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书包网 > 乡村小说 > 按摩女孩:一个人在东莞 > 章节目录 第14章 公司饭堂

章节目录 第14章 公司饭堂

 热门推荐:
    过了几天,到了吃中饭的时间,我刚走进就餐的地方,就见公司的饭堂内,有一群人在围观。这样的场面人们当然感兴趣,又岂能错过看热闹的机会?虽然负责维持秩序的保安极力阻拦,但还是有很多人伸长着脖子想看个究竟。

    我迅速的拿起餐具,打完饭后马上寻找着地方坐下,一边吃着一边观看着热闹,原来是一个女工,正在和保安争吵,那个保安要收她的厂牌,是因为她想将剩饭倒掉。但那个女工不给,保安将手伸到女工的胸前,想摘下她戴在胸前的厂牌,这时坐着吃饭的人群中有人起哄道:“非礼呀。”

    “不好啦,有人在大庭广众之下非礼。”很多人附和道。

    保安连忙缩回了手,不敢造次,有道是众怒难犯,更何况只是一个小小的保安。女工见有人关注,越发大声的说道:“哪有这样的道理,饭菜不好吃又不让倒。”

    “吃不了谁要你打那么多?”保安道。

    “饭菜又不能先给偿偿,谁知道好不好吃,你们看,这是人吃的伙食吗?”女工将手中的托盘伸出,大声的道:“唉呀,这里有一只虫子耶,你们看到了没有?”

    “是呀!这饭真难吃,好象是昨晚的剩饭。”有人附和道。

    “妈呀!我崩掉了一个牙齿,我吃到了沙子。”又有人大喊道。

    “这饭是人吃的吗?简直不把我们当人待。”有人大喊道。

    就在众人起哄的时候,保安队长带了几个保安赶来了,他大声的说:“怎么啦!怎么啦!有谁在起哄,扰乱大家吃饭的秩序?呃!想造反吗?”

    造反当然不敢,于是众人缩着脑袋只顾吃饭,不再多言,饭堂里开始安静了下来。

    保安队长接着发表宏论道:“饭堂是公共场所,维护公共场所的安静是每个员工应尽的责任,不能因为个别人对伙食的不满,从而影响其他人的就餐。”

    “你看,这样难吃的饭菜,吃不了又不让倒掉。你给评评理,这样合理吗?”女工将手托盘中的伙食,递到走到面前的保安队长道。

    “小姐,这是公司的饭堂,是员工吃饭的地方,公司的饭菜是满足大家的需求,如果你个人不满意这里的伙食,你可以到外面饭店里去吃。”保安队长道。

    “但我们吃饭是要交伙食费的,如果不扣钱,我就会到外面去吃。”女工争辩道。

    保安队长还没有开口,另一个保安说道:“这是公司的规定,我也只是奉命行事,不要跟我们争吵,有本事投诉到老板那儿去。”

    女工说:“你以为我不敢,什么狗屁规定,吃不下去又不让倒。”女工还想争吵,见到自已部门经理向自已走来,赶紧将饭菜倒进上衣口袋里,一边倒着一边说道“这样你满意了吧。”倒完后,气呼呼的走开。

    保安惊慌道:“你!你怎么能这样做?”

    女工将头一扭道“怎么?惹着你啦,我带回去吃,不行吗。”

    保安队长拉住她道:“慢着!你可以不吃,但不能赌气,不能跟公司的制度做对,懂吗!家有家规,厂有厂纪,任何人违背都不允许。”

    “你说得有点考张吧了吧!老板会遵守吗?”女工嘟哝着。

    “你!”保安队长生气道:“小姑娘怎么这样说话,公司是老板投资的,当然老板会制定合理的制度。”

    但最终的结果,面对这样的员工,保安队长也是没辙,还是放她走了。

    这时坐在我旁边的一个员工,小声的说道:“她就是小芳,本公司第一美女。”

    “是吗?够厉害的,别人谁敢做呀。”另一个人佩服的说道。

    “对呀!如果大家都这样齐心就好了。”又一个人说道。

    “你有这个胆量?我借给胆子你也不敢。”第一个说话的员工道。

    “我是不敢,但你敢吗?”第二个说话的员工反唇相讥。

    “算了,算了。大家出来挣一点钱,又何必伤了和气。”第三个员工开始打圆场。

    于是大家不再言语,低头吃饭。

    听到员工的对话,我心中格蹬一下,她就是小芳?就是传说中的美女小芳?我几乎不敢相信。我抬起头想看清楚小芳的模样,但她已走远。刚才一是没太注意,二是因为我近视,又没有戴眼镜,看得不太清楚,这多少让我有点遗憾。

    小芳是哪里人呢?我瞎猜道,她那种讲话的声音,似乎有点熟悉,好象在哪听过,只是一时想不起。但在哪听过呢?我摸不准。因为我是个音盲,对来自同一个地方讲话的声音,如果接触不多,感觉都是一个调。

    我为刚才没仔细看清小芳的模样有点懊恼,这么好机会却让我错过。但无论怎么说,好象没有想象中那么漂亮,也许是大家的眼光不同吧。“也许是穿着厂服的缘故吧。”我想:“在一片粉红色的工衣海洋里,难以展视自已的风采。”

    我一直不喜欢工厂里要着工装,把这些正直花季的女工包裹着,展现不出自已青春的风采,女人本就是一个地方的风景线,而如今人为将这样的风景,人为的粗暴干涉,实在不是很人道。

    人的青春能有多少年,而这大好的年花就浪费在工厂的流水线上,简直是是暴珍天物,记得有一次我在老板面前小声的说,当时老板又回头问:“你刚才在说什么?”

    我当时一惊,立即谗媚地笑道:“我在说《天工开物》,那是中国古代一本很不错的书。”

    “神经病!不知道你在想什么。”老板不喜道。

    我只好傻笑,因为老板说我是神经病,我既不能反驳,也不好辩解。

    这个老板就是我们的新董事,现在已经对工厂熟悉,感觉不象刚来时那样平易近人,有时候骂人骂得比较厉害,但因为刚来时陪过他一段时间,有时候我可以在他面前提一些建议,但也敢提鸡毛蒜皮的小事,让他感觉我还是有点主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