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书包网 > 乡村小说 > 按摩女孩:一个人在东莞 > 章节目录 第13章 新来的漂亮女工

章节目录 第13章 新来的漂亮女工

 热门推荐:
    从那以后,我再没见过小丽。一天又一天,一夜又一夜,时间就这样悄悄的过去。

    平淡的日子本就需要新闻来点缀,哪怕是一点点涟漪,以打破风平浪静的生活湖面,让那千篇一律的单调日子,来一点点风味。

    一日,我正坐在电脑旁发呆,文员阿敏走到我面前:“老大,绣花车间来了一个漂亮的女孩,已引起了全厂的轰动,很多人都过去看,你去看过没有?”

    “呵呵!有这样的事吗?”我有点惊奇,这样的新闻我竟然不知道,那不是有点落伍?于是我抬起头问道:“真的,有多漂亮?”

    “要多漂亮就有多漂亮,你看到不就知道了?”阿敏说。

    “但最少你先描绘一下,好让我有点心理准备。”我调皮地说道。

    这时,另一个部门的文员也在这里,接口道:“你真的不知道?生产部经理已出了通知,给了所有车间的头头,重申了上班纪律,严禁上班时间串岗,主要是针对男工上班时间去看那个女孩。”

    “就你们事多,总是凑在一起说东道西。”我假装斥责那个文员道:“当心给你们阿头发现,增加工作量。”

    阿敏争辩道:“这说明我们的效率高,做完了事不可以适当的休息一下?”

    “就是,就是!不象有的人一天到晚忙忙碌碌,却什么事都没有做。”那个文员又说道。

    “我只是随便说说,是要你们小心。”我伸了一个懒腰,站起来说道:“你们不说还没什么,你们一说就吊起了我的胃口,走,现在就去看看那个女工到底有多漂亮。”

    我一走出办公室,身后就传来她们的大笑声。

    出了办公室,我到处转了转,来到了男工们较多的地方,看看他们的看法。对了,仓库,那里男工多,于是我径直走向那儿。当我一到,原来聚集在一起的人们各自走开,各做各的事。这些时工就是这样,平时做事得有人盯着,没人盯着的时候就会偷懒,不象件工,做多少得多少。

    我在心里暗笑了一下,想从这些人口中打听一些消息,于是我问走在最后的一个男工:“听说,最近厂里来了一个超漂亮的女工,是不是真的?”

    见我发问,众人来了兴趣,原先散去的人们又重新聚拢,纷纷说道:“是真的,很多人看过,回来后都说很漂亮,但现在上班时间不让去,要签违纪单的。”

    另一个人说道:“最好笑的是工程部的人了,平时那里灯管坏了没人理,现在一听说绣花房那里坏了灯具,大家抢着去。”

    还没等他说完,又一个人接着说道:“现在绣花房坏了灯管,至少有三个人去,一个人扶梯子,一个递灯管,一个人安装。哈哈,很热闹。”

    “对,还有保全工,现在可热闹了,绣花房附近的机器维护,大家抢着去,就连主管都说,轮流值班一天,他是第一天,哈哈。”另一个抢着说。

    “是吗?这么有魅力的女工,你们会放过?”我打趣道。

    有一个男工叹口气道:“我们没有希望啊,写字楼里的那些大学生,天天都有人去献殷勤。”

    “不要气獭!蔽野参康溃骸扒凹改瓴皇怯幸桓龃笱生追一个女工,追了很久都没有追到,最后还是一个男工抢到了手。”

    “那是以前的事了,不过现在呢,得讲实力。”另一个男工补充道。

    “没错!”我又说道:“所以,赶紧赚钱,才是正紧。”

    但赚钱也没有那么容易,对这些只有初中学历来自农村的人来说,离开贫穷的家乡,来到经济高度发达的地区,很容易迷惘。特别是见到那么多的有钱人,出入于各种高档场所,花钱如流水似的,能不让人侧目?而目睹这样糜烂的生活方式,内心的驿动又岂只一次。

    对于生活在社会底层的人来说,本来有自已的价值观念和道德标准。而道德标准的维护,是需要一定的社会条件,当人们面对生存压力的时候,这种标准有时会扭曲,甚至于被撕裂。如果以金钱的多寡来,衡量一个人的社会价值的话,这个社会还有指望吗?

    所以,心态很重要。平凡的人有平凡的活法,平凡的人想爬入上层社会,所付出的努力是难以想象的。如果一个人心态不是很平衡的话,会对社会发泄不满,男人同女人一样,也会走捷径,但男人走捷径同女人不同,有时会产生流血事件。

    我不禁有点期望,想早一点看到这个传说中的女工,她都底有多漂亮,引起这么多人的关注,引起无数人的暇想。但现在是上班时间,特自去看一个女工,有点不妥,还是等找到机会再说吧。

    于是我问道:“叫什么名字?”

    “哈!老大你也有兴趣呀?”众人大笑。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我说道:“漂亮的女人谁都喜欢,关健是养眼,看一眼能使人精神培增,困意全无。其次是美,美好的东西人人追求。”

    “不知道啊!”有人伤感地答道。

    “这么多人谈论一个女工,竟然连名字都不知道,不是很失败?”我打趣道。

    最后还是有人打说出了名字:“好象叫小芳。”

    “你小子想保密呀,这么久才说!”我开玩笑道。

    “不是。”他有点尴尬,憋红着脸争辩着:“我也是刚想起来。”

    “哦!那就难怪了。我还以为在你整日在心里念叨着,不敢说出来呢!”我笑着说道。

    “哈哈!老杨对小芳有意思了。那我们还有希望吗?”当我徐徐走开时,身后传来这样的打趣声。

    我没走多远,仓库里传来整齐的歌唱声:“村里有个姑娘叫小芳,长得好看又善良,一双美丽的大眼睛,辫子粗又长……”

    这些男工真是,我笑着摇了摇头:“如果给老板听到,他们的主管又要挨骂了,上班时间唱歌,这么得闲,难道就不能给他们找点事情做做。”

    说出名字的人叫老杨,我认识。不是他年纪大,而是在这家厂做的时间长,他是来自湖北的一个山村,来这里已有好几年了,省吃检用将钱全部寄回去,家里已帮他盖起了一栋楼房,虽然屋里空荡荡的,不过外表还是非常漂亮,因为我见过他新盖楼房的照片。

    那是他父亲在新房落成后,给他寄来的照片,他为了省点路费,没有回家,准备在年底工厂放假的时候,回家看看新楼的模样。但他的父母很是着急,因为房子有了,儿媳却没有着落,所以在电话里一直催促,得赶紧找个老婆。

    但老杨的人太老实,老实得在异性面前就紧张,还没开口说话,就有点脸红,这样的人在而今的社会里有点吃不开。要是换了别人,在一个制衣厂,女工们高度集中的地方,做了几年没找到女朋友,那是天大的笑话。

    不过在我的印象中,老杨的表达能力还是不错的,除了在女孩子面前。

    我回到了办公室,神思着小芳的模样:“这个小芳是谁?长得到底怎么样?”于是我打开记事薄,在上面记下了一句话:“找个时间,见小芳。”我想把这个问题记在笔记本上,作为一个备注。不时的提醒自已,不要放过看到这样的美女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