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书包网 > 乡村小说 > 按摩女孩:一个人在东莞 > 章节目录 第26不章 不肯相相见

章节目录 第26不章 不肯相相见

 热门推荐:
    离开了小兰、离开了发廊,我独自在人海里徜徉。

    天色已经变黑,华灯已经辉煌,小镇的夜开始流光溢彩。大街两边的橱窗里,各种姿势的模特穿着时髦的服饰,散布着流行的时尚,诱惑着行人的眼球,大小的餐馆早已是宾客满座,一派熙熙攘攘的景象。

    我抬头看着天空,天空一片朦胧,无云的夜晚因为尘埃的缘故,看不见一颗星星。小丽现在哪里?虽然她不肯出来,但我知道她就在我附近,这在这个镇,说不定就隐身在我住的地方不远。

    今天跟她在一起的男人,跟上次山水农庄的男人是同一人,我现在才想起来;那么之前一哥所讲的事情十有八九是真的,如果他是家私厂的老板,应该也能找得到,说不定我多次从那家厂门口经过,只是当时没有注意。

    我走着走着突然想起一件事,刚才我没有问小兰关于小芳的事。我停下脚步,犹豫着是否再回去找一下小兰,小芳的事情她知道多少?或许她一点都知道,虽然是生活在同一个地方,又是一起来的姐妹。我想了半天还是决定回去问问,于是转身往回走。

    还没有走到发廊,就发现小兰匆匆地提着一包东西,从发廊的后门往外走,正想喊她一声,突然改变主意,准备偷偷地跟在后面,看她是不是也藏着什么秘密。

    每个人都有秘密,小兰肯定也不例外。小兰的秘密是不是也不可告人?是不是也隐藏得很深,深得永远看不清底细?她匆匆地在前面走着,我匆匆地在后面跟着,因为人流较多,她并没有注意后面跟着的我。

    离开熙熙攘攘的人群,转入一个小巷,这个小巷有很多装修简单的小旅馆,房价特别便宜。当她来到一个店铺的门口时,前后左右观望着,嘴里不停地叨:“奇怪!说好了在这里见面,怎么人突然不见了。”

    小兰要见的人是谁?难道是他约好的男人?或者是其他的什么客人?我想吓她一下,悄悄走近她的身边,拍了拍她的肩膀:“喂!我在这里!”

    她吓了一跳,回头见是我大叫了一声:“你怎么在这里?偷偷摸摸地象个贼一样?”

    见她吃惊的样子我很高兴:“我发现了你的秘密,原来你也有秘密,你想见的人是谁?快说来听听?”

    小兰并没出声我想象中的惊喜,也没有出现我想象中的紧张,她的脸色突然一沉:“你这样做不好,我不喜欢你这样!”

    我觉得奇怪,小兰现在怎么啦?难道我想窥探她的秘密引起她的不满,于是问道:“你等的人在哪?怎么不见人?”

    小兰走上前推着我:“你快回去,不要在这里出现;你站在这里,她肯定躲起来不肯现身。”

    “她不肯现身,那个她是谁?”我疑惑地看着小兰。

    “你什么都不要管?什么都不要问?求求你快点回去。”我顿时明白,她一定是过来找小丽,或者小丽约她到这里见面,刚才小丽应该是看到我跟在后面,现在躲了起来,不肯出来相见。

    既然小丽不肯见我,或者说开始躲着我,我再站在这里也没有意思,于是告诉小兰:“我没有其他意思,只是看她现在怎么样?”

    此时的小兰好象变了一个人,严厉地告诉我:“她现在怎么样,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你不要自作多情,总是缠着她。”

    听了小兰的话后,我心中不是晡叮骸笆前。∥腋陕镆看她?她是我什么人?她过得怎么样又关我什么事?”我悻悻地开始转身准备往回走。这时小兰缓和了语气,叹了口气道:“不要怪我!只是她现在不想让你看到她的样子,你明白吗?”

    “明白了!”我头也不回地答道:“看到又怎么样?不看到又怎么样?”

    我刚走出小巷,迎面撞上一个人,这人不是别人,正是林童诗。今天是星期天,林童诗竟然没有回家,或者说回家了又偷偷赶了过来,绝没有什么好事情。他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前面到处张望的小兰,不怀好意地笑道:“你一直找的人是她吗?看起来不怎么样,怎么还搞不惦?”

    听到林童诗的话后,我也哈哈大笑起来:“早就搞惦,三天就搞惦,简单的狠,哪用那么费劲。”

    在林童诗面前我不能露怯,更不能显示出无能,我一定要在他面前显示出厉害,事实是怎样没人清楚,反正吹牛不用上税。我开始怀疑林童诗一直在吹牛,事实远远不是他说出来的那样。

    发现我转身的时候,林童诗也跟着转身,他好象总是在遮挡着什么,我不由得暗自好笑,今晚他一定带来一个新目标,于是我假装有事,挥手跟他告别。

    我没走几步,一闪身跳到单车道,悄悄地绕过去,看到他将头凑近一个女孩子面前,低声地说着什么。那个女孩我认识,是一个收发工,准备提拔为指导工。摸样差的要死,而且脾气暴燥。林童诗竟然胃口大开,什么样的菜都想吃一口,我开始“呵呵”起来,

    我突然对林童诗鄙视起来,我还以为他有多了不起,总是在我们面前瞎吹,原来是利用手中的职权,来引诱别人,上勾的就提升,不上勾就压着不升。

    这样的人就是一个垃圾,我原以为女孩子看他长得帅无私奉献,原来是威逼利诱。这样的一个人,以前我还把他当师傅一样崇拜,今天看到了真相,从此以后对他也不用客气。如果以后他敢踩我,我绝不会放过他,他落下的把柄一大堆。随便拿出来一个,就会让他脱一层皮。

    他现在又负责一个新车间,就是防皱处理车间,开始招男工,每进来一个人,他都要收两千块好处费,别以为我不知道。我们厂车间很少招男工,但新车间例外,外面的人一听到消息,挤破头想进来,那么人事部门和用人部门就有油水可捞。

    离开林童诗以后,特别是看清了他的真相以后,我的心情好的很多,我不再为小丽麻烦,也不再为小兰操心,现在只有小芳在我身边,准备与他的距离拉得远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