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书包网 > 乡村小说 > 按摩女孩:一个人在东莞 > 章节目录 第22章 不死心的老杨

章节目录 第22章 不死心的老杨

 热门推荐:
    这种香水味跟小丽所用的牌子不同,她象幽谷兰花般飘逸着一股清香幽幽,袭入我的肺腑,令我神清气爽。

    我喜欢兰花,因为兰花清新淡然,虽无粉饰,但优雅高贵;有时低调内敛,不求奢华,以绮丽香泽的姿态幽幽地独自吐露芬芳。

    我闻到这种兰花香味,从小芳发梢散发出来的香水味,这种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香水味,当时我的手一颤,惊骇地看了她一眼,她似乎知道我发现了什么,只是小声道:“快教我吧,我会做好的。”

    可我已经无法再教,我的心海已经波涛汹涌,浊浪滔天。我将健盘一推走出办会室,然后来到公司里的花园。

    是的,她就是那个发廊的18号,她现在的名字叫小芳,她已经来到我的身边,而且在我身边呆了很久。

    此时的小芳,已经与刚来时不同,她开始变了,开始接受礼节的熏陶,变得开始懂礼貌,而且工作很认真,也很努力,完全与发郎里的她不同。每个人的心中都魔鬼和天使的一面,在发廊的时候她显示魔鬼的一面,很放荡毫不顾忌。

    而现在展现出来的是天使的一面,她的性恪虽然还是那么直爽,她开始懂得溶入社会的角色,也许若干年后,她可以自豪地跟家人宣布:“我成功了,虽然我只有初中学历。”小芳已经报名参加成人大专学习,过不了几年,她的人生完全不同。

    小芳离开发廊来到了工厂,开始站在枯躁的流水线,这难道不是很大的改变?我站在花园里,被风轻轻一吹,头脑开始清醒,小芳开始改变自已,用努力和认真改变自已,但小丽呢?小丽会怎样改变自已?她现在在哪里?

    我慢慢往回走,站在办公室门口,并没有进去,透过玻璃门看着小芳还在努力地学习。小芳开始新的生活,不管她承不承认以前的经历,如果她不说,我就当作永久的秘密。我知道,这里是她的新生活,过去的一页已经翻开,这里进行的是她崭新的生活。

    我一定会向她承诺,她的以前我绝不提起,直到永远。

    这时小芳抬头看见我,笑着说道:“进来吧,很多地方不会做,快过来教我。”我抑制住自已激动的心情,走到她身后,将双手插在口袋里,远远的站着,避免闻到她的香水味。一闻到她的香水味,我就受不了,这可是办公室,开不得玩笑。

    我的办公室比较独立,但还是离厂房门口较近,旁边就是客人的查货台,虽然是晚上还是人来人往,要是被别人看到我的不轨表现,那是特大新闻。

    我强忍着兴奋开始耐心的教她,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我还得接受兴奋的折磨,一只手拿着鼠标划来划去,另一只手必须放在口袋里,这样反应不会太明显。

    这样教下去太累了,必须得想个办法解决,我正想告诉小芳今天不教了,不如出去吃个霄夜时。抬头一看,老杨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玻璃门外,满脸疑惑地看着我。

    “这个死老杨,这么晚了也不回去,竟然象个特务似的盯梢。”我心中怒骂着。不过我马上冷静下来,老杨这家伙是不是一直站在那里?难道他整个晚上都站在门口,我庆幸今晚没有什么异常的举动,不然这个家伙会不会找我拼命?

    老杨这时胆子突然壮起来,他推开玻璃门气冲冲走进来,没有往日的谦卑,语气不善地问我:“这么晚你们在这里干什么?”

    我横了他一眼:“干什么都不关你事,给我出去!”

    老杨的脸突然红起来,结结巴巴地对小芳道:“你不要跟他在一起,他会骗你!他专门骗漂亮的女孩子。”

    被老杨这样一说,我心理很不舒服,于是冷笑道:“你不是也想骗,只不过人家不想睬你,家里盖着个破房子,就不是准备骗女孩子。你家的房子盖在山疙瘩,要骗到还要下点功夫,不然谁愿意去?大家都在骗,何必五十步笑百步。”

    这时老杨的脖子都红了起来:“我骗也是骗一个老婆回家,你骗什么?”

    吵架老杨不是我对手,我在这家厂练就的最大本领就是吵架,于是我快速地答道:“我骗两个回家,骗也比你多骗一个。”

    “可你已经骗了林妹妹。”老杨开始造谣。

    “还差一个。”我也不想辟谣。

    眼看老杨越吵越激动,这时小芳出手了:“别吵了,我回去了。”

    小芳一回去,老杨立马宗,感情老杨是想吵架给小芳看,说明他不是不能说话,只是不敢说话。如果今晚老杨不来,会不会发生好事,我猜想着种种可能。

    “可恶的老杨!”我心中暗骂:“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也不想想自已的德性,天鹅屁都闻不到,还想吃天鹅肉。”

    没想到老杨这家伙是个死心眼,她不敢去跟小芳,竟然跟在我身后,当我走出厂门,他就一直跟着,一直到我回到租房的地方,他都没有走,还在楼下站着一动不动。

    “如果我一个晚上不关灯,他会不会一直站在楼下。”我实在气不过,将房里的灯关掉时,老杨才一步一回头地走开。

    老杨想追小芳,把我当作最大的祸害,采取紧盯我的办法,让我非常的烦燥。中午到没什么,如果是晚上,老杨竟然抢着要教小芳做报表,不过这时小芳已经会做了,他便在一旁嗦:“这个报表有个简单的方法,可以用公式透析出来,不用这样麻烦。”

    小芳狐疑地看着我,似乎再问:“他说的是不是真的?”

    我当然不服气:“不要信她,她要将你骗到那个山疙瘩,你要知道他家有多偏僻,简单的说吧,离他家最近的镇都要走三天三夜。”

    对付老杨我有的是办法,所以老杨再看到小芳进我的办会室,只好在门口放哨,时不时地探一下头,表示他还没走。

    这世上什么人都有,但象老杨这样执着的人不多,我被老杨缠得烦了,期盼请假的阿敏快点回来上班,好让小芳不要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