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书包网 > 乡村小说 > 按摩女孩:一个人在东莞 > 章节目录 第25章 2疑惑

章节目录 第25章 2疑惑

 热门推荐:
    小丽并没有离开这座城市,甚至没有离开这个镇,那么小兰之前说她去了深圳,显然是说谎。她并没有跟我说实话,小兰为什么要骗我?我带着疑问,又来到了那家发廊。

    星期天的下午,客人并不多,发廊里的女孩三三两两站在门外,看着穿流不息的车流,以及来来往往的行人,她们有的围在一起打闹着,有的吃着雪糕或零食。当我来到的时候,她们一起看着我,露出疑惑的表情,只有小兰面露惊喜的神色,我走到她面前,朝她偏了偏头,示意她上钟,她高兴坏了,急忙走进发廊,将19号牌从白板上拿到下面,然后领着我上楼。

    小兰的心情很好,走起路来一蹦一跳,象花丛中的蝴蝶,寻觅着可口的花蕊,她带着我接连进了几间房,都说不是很卫生,最终选择一间远离马路靠窗的单间。然后站在门口,做出了请的姿势。我笑着走了进去,说了声:“谢谢。”

    进了房间后,小兰的情绪还是非常高涨,她给我倒了一杯水,当她送给我的时候,塑料杯倾斜了一下,杯里的水洒掉了很多,将洁白的床单打湿。她手忙脚乱地用手拍打着床单,水早就渗到下面,湿湿的一片。她的手因为激动都有点发抖,我笑道:“瞧把你紧张的,难道没见过帅哥?”

    小兰语无论次地道:“帅哥天天见,但喜欢的帅哥却不常见。”

    我打趣道:“不会是蟋蟀的蟀吧?”

    她笑道:“其实真的是蟋蟀的蟀,只是我不好意思说。”

    我笑道:“你总得给我留一点自尊,让我自我感觉好一点,下次不要这么直白。”

    小兰笑道:“这可不怪我,是你自已说出来的,与我没关系。”

    我看得出,小兰对我有好感,如果在以前,我会趁热打铁,很快会将她收入囊中,然后很快将她遗忘。但现在不知为什么,我的心境得到升华,不忍心随便伤害一个人,特别是小兰这样善良的女孩。

    我觉得小兰是个善良的人,这是我的直觉,虽然只点过她一次钟,是小丽离开后,为了向她打听小丽的下落。

    小兰的相貌并不是很特出,她只是个普通的女孩。这世上越是普通的人,生活反而很幸福,因为她们常常没有非份之想,想他们能想的人,做他们能做的事,吃他们能吃的饭,睡他们能睡的觉,总而言之就是有自知之明,或者说可以随遇而安,不将自已弄得很痛苦。

    待我躺下后,小兰并没有按摩,而是坐在床沿边陪着我说话。她看着我嘻嘻地笑道:“你好久没有过来,今天怎么想到来这里?难道又有什么新的相好?”

    我随口胡诌道:“想你了。”

    小兰拍的一巴掌打在我的大腿上,连说:“你好坏。”

    我刚想说男人不坏,女人不爱,突然看到小兰的脸上出现了红晕,这可是不好的信号,如果一个女孩怔怔地看着你,或者偷偷地瞄着你,当你一回头时,她的脸突然变红,这是一种信号,表示她喜欢你,或者说她在暗恋你。

    有的男人就会利用别人的喜欢,而去伤害她。所以,当我看到小兰的脸开始变红时,我立刻收口道:“我看到小丽了,刚才在街上。”

    小兰露出了惊讶的表情,然后自语道:“她不是说在深圳吗?”

    看到出小兰也不知道小丽的事情,那么小丽在这里发生的一切,她也不知道,小丽也没有跟她说实话,于是我说道:“可能是刚从深圳过来,还没过来看你们吧。”

    小兰不满地嘟哝着:“来了都不过来看我们,还说是好姐呢。”

    我不想破坏她们姐之间的感情,于是开解道:“可能有什么急事吧,办完了肯定会过来找你。”

    小兰问:“她见到你也没说话吗?”

    我随口编道:“当时我坐在公交车上,看到她提着一包东西,正在街上走。喊了她一声,可能没有听到,等我到站后下车,再回头去找她时,已经找不到,不知道她去哪了。”

    我正娓娓地说着,小兰的话明显的减少,然后一声不响地给我按摩,她低着头默默地捶打着我的小腿,我突然发现,小兰的睫毛很长,眼睛虽然不大,但也不是很小,但很明亮。过了很久才道:“我正奇怪今天你为什么会来这里,原来又是来向我打听小丽的消息。”

    小兰说完后,脸色开始变暗,一脸不高兴地离开房间,在外面呆了一会后,又重新回到房间,然后拉过一个小木凳,坐在上面给我按摩,有一搭没一搭地捶着我的小腿。对于小兰表情的变化,我看在心里,但我不知说什么好,只好保持沉默。然后闭上眼睛,开始装睡。

    其实我根本没有睡着,也不可能睡着,只是用装睡这种方式来表达自已,表达什么呢?我说不清楚,难道是表达我对小兰服务态度的不满,还是表达对小兰面部表情的变化表示无视?

    这时我的鼻子开始痒痒起来,其实我知道是小兰用东西在探我的鼻孔。我拼命的忍着,但终于忍不住,还是扑哧一声笑起来。我没法再装睡,只得坐起来。

    小兰笑道:“你再睡,看我不痒死你?”

    我只能投降,说道:“刚才你为什么不开心?”

    小兰一脸的无辜样子:“没有啊?我怎么会不开心,哪敢不开心,你们是客人,我服务态度不好,你们会投诉,然后我会被扣钱,所以呀,对你们这些大爷,心里再不高兴,再不开心,也不能在脸上表露出来。不然我吃不了会兜着走。”

    我不再理会小兰带刺的话语,于是找些开心的话题同她聊起来,不知不觉天开始变黑,于是告辞她准备回去。

    临别的时候,小兰脚下一滑差点摔倒,我急忙将她一把抱住,趁她的嘴还没凑过来的时候,吻了一下她的额头,然后挥挥手,不带走一片衣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