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书包网 > 乡村小说 > 按摩女孩:一个人在东莞 > 章节目录 调第27章 调调职

章节目录 调第27章 调调职

 热门推荐:
    阿敏请假终于回来上班了,至于她与那名男工的结果如何,我不便去问,反正她回来就好。阿敏一回来,我就不需要加班,老杨就没有机会过来给我站岗,为摆脱了老杨暗暗高兴。

    老杨开始变软,他要我帮他一个忙,将以前吵架时候说的话调整过来,他的家离镇上并不远,只有半个小时的路程。我鼻子里“哼”了一声:“好的!我要是看到小芳,我跟她说说。”

    我才不会说呢,我为什么要说?再说老杨怎么可能追得到小芳,小芳怎么可能看得上他?如果小芳思想那么简单,她不可能从发廊回到工厂,开始认真的学习。

    老杨几乎每天都向我打听结果,问我跟小芳说过了没有,我只能骗老杨:“说了很多次,每次见到都跟她重复一次,你要是不信可以自已去问?”

    我赌老杨不敢去问,她要是敢问就不会来求我,这时小芳刚从医务室回来,手里拿了一些药,可能是感冒了,扭头看到老杨和我站在一起恰巧,径自走了过来问:“聊什么呢?”

    我笑了笑开始离开,但小芳突然正色起”

    “找个适合你的人。”我开始玩味着这句话:“并不是每个人都适合你,就象找工作一样,什么样的工作和岗位都想去试一试,你的能力和条件够吗?如果不够,还是找个适合你的工作,好好地挣点钱吧。”

    老杨听到小芳的话后,脸上红一阵白一阵,他悻悻地离开,我看得出他的脸上露出怨恨之色,我暗暗得意:“你死了这条心吧,有多少滚多远。”

    但老杨却认为我在中间作梗,他开始传播我的谣言,说他在办公室看到我跟小芳抱在一起,要不是他看到阻止,那后果非常不堪。他这样一传播,吓得我都不敢跟小芳说话,我明白谣言真的可以杀人。老杨将我当作他的仇人,而且不跟我讲话,在路上见到我也不打如呼。

    小芳还会经常来我的办公室,还在问什么时候可以调入。一边是小芳的追问,一边是老杨的仇视,我得想个办法解决这个问题,小芳绝不能调到我的部门,如果她不想在原来的部门,我可以帮她换个地方。

    一天趁小芳找阿敏的时候,我叫住了她:“小芳,我同你谈件事。”

    小芳高兴地跑过来问道:“是关于调职的事?”

    我笑道:“你真聪明,一下子就被你猜中?”

    小芳几乎跳起来:“真的!什么时候?”

    看到小芳高兴的样子,我有点不忍心,故意停顿一会慢慢说道:“我帮你调到一个好部门,但不是我们这儿。”

    小芳噘着嘴道:“除了你这里,我哪儿也去,我宁愿待在绣花房。”

    我假装叹了一口气,开始语重心长地道:“绣花房有什么好待的,噪音那么大,不如去生产,那儿机会多,可以学的东西也多。”

    小芳摇头道:“我就是觉得这里最好,又安静,工作又轻松。”

    我假装生气道:“跟你说一个真实的例子,阿敏只比毛姑娘晚来两年,但现在阿敏还是文员,毛姑娘已经是主管,你在我这里再做十年还是个文员,但到生产就不同,过不了几年你已经是个经理。”

    看到小芳有点被我说动,我趁热打铁:“你有很大优点,这是生产管理最大的优势,因为你会吵架,只要你去生产部,用不了两年,咱们就是平级。”

    小芳有点不信,她嘟哝道:“吵架也是优势?竟然有这么好的事?”

    我大笑了起来:“我们厂管理最大的特点,就是要会吵架,如果你吵不过别人,你就得不到重用。你想想,当问题发生的时候,第一件事就是要态度端正,承认错误;然后马上找别的部门的问题,哪怕你的错占到90%,别人只有10%,咬住他不放,那么你就赢了。”

    小芳一听表示惊奇:“怎么可能自已错的多,最终还能赢?”

    我开始压低声音,神秘地告诉她:“这太简单了,先主动承认错误,自已没有做好,下次一定改;然后找别人的问题,说别人不配合,或者别人没有发现,如果他们发现了问题所在,就不会导致这个结果。”

    小芳瞪大了眼睛看着我,我发现她还没有理解,接着说道:“承认错识是态度问题,说明你这人有担当,敢承担责任;至于做的不好是能力问题,老板认为是别人没有帮你。如果你一口咬定自已没有错,那你就没救了,用不了多久就会被换掉。”

    我又费了很大的口舌,小芳终于被我说动,我长叹一口气,其实有的事我不便说出来。第一小芳不在我的身边,交往就要自由的多,至少老杨看不到;其次之前老板也看好她,但我又不能直接跟她说,说不定她真的直接找老板,那样就削足适履,要想同老板直接接触,至少得是个主管级。

    从员工到主管得她自已努力,至于她怎么努力,得自已想办法。

    去哪个部门好呢?我想起一楼通道边的查验部门,当年我刚进厂的时候,最外边的一个女员工每次看到我时,就睁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一动不动地看着我,让我激动了好几天。

    我当时以为她喜欢我,或者看上我哪一点,有时为了让她多看几次,我绕道都要从那里过。后来问了一下黄书记,他暧昧地笑了笑低声道:“她对每个路过的管理人员,都用这种眼神看。”

    不过她的努力得到了回报,终于有一天打动了写字楼一个跟单员。现在她不仅结婚,而且的职位也不低。

    路啊路,有时候要自已走,有时候要别人引,我总不能将那个女工采取盯人方法告诉她吧,或者收发工约林童诗吃饭的方法告诉她,方法要她自已想,“悟”出来才能成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