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书包网 > 乡村小说 > 按摩女孩:一个人在东莞 > 章节目录 第24章 医4章院

章节目录 第24章 医4章院

 热门推荐:
    到了医院的时候,小丽精神状态已经好了很多,不再象刚才一样紧张,也不再是刚才一样愤怒。不过她的脸色还是非常苍白,虽然额头还残留着血迹。刚才我用纸巾帮她擦了脸上的血迹,发现她脸上除了抓痕外,并没有很深的伤口,我“吁”了一口气。还好,没有破相,我在心里暗暗想着。

    如果一个处在青春期的少女,突然发现自已一向引以为傲的脸,有一天突然失去,这样的打击,应该没有几个人可以承受得了;好在那个肥胖女人,只是扯她的衣服,并没有过多地抓她的脸,这多多少少该有点庆幸。

    我搀扶着她的手臂,一瘸一拐勉强的可以走路。到了急症室,看病的人非常多,我帮她挂了号,然后扶她坐在一边等。因为是星期天,没有普通门诊和急诊之分,大家都在一个地方看病。

    小丽穿着我的衣服,越发显得俏丽,女孩子有时候穿起男装来,有另一种特别的美。我正胡思乱想着,这时一个人喊了我一声:“王总,你也在这里?”

    王总是别人对我的戏称,连叶董现在都这样叫我。我听到叫声后吃了一惊,抬头一看,原我立刻假装很痛苦的样子,捂着肚子道:“是的,昨天可能吃了不干净的东西,肚子一点都不舒服。”

    他关切地问道:“没什么大事吧?”

    我嗯了一声:“没什么事,只是一直拉肚子,过来开点药。”

    他跟我说了一会话,然后看了一眼我旁边的小丽,小丽早将头扭到一边,装着不认识我的样子,眼睛看出窗外。我的下属同我聊了一会后,带着他的儿子离开了医院。

    小丽见我的熟人走了以后,扭头看了我一眼,似乎在说:“你挺会装。”我发现休息了一会后,小丽的脸色不再苍白,开始红润起来,她清了清喉咙,正准备说话,这里医生在喊我们的号码,于是我扶着她走进病房。

    经过医生检查以后,进行简单的包扎,然后告诉我们说没什么大碍,只是皮外伤,休养几日就没事。

    这是一家规格不大的医院,严格说起来只是一个诊所,那些具有行医资格的人凑在一起,或有本事挂靠在一家大医院的名下,冠冕堂皇的行起医来,医生大都来自全国各地,也有请几个退休的老医师装点门面,实际上是个人承包下来的,所以收费特别贵。

    但开药的时候,却看人开方,遇到穿着体面的,多开一点;民工摸样的首先问你带了多少钱,如果你如实回答,那你回去的路费都没有。你说只有三百,那至少开四百块的药,而且平常的一些感冒发烧的小病,本就医不死人,多开一些无足轻重的药,权当补品。所以看病也要长着心思,不然也有上当受骗的时候。

    我扶着小丽到医院走廊边的在长椅上休息,告诉她只是皮外伤,没什么事,休养几日就会好的。她轻轻的哼了一声,表示知道了,然后不再说话。看着小丽此刻的光景,我的内心很沉痛,当初小丽的离别,难道是跟了刚才的那个肥胖男人,被他养了起来?

    这个只是我的猜想,因为有的事不方便问,问了她也未必肯说,特别是现在这个时候。小丽是怎么认识那个肥胖的男人,难道在发廊就开始认识?我极力地回忆,每次我在下面等她的时候,同她一起下来的男人的模样,但一时想不出所有然来,只好作罢。

    看着小丽的脸色好转了很多,我让她一个人暂时坐在那儿,不要到处乱跑,我准备去交钱拿药,不过她说什么都不肯一个人留在这儿,要跟我一起去交钱,我拗不过她,只好答应她一起去。

    小丽试着从椅子上站起来,我正准备上前扶着她,她却推开了我扶她的手,说可以自已走,不用我扶。我担心地问:“行吗?”

    她说:“没事的,我已没事了,谢谢你今天帮我,浪费你这么多时间。”

    我说:“干吗那么见外,我们又不是第一天认识,帮你,是我应该做的。”

    她说:“我不想让你看笑话,你明白吗?”

    我说:“你想多了,真的想多了,即使是个陌生人,我也会帮的,何况是你?”

    她“哦”了一声,终于缓和了语气,不再象刚才那样的逞强,叹了一口气道:“今天的事不要跟任何讲。”

    我点了点头表示明白,然后问她:“行吗?”

    她小声地说:“只是还有点痛,不过不碍事的。”

    我安慰道:“回去后多注意休息。”

    “我会的,你放心好了。”她说:“只是难为你了。”

    “没什么,不过谁在你身边照顾你呢?”我关切的问。

    这样一边说着,很快就到了交钱的窗口,等交完钱取完药后,正准备离开。这时我的电话响了,因为里面人多,而且嘈杂,听不清楚讲话的内容,我将药交到小丽的手中,告诉她稍等一会,我接个电话再回来。

    我走到院子里接电话,因为是多年不见老朋友,聊的时间稍微长了点,也就十来分钟吧,等我回来时,已不见小丽的踪影。

    我追到医院的门外,门外嘈杂声一片,大街上车来车往,只是没有多少行人,哪里有小丽的踪迹?我又回到了医院,上上下下又找了一遍,还是没有小丽的身影,我站在医院门口又等了一会,猜测小丽是不是去了洗手间,但等来等去,一直等到差不多一个小时,还是不见她人出来。

    我确信小丽真的走了,没有跟我打声招呼就独自走了,我有点帐然,也有点失落,更有点茫然。难道这就是我认识的小丽?这就是当初第一次看到她时,怯懦样子的小丽?看样子我对她还了解得不够深也不够透,不知道她到底是哪一类人。

    当确定小丽独自离开医院的时候,帐然地离开,为小丽的不辞而别感到不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