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书包网 > 乡村小说 > 按摩女孩:一个人在东莞 > 章节目录 第15章 受训

章节目录 第15章 受训

 热门推荐:
    下午我因有事,到诱花房去了一下,还没走进办公室,就见到小芳站在主管面前受训。因是熟人,我也不用回避,站在门口欣赏主管的表演。主管是个女的,我们叫她毛姑娘,这是我们工厂的习惯,应该是沿用香港的叫法,将结过婚的女人或年长的女人称为“姑娘”。

    这时只见毛姑娘用手将桌面敲得咚咚响,大声的训斥道:“你还顶嘴,你知不知道你犯了多大的错误,你这是违犯了公司的厂规,犯了一个非常严重的错误,而且这个错误,将导致一个非常严重的后果。你认识得到吗?”

    “不就是将吃不下的剩饭剩菜倒掉,有那么严重吗?”小芳嘟哝道。

    “你看你,还认识不到自已的错误。”毛姑娘的手指头差点戳到小芳的鼻子。“你只会给我找麻烦。”

    “这样不合理的厂规,亏是人想出来的。”小芳说。

    “厂规是用来遵守的,而不是来质疑的。”她的上司斥责道。

    “好的厂规是需要遵守,但不好的厂规就不必遵守。”小芳又道。

    “你怎么能这样说,工厂是老板的,老板制定什么样的厂规是有道理的。我们只是普通打工者,只能服从,你!你!你怎么能这样说。”毛姑娘觉得站在面前的女孩简直不可思议。

    “制度是可以更改的。”小芳说:“我的主管大人,你不觉得这样的制度不合理吗?第一,吃饭,我们已经交了钱;第二,难吃的饭菜,我们没有理由接受,第三……”

    “够了,哪来的那么多理由,记住!我们只有无条件的服从,懂吗?”毛姑娘说道。

    “说真的,这样的饭菜确实难吃,老大,你吃得下去吗?”小芳道。

    “我也知道难吃,但没办法呀”毛姑娘道:“出门在外,哪有那么自由,该忍的地方就忍一忍。”

    “忍是不能解决问题的,比方说饭堂的伙食那么差,你也不向上面反应一下。”小芳道:“员工的正当意见厂方还是接受的。”

    也许是说得有理,也话是说出了毛姑娘心理想说的,说到这里毛姑娘有点不耐烦,摆了摆手道:“好了,好了,有时间我一定会去说的,但你首先要承认错误,要检讨自已的行为。”

    我站了一会,听了她们的对话,不由得另眼相看小芳,她竟然说动了上司,要上司为她们争取利益,这个女孩不简单。

    这时,毛姑娘面前的电话响了,她拿起听筒,神态立刻毕恭毕敬起“叶经理,是!是!我马上来。”等她放下电话看到门口的我,匆匆的说:“请稍等一下,我马上回来。”

    我应了一句没关系,就坐到了毛姑娘的位子上,仔细的打量着小芳,我的心突然一缩,她是18号,她怎么来到这里?看到18号,我的神色有点慌乱,手因为激动而发抖。

    这时小芳格格笑道:“你真没出息,见到漂亮姑娘就激动成这样?记住,我叫小芳,千万不要认错人啊。”

    难道我真的认错人,我在心里嘀咕了一下,抬头再看小芳时,清沌的外表给人一种悦目的感觉,大大的眼晴清澈见底,高高的鼻梁,配上匀称的五官,确实是美女。

    “看我干什么?”小芳瞪着我问。

    “你真的是小芳?”我问道。

    “怎么?难道我不能叫小芳?”她反问道。

    “好象在哪见过你。”刚才看她一本正经的样子,我不敢造次,万一她只是跟18号长得象,那我可要出丑,所以我只好试探着说。

    “你这个方法太老土,电视上常常有这样的镜头。”小芳说。

    “是吗?这样的开场白是有点过时,但如果是事实就另当别论吧。”我说道。

    “很多人见到我时都这样说,在哪在哪见过我,你就不能来点新鲜一点的?”小芳说道。

    “那到未必。”我认真的想了一下,还是有这种感觉,所以我坚持道:“真的在哪见过。”

    “不会在梦里吧!”她哈哈一笑。

    “也许是在梦里吧。”我只有跟着她笑。

    这个小芳有点神秘,她到底是不是18号?难道她仅仅跟18号长得象?我不能确定,于是我转移话题:“刚才毛姑娘要你做检讨,对她的处理满不满意?”

    “当然不满意,这样的奴才上司,真是没用,气得我想吃掉她。”小芳说。

    “那到不必,等你将来办了厂,高薪把你现在的上司聘过去,早晚各训一顿,让她走也舍不得,不走也难受,那就会很解气,也会很过瘾”我说。

    “这个主意不错,但我要是办得了厂,那是下一辈子的事。”小芳说。

    “这个很难说,将来的事谁都说不准哟。”说完后我不再言语。

    过了一会,毛姑娘回来了,从她的面部表情看得出,一定是好消息,果不其然,等她坐下后,本想摆出严肃的面孔,继续训斥一下小芳,但瞬即收敛,换了语调道:“算你走运,经理说了,念在初犯的份上,就饶你一次。但下次可不会这么轻松放过你,行了,回去做事吧。”

    “谢谢老大。”小芳说完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望着小芳远去的背影,毛姑娘感叹道:“现在的员工,难管呀!”

    我附和着笑道:“是的,真的是很难管,就是说以前的管理方法不行了,得采用新的管理技巧。”

    “没错!今天早上我训了一个收发工,看看,现在就不来上班了,也不知道她领回来的东西放在哪?害得我到处去找她,但她说不干了,我只差喊她姑奶奶了,她还是不回来,唉!哪象我们刚进厂的时候,又能吃苦,又能挨。”毛姑娘叹气道。

    “现在是员工找工作不难,找好工作才难,不过说真的,可能是你的方法不妥,象你刚才说的那个收发,可能要哄,才能让她回来。”我附和道。

    “算了,走就走吧!”毛姑娘继续说道:“走了再招,只是要花时间去培训。”

    “留住员工比培训员工更划算。”我本想再说下去,看到毛姑娘没有心情听,于是我们开始谈正事。

    回来的路上我一直在寻思,肯定在哪个地方见过小芳;她的一双大大的眼睛,就是她的招牌,她不承认是18号,那是谁呢?对了,除了眼睛还有好听的声音,又怎么如此的熟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