞒他,只把事情说了出来,那知县愣了半晌,忽道:“你是个明白人,聚啸有甚前途?从前是有十节度叫朝廷招安之事,但是那是二十多年前先皇时的旧事,为了收养精兵图复燕云,只是当今朝廷……”说到这里,时文彬叹了口气,幽幽道:“官家却哪里顾得上招安于你?”

    宋江一听,如醍醐灌顶,急得泪流满面,那知县不忍,叹道:“也罢!如此倒也是好事,你的罪过大半都推到唐牛儿身上,我便将你发配到江州,你且忍耐,想我恩师见今在吏部为官,许我期满之后调到江南东路为官,到时候等我过去了,再图计较!想那高俅不也是配军出身?至于大闹青州的宋三,本官没见过他!”

    宋江大喜,一拜到底,感激涕零道:“多蒙恩官容情!家父不日必有厚礼送上!”

    县令叹了口气,并未接言,宋江忽然想到一事,忙道:“还请恩官速判,若要叫我山上兄弟闻得消息时,怕是不妙!”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