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书包网 > 乡村小说 > 按摩女孩:一个人在东莞 > 章节目录 第16章 小芳的追求者

章节目录 第16章 小芳的追求者

 热门推荐:
    小芳的新闻开始在公司内传播,种种敢作敢为的事情让人恻目,但最主要的还是花边新闻,跟哪个男生说了话,跟哪个男生约了会。

    一日下班后,我吃过晚饭刚一回厂,就看到老板在前面的路上晃悠,上班时间面对他们已经够烦的了,下班时间我可不想跟他搭讪,于是我转到花坪旁装作散步,避免跟老板打招呼。

    不想却在这看到小芳,她正和一个要好的朋友在一起,坐在石凳上聊天,她们聊的话题应该很有趣,这可以从她咯咯的笑声中可以判断。小芳娇艳的身躯在黄昏的风中颤抖,象刚刚出浴的鲜花,草地上因她的出现而放出光芒。

    我正想上前搭讪,身后传来了声音。“去啊!怕什么?”我扭头一看,见是老杨等几个人,在不远处互相推搡着,就是不敢上前。

    我大声的叫道:“老杨,过来呀!”

    他们笑着走过来,我走近老杨附在他耳朵问:“怎么,喜欢上他啦?”

    “不是!哪里的事。”老杨扭捏道。

    “不怕的,见一下面,认识一下又有什么事。”我打气道。“将”

    “就是嘛!有什么不敢的。”众人附和道。

    “如果你不敢去,我去把她叫来。”我说道。

    “谁说我不敢?”老杨扬起脖子道。

    “这才是我们的老杨。好样的!”我打气道。

    就在老场鼓足勇气准备上前时,机会晚了。另外几个男工已经走到了面前,哈哈地笑道:“小芳,在这聊天呀?没人邀请你出去玩?”

    “是呀!你请我们去玩?”她的朋友道。

    “这还用说!只要你们愿意,到哪去都可以。”一个男工说。

    “小芳,我们到哪去玩?”她的朋友推了一下小芳道。

    “你说呢?”她望了一下朋友,不做主张。

    “那就去公园吧。”她的朋友说道。

    “阿玲要去公园,你们几个陪她去吧,我请小芳去溜冰,怎么样?”另一个男工说。

    “林水源,你这个家伙好自私。要去就大家一起去,对了,阿玲,不好意思,要去公园你还是跟别人去吧。”又一个男工说道。

    阿玲发嗔道:“李大兵,你不是好人。走,小芳,我们自已去,别理他们。”说完,拉起小芳就走。

    “慢着!”林水源道:“阿玲,你干吗自作主张,小芳还没表态呢?”

    “别闹了。”小芳说道:“大家一起去溜冰吧。”

    老杨失望地看着小芳远去的背影,轻轻的叹了口气,而跟他在一起的人也是愤愤不平,将不平之气撒在林水源身上,小孙道:“我们得想办法整整那个讨厌的家伙。”

    “但我却认为我们应该帮一帮老杨。”小李道。

    “怎么帮?”小孙道:“来一个英雄救美怎么样?”

    “那谁做坏人,让老杨把他揍一顿?”小李道。“就让小孙做歹徒吧。哈哈!”

    “老杨哪是我的对手。我三两下就将他打趴下。”小孙道。

    “那你来试试。”老杨还嘴道。

    “老杨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我是帮你呢!”小孙不平地道:“你不让我先打你几下,等我扮作歹徒,任由你打,有什么好处?”

    “这个方法不行,过时了。”这时站在后面的老马道:“得想一个浪漫的方法,不如这样吧,当着她的工友的面,送给她99朵玫瑰花,让她感动。”

    “如果小芳当众将玫瑰花丢在地上,那怎么办?老杨以后还能在这儿混?”小李说道。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小孙道:“老杨不是没戏了。”

    “也许老杨自已有主意了,大家却在这里瞎操心。”我说道。

    “老杨,想到什么好主意,说出来听听。”小李说道。

    “说出来还是秘密吗?”我说道。

    “是呀!那我们就静等老杨的好消息了。”小孙道。

    众人说着说着,天已经黑了,大家一哄而散,齐说:“加班了。”草坪上人渐渐地少了,今晚我也要去加班,还有一些报表没有处理完,明天上司等着要,所以我在草坪上闲逛一阵后,慢慢地往写字楼走去。

    但我还是被叶董叫住,他一直在花园里散步,刚才虽然躲避他,可他早就看到了我,这时我不能再躲,于是热情地叫起来:“叶董,你没有出去吃饭?”

    叶董点点头,高大的身躯在正在慢慢晃动,他将我拉到一边,先是谈了谈花园里的花花草草,他有丰富的管理花草的经验,他在马来西亚的家中就有一个大花园,里面的花草他常常亲自修剪。

    说真的我对花草不敢兴趣,因为我的生活档次没达到这个程度,我还在为生存奔波,但我又不敢明确的表达出来,只得哼哼哈哈地应付。

    叶董谈了花草的经验后,问起我刚才大眼妹是谁,我一时摸不着头脑:“哪个大眼妹?”

    叶董瞪着我:“你小子还会装胡涂?不就是刚才很多男工围着的那个?”

    我猛然想起叶董口中的大眼妹就是小芳,小芳在工厂里的表现已引起高层的关注,这个可是大好的讯息。于是我答道:“她叫小芳,现在绣花芳工作,是新来的员工。”

    叶董摇了摇头:“不错,是个很好的苗子;只是绣花房不好,没有前途。她应该去生产,那里要学的东西多。”

    我点了点头高度称赞叶董的远见:“是啊!在工厂里生产最困难,流失也最大,所以对新人来说是一个挑战。”

    叶董拍了我一巴掌:“你只看到负面,没看到正面;困难多流失大,就表示机会多,也是最有前途的,而且提升的机会又多。”

    老板就是老板,看问题就是很长远,一个人在一个地方如果想发展,就去最困难的地方。我从叶董的话中,看出了小芳的希望,但我又如何才能将这个讯息传达给她?她能接受这个挑战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