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书包网 > 乡村小说 > 按摩女孩:一个人在东莞 > 章节目录 第18章 隔壁的房间

章节目录 第18章 隔壁的房间

 热门推荐:
    看到同事的取笑,我的脸色有点阴晴不定,我强装欢笑,可是笑起来的样子非常难看,黄书记用奇怪的表情一直看着我,难道他发现了什么?我瞪了他一眼,闷闷不乐地回到房间。

    为了摆脱窘境,也不想让他们发现我心中的秘密。进入客房后,我急忙转移话题,林妹妹就成了攻击的目标:“如果想入非非,我一定是想着林妹妹。”

    这句话说出后,大家的兴趣马上被调动起来,开始甜蜜的回忆,一哥当场接腔:“想当年林妹妹没把我们看在眼里,现在怎么样?后悔了吧,呵呵!”

    一哥与香港首富同名同姓,我们都非常羡慕他父亲英明,能想出这么有远见的名字,真是了不起,这时一哥接着问:“林妹妹当年为什么看不上我们?”

    我没好气地接口:“这还用问,因为你不是她要找的宝玉,又细心又体贴的宝玉你那时根本不具备。”

    一直没说话的古董终于说话:“男人也要女人细心培养,等别人培养成熟的时候,也只能后悔。”

    林妹妹的眼圈又开始变红,我马上抽出一张纸巾递过去,不怀好笑地道:“擦下眼泪,要哭就哭得大声点。”这时黄书记悄悄地扯了我一下,用眼神向外示意,我向望窗外一看,一个人影一闪去逝,我正要起身,被黄书记一把按住。

    “大家注意到没有,王总自从回房后,一直闷闷不乐,你们知道为什么吗?”他站在我身后不停地说道:“因为刚才那个女孩子是他的老相好,而且她现在是在别人的怀抱。”

    一哥好象槿淮笪虻难子:“难怪!那个女孩子在我们窗前来过几次,每次看了一会就走。”

    黄书记是个正直的人,他是我们厂的支部书记。见大家一直拿林妹妹说事,有点不忍,将目标又转向我:“那个被救的女孩一直站在窗外看着王总。”

    我知道当年黄书记也追着林妹妹,虽然他现在有了归属,还一直袒护着林妹妹,于是我说道:“见鬼了,我刚才怎么没看见?你护着林妹妹也没必要将我搭进去吧。”

    一哥证实确有此事,他说:“那个女孩子就在我们隔壁房间,我刚才路过那里的时候,她还跑出来过,现在想起来才知道是怎么回事。”

    林妹妹一听立即跑出去,过了一会回来后说:“隔壁房间是三个老男人,带着三个小姑娘,王总,你还不过去看看?”

    他们几个联合起来对付我,我当然不会过去看,万一小丽真的在隔壁房间,看我的表情稍微有点异样,不知道他们会怎么说,于是意志非常坚定“你们的鬼话,谁信?”

    这时林妹妹深情地看着我:“多可惜呀?老相好就在隔壁,都不过去看看,心太狠了。”

    无论他们怎么说,我就是坐在那儿不动,我开始叫道:“大家别废话了,喝酒。”我将吃剩的烤鸡头拿出来,放到一个碟子里,大声地宣布:“鸡头对着谁,谁就要喝一杯。”说完后我就开始旋转,黄书记走到我面前笑道:“过去看看吧,别逞强。”

    我非常明白,大家在一起玩笑可以随便开,如果知道我跟小丽以前的经历是真的,表情立马就会不同,他们一回厂,不知道会怎样传播我的新闻。

    我一直在寻找转移焦点的方法,不过他们一直不上当。小丽就在隔壁,但我不能见,因为这些都是我的好同事,我的好哥们。

    小丽现在离我很近,但距离却很遥远;这就是常说的近在咫尺,却远在天边.

    这时一哥又开始找话:“我知道王总为什么不敢过去,他怕那个男人对他的老相好不利,这是在保护他的老相好。”

    我只能回答:“你真聪明,这个都被你想到。”

    林妹妹必竟是女人,她开始打断一哥的话:“你们嘴上积点德,干嘛那样说人家女孩子,人家只不过在一起吃饭,你们就说的那么难听!”

    一哥打断她的话:“三个男人年纪很大,而女的又很小,不是小三是什么?难道还有更好的解释?”

    我笑着说:“这就是常说的自已心黑,看所有人心都是黑的。”

    这时古董很有内涵地道:“确实如此,肯定是小三!”古董斩钉截铁的话,气氛顿时活跃起来,古董的岁数比我大一点,回为姓古,而且我被戏称为老总,他当然就是董事级别,这样才合理。

    古董有古董的见解,因为他负责报关,经常要出去应酬,而且我同他的关系好,外面的娱乐场所活动,他是我的引路人。

    这时林妹妹又走了出去,然后神秘兮兮地跑进来看着我说:“你再不出去,他们要走了。”

    我没有办法,此时再不出去,就会让他们认为他们所说的都是真的,我当然不能让他们有这种感觉。

    这时我只得站起来走出门外,装着很期盼的样子。

    看到小丽正背着我,与一个男人聊着天,我正想走过去,那男人却狠狠地瞪了我一眼,将小丽拉进房内,不再出来。

    回来后我淡然地说:“你们怎么就认为女孩子是小三呢?他们就不能是同一个公司里的人,恰巧出来吃饭?”

    这时他们说着各种理由让我不得不信,而且一哥的话让我更加心凉,他神秘地道:“那个很胖的男人我好象在哪见过,经常在我们厂附近的美味楼吃饭,在附近开着一家家私厂。”

    我开始沉默,他们说的越多我越加难受,但愿他们所说的一切都是假的,而且全是假的。

    这时林妹妹的话让我得到了安慰,他们走了:“坐的车是深圳的车牌。”

    于是我朝一哥笑道:“看花眼了吧,人家住在深圳,来这里吃晚饭的。”

    小丽走了,我终于可以大胆地出来,这时天已经很黑,周围也是黑黝黝一片,除了走廊边的灯光外,还有鱼塘边的灯光在闪烁,灯光的倒影映在水里,发出粼粼的波光,被风一吹,更加细碎,而我的心也象水中的灯光一样,被撕成一片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