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书包网 > 乡村小说 > 按摩女孩:一个人在东莞 > 章节目录 第21章 熟悉的香水味

章节目录 第21章 熟悉的香水味

 热门推荐:
    我满脸沮丧从洗手间走出我满腔热情被泼了一盆冷水,慢慢体会落差带来的冲击。本来以为今晚会是一个浪漫的夜晚,却让我满头雾水。我非常纳闷,我不是那么不堪的一个人吧,一个心目中神往的女孩竟然骂我是混蛋。

    阿敏不知哪根神经搭错了,跟小芳说过可以调入我们部门,第二天上午上班时间,小芳溜过来找我,询问调部门的事。现在我们部门没有空缺,想调也调不过来。

    我只好应付:“现在暂时没有空缺,等有机会再调,这样吧,你有空先过来学习操作系统,到时候一有人辞职,就办理调职手续。”

    阿敏在这件事上显得非常的热心,她对我说:“小芳下班后有空,我迟点走,教她这些东西,等她学会了,我们部门一有空缺就调她过来。”

    我当然不会反对,对阿敏说这件事情由你负责。阿敏除了对八卦热心外,只有她自已家里的亲戚,她才肯出面帮忙。没想到这次这么热心,显得有点反常,让我感到异外。

    看到小芳开始学电脑操作,我表面上装作莫不并心,其实内心还是翻江倒海,所以提议她可以到外面去学,而且花的钱不多,特别现在公司还有一个政策,员工可以报考成人学校,而且承认学历。

    她怯怯地问我:“难不难?我能不能毕业?”

    我爽快地回答:“没问题很容易的,不过时间有点长,还有个优惠政策,如果你愿意服务五年,学费公司出。”

    她很感激地看着我,坚定地点着头:“我一定会毕业,我在这里服务肯定不止五年。”

    小芳一有空就跟阿敏学电脑操作,她学得很认真,中午休息的时候她还在坚持,有时候我来得比较早,看她认真的样子,不由得多看了几眼,甚至看得入了神。

    她有时会回头冲我一笑,因为她从电脑屏幕里看到我的影子,我对她的感觉越来越好,有时也想入非非。特别是她丢纸条的事,找个时间还得问明白,不过暂时不要去问,等时机成熟再问不迟。

    说过不做第三者的阿敏竟然做起了第三者,她同一个结过婚的男工同居,听到这个消息大家都很惋惜,那么多追她的人她一个都看不上,竟然看上一个结过婚,没有什么出息的男人。

    她一定是哪根筋搭错了线,让她分不清好歹,分不清是非。

    不知道是那个男工先追她,还是阿敏追那个男工;反正他们的速度进展很快,有人说三天有人说一周,他们就住在一起。起初我还在心中祝福,阿敏错过进厂时的黄金时间,但现在终于有了归属。但知道那个男工底细的胖哥告诉我:“那个男的结过婚,家里有老婆。”

    我大吃一惊:“阿敏知不知道?”

    胖哥摇了摇了头:“刚开始不知道,现在肯定知道?”

    胖哥跟那个男工是老乡,胖哥当初也追过阿敏,但他在阿敏的眼里,不知道要排到多少位,也许她在阿敏的心中,永远放在最角落的地方。现在她看到阿敏跟结过婚的男工同居,不知是惋惜,还是充满醋意,抑或满怀敌意。

    “那她怎么办?”我有点担心地问:“阿敏不会只是玩玩吧?”

    这世界开始反过来,以前只听说哪个男人玩了多少女人,现在是哪个女人玩了多少男人,如果不更新自已的大脑系统,肯定跟不上社会的节奏。

    我们这里是制衣厂,女工超级的多,女人们在一起,看到别人有男朋友,也会匆忙找一个,然后带到她们的同事面前炫耀,至于将来,她们不会想那么远。

    叶董刚来的时候不习惯,他看到每天下班的时候,厂门口围着几百个外面的男人,叫保安过去驱赶,他担心这些女工会上当受骗。不久就遭到了投诉,说保安在厂门口打人,引起了治安队和派出所过来调查,叶董非常奇怪,有一次在会上道:“难道我关心女工,关心错了吗?”

    美女总经理笑道:“老板,你不知道这里的情况吧,工厂里很多女工,在外面养着老公,她们的老公在家带孩子,买菜做饭,而这些女人上班养家。”

    叶董瞪大着眼睛问:“有这么回事?难道不是男人养家,女人带孩子?”

    美女总经理姓杨,我们都叫她杨总,做事风风火火,说话咄咄逼人。杨总的眼睛很大,瞪起来很怕人,不过她在叶董面前就很乖巧,这时她笑道:“厂门口的那些男人有的是女工的老公,有的是女工的男朋友,一下班的时候就过来接她们,你现在叫保安将他们赶走,当然有人投诉。”

    叶董过了很长的时间才明白,中国目前的社会状况不是传统型,是复合型,什么状况都有。

    阿敏这一段时间心情很好,她教会了小芳自已就很悠闲,而且早早地回到她租的爱巢。

    可好景不长,那个男工的老婆听到了消息,从老家追了过来。在外面大吵大闹,甚至来到厂门口,要求工厂主持公道。好在保安及时的阻拦:“这是你们家庭的事情,公司没办法管,所以还请你们自已解决。”

    男工在离婚与不离婚之中徘徊,阿敏刚开始很沮丧,后来就很憔悴,再后来每天眼眶红红的,没有什么心思上班,上了班也没有心思做事。

    阿敏的心理负担越来越重,接连几天哭得象个泪人,上班后在座位上坐一会,就跑进洗手间不出来。她的工作我只好分担给其他人,但有的报表我要自已做。

    阿敏心情不好,她的工作每天必须得做完,所以我晚上加班的时间越来越多。小芳善解人意地过来,简单的工作她已经会做,但复杂的她没有学会,要我教她做报表,我本来不想教她,因为教她的时间比我自已做要长的多。

    在她的一再要求下,我经不起她的好意,于是我让她做到我的身边,打开报表一步一步的讲解,她靠在我身边越来越近,她的头已经伸头我的下巴。这时我猛然闻到她的香水味,那是一种非常熟悉的香水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