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书包网 > 历史小说 > 唐朝小官人 >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八十二章:奉陪到底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八十二章:奉陪到底

 热门推荐:
    <dv ss="k"></dv><dv ss="d250f"><sr>ds_d_x();</sr></dv>

    <dv ss="k2"></dv><dv ss="d250r"><sr>ds_d2_x();</sr></dv>    小说软件已经开发完毕,请大家访问..网站底部就可下载安装安卓以及苹果的

    秦少游一时有傻眼了。

    游戏……

    你把我的酒楼都砸了,只是游戏?

    他看着这妖治的美男子,脸色变了。

    欺人太甚!

    “怎么,秦都尉好像很不高兴?”张易之笑吟吟地看着他,他显然很享受这种感觉,似他这样的人,通过某种变态的手段得到了更多的权利和更高的地位,为的不就是享受这种将人踩在脚下的快感吗?

    其实他未必就是针对秦少游,因为在他眼里,绝大多数人不过是蝼蚁而已,他已经玩腻了宫廷中的游戏,所以才对现在这种事乐此不疲。

    比如说他现在,他就能感受到秦少游的愤恨,可是他同样也欣赏秦少游这种明明怒不可遏,可是当着自己的面,却是作声不得的‘丑态’,这样……很有意思呢。

    秦少游抬眸,深吸一口气,张易之的身份,他是知道的,这个人莫说是他,便是自己的头上司高阳郡王武崇训也不敢轻易招惹,他只得道“张六郎的游戏,某并不觉得有多少意思。”

    张易之莞尔一笑,道“哦……”他似乎是在沉吟,最后却是道“小时候,我从书里读来一个故事,说的是一个商贾,名叫吕不韦,他虽已是富甲天下,可是呢,他并不甘心如此,于是乎,他便看中了秦国的质子,散尽家财,通过无数的手段,终于助此人登上了秦王之位……自此之后,这吕不韦便成了秦国的相国,权倾天下。”

    “那时候,咱就在想,他吕不韦虽非王侯,可也已有诺大的家业,有一辈子享不尽的荣华富贵,可是为何偏偏要冒这样大的风险去做那样的事,为的,难道只是一个秦国国相?真是奇哉怪也。秦都尉。你能明白吗?”

    秦少游只是冷冷地看着他,不予理会。

    张易之叹口气,接着道“从前咱无论如何都不明白,可是现在。咱却是明白了,荣华富贵固然是紧要,可是人最痛快的,只怕未必就是这些身外之物,人生在世。要的就是一言而断,是举手投足便能定人的生死。就比如现在,咱坐在这里,把这儿砸了,可这又如何?这王法可管得到咱的头上?不,河南府不敢管,刑部也不敢过问,至于洛阳县,哈……”

    说到这里,张易之嘲弄地笑了笑。才继续道“即便有几个不开眼的御史,他们看不过眼,要弹劾了咱,可这又如何,他们也只能动动嘴皮子罢了。咱还是咱,依旧还可坦然坐于此,至于秦都尉,你身为县公,忝为都尉,在这洛阳城里。也算是那么一个小小的人物,可是呢,这又如何?吕不韦从商贾成了相国之后,他便可如鱼得水。想要侵谁的门就侵谁的门,想要谁好看,就要谁好看。无论这个人是不是县公,还是个都尉,咱打了他,他还得乖乖匍匐在咱的脚下。给咱赔罪,咱砸了他的店,他还得乖乖地说个不是。”

    “人哪,不都是如此吗?秦都尉想必听了这话必定要不高兴了,不高兴就不高兴吧,因为……咱是吕不韦,而你呢,却是那些阿猫阿狗,这就足够了。这个游戏,无论你喜欢不喜欢,都得乖乖地陪着咱玩下去,因为……咱喜欢。”

    “秦都尉,你说是不是呢?”

    张易之看着秦少游,那目光咄咄逼人,身子微微前倾,他虽是面首,可是长久的养尊处优,也有一番威严,有教人不寒而栗的气势。

    秦少游叹口气,道“张六郎喜欢,那某还有什么说的,只不过你我同朝为官……”

    张易之狞然一笑,直接打断秦少游道“官有尊卑大小,同朝为官是没错,可是秦都尉自以为可以和咱相比吗?咱说过喜欢玩这游戏,秦都尉就得奉陪着,你懂了吗?”

    他拍了拍手,大叫道“来人,继续砸,把这里砸个稀巴烂,不但如此,这儿的伙计和贱民人等,也一并给咱拿下了,咱才刚来兴头呢,恰好正主来了,这敢情是天助我也,恰好让秦都尉坐在这里,给咱助助兴!”

