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书包网 > 乡村小说 > 按摩女孩:一个人在东莞 > 章节目录 第19章 男工宿舍

章节目录 第19章 男工宿舍

 热门推荐:
    小丽离我很远,小芳却离我很近,最近大家好象很少谈论小芳,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因为这几天比较忙,可能错过一些重要的新闻。这让我感到遗憾,我想知道最近有没有事情发生,晚上闲着也是闲着,就却串串门吧。于是我来到了男工宿舍,想看看男工们的反应。

    我走进一间熟人较多的宿舍,这个房不是很大,但上下铺加起来却住了12个人,看起来比较拥挤。各种衣物杂乱的堆放在一起,越发显得狭小;床底下塞满了大小不齐的行礼箱,以及臭气熏天的鞋袜。潮湿的空气中混杂着各种气味,让人一时难以适应,但男工的宿舍大致如此,到哪间都差不多。

    一群人围在一起大呼小叫着,我站在背后没有出声,看看他们在搞什以东东,见到二人正在昏暗的灯光下下棋,其它人围在旁边看,看棋的人比下棋的还要急,这话一点不假。

    下棋的是老杨跟小李,但站在旁边的小郑看到老杨很久都不走一步,有点着急,替老杨动了一步炮,不想送到了马口,给小李眼急手快地给吃掉。老杨不肯,死命的要抢回棋子,小李不让,于是二人争吵了起来。

    “动子无悔!”小李道。

    “你没看到不是我走的吗?”老杨道。

    “这我不管,是你的子在动,而不是我的子在动。”小李道。

    “你怎么这么不讲理。”老杨气急败坏地道:“是别人走的,我根本不想这样走。”

    “那刚才吃了我一个马,怎么不让我悔?”小李不服地道。

    “那不是一码事。”老杨道。

    “就是一码事,吃我的子不让悔,我吃你的子就要悔,哪有这样的理?”小李争辩道。

    看到他俩争得面红耳赤,我不由得暗笑。

    “今晚不用加班吗?”我问站在一旁看棋的小郑。小郑回头见是我,客气的说:“老大,请坐。”

    其他人见到我以后,停止了争吵。小李说:“今晚不用加班,我们正在下棋呢。”

    “灯光这么暗,为什么只开了中间一个光管。”我抬头看了一下,见到这房里本来是有三根灯管,但现在只开了一根,不由得好奇的问。

    小郑说道:“老大,你不知道呀?现在公司降低成本,每个宿舍只让开一根光管。”

    我“哦”了一声道:“有这样的事?”

    “不仅如此。”小李道:“现在公司天气冷,而热水只开到晚上的九点。每天我们晚上加班回来,都没有热水冲凉,只好洗冷水澡。”

    这时老杨道:“我感冒都好几天了,一直没好。”

    小李又说道:“我们将这个情况反映到宿管处,宿管说这件事归工程部管。可我们找到工程部,工程部的人说,洗冷水澡有利于身体降,唉!没办法。”

    “认命吧!你们还有班加,我们部门早就不让加班啦。晚上如要赶货,主管要我们加班,到了车间门口,保安又不让进,偷偷地进去了又不让打卡,跟做贼似的,下次我才不去呢?”小郑道:“要怪就怪那个美国客人来查厂,说要讲什么人权。”

    “不过车间的那个指导工很过隐,将开会的内容写在记事本上。”小郑说:“上面写着,明天客人要来查厂,如下内容一定要落实,第一,不能有加班记录;第二,要收缴员工的记事本,避免上面有交接记录,特别是星期天的加班时间;第三,各部门抽人到其它部门交叉检查;第四,要员工统一口径;不想这个内容让客人知道了,老板正恼火呢!”

    众人哈哈大笑起来,笑那个闯祸的指导工。

    “美国佬就是怪,简直是多管闲事!”老杨道:“我出来打工就是来挣钱的,如不让加班,一个月就拿那么点工资,日子怎么过。”

    “对了。你还要娶老婆呢!”小李打趣道。

    老杨踹了他一脚:“就你小子多嘴。”

    小李干笑道:“我不说了不行吗。”

    “什么事?什么事?”众人来了兴趣问道。

    “是这样的。”小李看到老杨瞪了自忆一眼,忙改口道:“老杨看到小芳同那个林水源走在一起,两个晚上睡不好觉呢?”

    “这有什么奇怪的,我还三个晚上睡不着觉呢!”这时,刚走进来的老陈道。“小芳是我的,谁敢跟我抢,我跟谁拼命。”

    众人哈哈大笑了起来,小李说:“敢情老陈刚从外星球回来,什么事都不知道?”

    老陈打趣道:“我知道了也装作不知道,不象有的人象丢了魂似的。”

    “肯定不是说我。”这时小郑拿了衣服准备冲凉,临出房门口道:“要是小芳的男朋友在工程部就好了,如果小芳一开口,工程部的人还不是飞快的送上热水。”

    “也不能这样说。”小李笑了笑,眨了眨眼睛道:“你说得轻巧,这是公司的决策,跟工程部无关。”

    “有时候做事靠私人关系。”小郑边走边说:“还不快去冲凉,等一会没热水了。”

    “怎么?小芳有男朋友了”我问道。

    “是的。名花有主了”有人酸溜溜的说道。

    “是哪个部门的小子这么有能耐。”我问道。

    “是保全部,叫林水源,瘦高个。”老杨慢吞吞地答道。

    “唉!瞧你们一个两个这么无精打睬的,难怪小芳看不上你们。”我说道:“要有信心,他们现在只是处朋友,结婚了都可以离婚,何况只是恋爱的初级阶段。”

    小李道:“老杨,别灰心,有我们为你撑腰,你一定行的。”

    “对!老杨不要灰心。”有人附和着说。

    打听的结果是小芳有了男朋友,小芳是不是18号我还不敢确定,这个需要时间去验证。

    回来的路上我很想找管理层反应男工宿舍的情况,想一想还是算了,老板正降低成本,我犯不着这个关口跟老板的决策唱反调,还是过一段时间再说吧,到时候大家一起反映,效果就好的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