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书包网 > 乡村小说 > 按摩女孩:一个人在东莞 > 章节目录 第23章 街头一幕

章节目录 第23章 街头一幕

 热门推荐:
    有时候距离太近反而不好,人与人之间还得有点距离;小芳现在离我很近,但被老杨盯上,没有以前那样有种距离美。如果没有老杨过来纠缠,这个星期天我一定带小芳出去玩,不象现在一个人呆在房间。

    天气越来越热,到了该穿短袖衣服的时候,去年的衣服不知放在哪,我在凌乱的房内翻了很久,也找不到我去年爱穿的那件衣服。不找了,出去买件新的,我气急败坏的想。一般来说,只要是附近店铺里有的用品,我都会就近采购,因为我对逛商场没有兴趣,不象有的人,把逛商场作为一种享受,我万分的佩服。因为对我来说,一逛商惩累。

    今天是星期天,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不如逛逛商场吧。一个人逛商场,只有我这类孤单的人具备条件,也许到了镇中心遇到其它什么事,随时可能改变主意。

    在某镇繁华的地方,不过是中心市场,除了有几家大型的商场外,还有一条精品街,其中上了档次的商品应有尽有,所以我先真奔主题,去服装品牌店看看,买几件短袖衣服,然后再决定下一步行动。

    用不了多久,就就买够了我要采购的东西,看看时间还早,不如再逛逛吧。在一家精品店里,见到了一个打扮入时的女孩,依偎在一个大腹便便的男人身边,其态甚是亲昵,象情意绵绵热恋中的男女,不时地发出快乐的笑声。

    那个男人戴着墨镜,还戴着精致的窄边遮阳帽;女孩也戴着镶边遮阳帽,似乎准备从事户外活动。那个男人有时为了挑选着什么东西争执,有时为了哄那个女孩开心,一个劲地委曲求全。呵呵,虽然是老夫少妻,别人也看得出她们很幸福。

    而那个女孩的装扮,让我不敢正视,暴露的服装透出夏天火热的嘲,让人想入非非,裸露的双肩悬着略具透明感的清凉色两根细肩带,大小不一的彩色珠珠摇曳在手腕上,纤细的手臂象藕节般的鲜嫩。

    夏天,是女人的春天。漂亮的女孩和女士,可以展露一下自己曼妙的身材和秀一下五颜六色的服装,女孩以及女士们的时尚,装点展现着生活的丰姿,听说在春天里品花,饱赏大自然的恩赐;而在夏天里品女人,感受生活中的乐趣。

    女人们裙子里的曲线扭动出夏日里的另一类风景,夏日夜晚的灯光混和着女人身上的脂粉,柔和的夜色与粉红的香唇,裙衩里的什物,衬在白晰的肌肤上鲜艳的令人垂涎,对于大多数的女孩,夏季都是她们的最爱。热爱夏季,所以笑容特别灿烂,装扮分外鲜艳,与这季节里明亮的天气、翻飞的蝴蝶、挑逗的晚风融合得格外对味。

    出了这家店不久,我漫无目的地闲逛着,一个人生活在外地,生活实在是无聊的很,除了上班,好象没有什么事可做。

    正在这时,后面传来了打闹声,我循着声音看去,原来是一个中年妇女,正抓着那个女孩的头发,撕打了起来。没错,就是刚才那个女孩。只见那个中年妇女一边狠狠地煽女孩耳光,一边撕扯着她的衣服,一边满口狐狸精、妖妇不停的骂,而刚才那个男人,却一言不发地站在一边。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叫好的人也不在少数,也许得到众人的鼓励,那个女人变本加励的撕打着,而对于弱小的女孩来说,哪里是人家的对手,早就躺在地上痛哭不已,她的衣服已被撕破,上身光溜溜地没有遮挡物,一览无遗地展现在大家的面前。

    那个女孩拼命地用双手挡在胸前,但那个肥胖女人却扯开她的手,揪着她的头发大叫道:“你不是不怕丑吗?抢人家的老公,现在让大家看看,你的身上有什么不同的东西?不也是个女人吗?来!大家快来看这个狐狸精,剥光皮是什么样子。”而围观的人群却越来越多,不断地叫好。

    突然,我感觉到了心悸,内心有点抽搐,虽然我极力否认,但眼前的事实让我惊讶。我认了出来,就是小丽。在店里的时候,因为打扮太过时髦,没怎么仔细看,但现在的撕打的嘲,剥去了外表的尊贵,回复了初见时的容颜。

    我的心随着落下的捶打声而疼痛,而女人对打的场面确实难以赏心悦目,我快步叫来了巡警,驱散了众人,那个男人趁人不注意的时候已经溜走,而那个中年女人此时不见了自已的老公,已放下小丽,大呼小叫的追了过去。

    看了躺在地上呻吟的小丽,我心痛地走了过去,我扶起她,止住她流出的的鼻血,取出一件新买的衣服盖在她的身上;我的心在流血,似乎要流泪,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我不停在问自已。

    “严重吗?”她使劲的摇头,说没事,推开我的手,想站起来,但她受的伤太重,无法站起来,于是不管如何,我还是叫了部车,将她送到医院。

    在车上,我替小丽整理一下散乱的头发,并将新买的衣服帮她穿上,疼痛使她不停的流着泪水,我轻轻的擦干了她脸上的血,面色苍白的她一言不发,目光呆呆地看着窗外,似乎想了很远很远。

    我一刻不停的注视着她,似乎感受到她内心的变化;但紧抿的双唇,看得出她是一坚强而又倔强的女孩,经过这一次打击,也许她会放手,整理自已走过的路,理出生活的头绪,捷径并不是每一个都行得通。但另一种方式,如果仇恨的种子在心里萌芽,她会选择报复。

    其实这样的事本没有对错,过去了就让它过去,我不知道小丽幼年的生长环境,如果承受了太多的苦和累,那么她的将来会生活的苦恼当中,而第一个伤害她的人,她不会轻易的放过,由此延伸,男人也就让她伤透了心。我想,如果时间允许,我得好好开解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