    他一声令下,随扈们顿时又亢奋起来,一片狼藉的酒楼顿时又是一阵鸡飞狗跳。

    站在一旁的王洪也是眉开眼笑,忍不住掺和“六郎,秦都尉从前可是鼎鼎了不起的,他还自诩自己是什么忠臣义士,差没把奴揍了,他是文武双全的人才,立有战功,将孟津经营得也好,实是我大周朝不可多得的良驹,他来陪六郎玩,真是珠联璧合啊。”

    秦少游其实在看到王洪的那一刻,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果然那件事的后遗症来了,不过他倒也并不急,酒楼被砸了,固然是令人心痛的事,可是现在也顾不得这个了。

    他只是看着张易之,猛地,他突然笑了。

    “哈哈……”

    张易之见他笑得如沐春风,眼眸微微一愕,他固然只是在玩,可是秦少游理当配合他,做出一副如丧考妣的样子,偏生这个家伙居然笑起来,这就让人觉得很没意思了,他自认为自己踹了一条狗,那狗呜嗷的叫一叫,惊惶不安,他才开心,才享受踹狗的乐趣,可是这狗却是纹丝不动,反而就让人兴致阑珊了。

    张易之忍不住道“秦都尉,何故发笑?”

    秦少游抿了抿嘴,依旧还是忍俊不禁,道“张六郎真有意思,既然你这么喜欢玩游戏,我作为下官,岂敢不奉陪,那么我们就玩吧。”

    张易之听罢,随之呵呵笑起来,心说这个秦少游,倒是当真能屈能伸。

    却不料这个时候,秦少游却道“不过既然要玩,自然要玩得尽兴一些,六郎,小心了!”

    心字落下,却见秦少游豁然而起,猛地抄起案牍上的一个碗碟,便直接朝张易之的头上扣去。

    哐啷。

    碗碟正中张易之的天灵盖,应声碎裂,无数的汤汁顺着他的脑袋流下来,与这汤汁混杂一起的……是殷红的血……

    张易之仍是直楞楞地看着秦少游,显然还未来得及反应。

    等到泊泊的鲜血自头滴淌下来,甚至直接滑落至他的眼帘,他才感到头像是炸开一样,疼得整个头皮都在发麻。

    谁也不曾料到会有这样的状况。

    那些个随扈吓了一跳,纷纷要围拢上来。

    却见秦少游猛地脸色一拉,却是直接将腰间的佩刀抽出,而后狠狠地拍在了案牍上,他大喝一声“瞎了你们的狗眼,清平世界,天子脚下,朗朗乾坤,居然敢在这里胡作非为,竟还有人妄称自己是朝廷命官,自称自己是吕不韦,吕不韦乃是天子仲父,尔等谁敢做太祖无上孝明高皇帝!”

    这所谓太祖无上孝明高皇帝,乃是当今天子给自己的父亲武士彟追封的谥号,秦少游不小心就把这位仁兄给代入了进来。

    他看向几个要行凶的随扈,狠狠地把手搭在案牍上的刀上,冷笑着道“怎么,我乃驸马都尉,孟津县公,尔等几个区区的蟊贼,想要如何?一群白身,是谁给你们这样大的胆子,居然敢在此造次,我今日斩下你们的狗头,亦绝不会戴罪,尔等信吗?”

    秦少游这么一句棒喝,却是把随扈们吓住了,他们只是狗腿子而已,跟着张易之吃香喝辣、欺男霸女是习惯了,可是撞到秦少游这样的人,他们还真未必敢动真格的。

    王洪见状,哎呀一声,转身就要跑。

    可是这时,秦少游的目光却是扫过他的面目,呵斥道“王洪,这个时候,你还想跑吗?”

    王洪顿时吓得魂不附体,他可没张易之的胆魄,于是顿时腿脚像是被钉了钉子一样,不敢动弹了。可他看张易之依旧是呆坐在原地,禁不住有些发急,张易之是自己请来的,现在闹到这个境地,真不知该如何收场,于是他只得勉强深吸口气,道“秦少游……你……你好大的胆子,你可知道你打的人是谁?他………他乃司卫少卿,是……是陛下的幸臣。”

    幸臣二字,带着一丝暧昧。

    秦少游却是笑了,不以为然地道“是吗?我可从未听说过当今陛下有什么幸臣!”

    “你……”

    秦少游又正色道“况且即便是幸臣,那又如何?国有国法而已,这位张六郎不是说了要玩游戏吗?他既是要做吕不韦,那么我便少不得要奉陪到底了。”他学着方才张易之的口吻继续道“这游戏既然已经开始,就不是谁想不玩就不玩的,因为无论你们喜欢不喜欢,可是我秦少游喜欢,既然开始了,想要收场,可就没有这样容易了。”

    他目光深沉地转向张易之,一字一句地道“张六郎,你说是不是呢?”

    …………………………………………………………………………………………………………………………………………………………………………

    又更了一章,还是顺便求票儿吧,老虎写书也不容易呢,希望大家能理解哈!(未完待续。)x211

    (本书采集来源网站..,最新章节请移步;;,章节清晰、无弹窗、更新速度快)

    </d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