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书包网 > 乡村小说 > 按摩女孩:一个人在东莞 > 章节目录 第11章 相会

章节目录 第11章 相会

 热门推荐:
    回来后我赶着去见她,送什么礼物好呢?我想来想去,不知道送什么合适,到了金店买了一个白金戒指,似乎听她说过,对发廊老板娘手上戴的白金戒指很是羡慕,那么就送这个给她吧。因为我知道,不想再跟她交往下去,不仅是没有必要,也是没有可能,因为我自已都会担心,会不会把持不住,而落入陷阱,一个桃色的陷阱。不过,这个陷阱是我自已掘的,只要不跳下去,最终将它填平也就没事了。

    当初只是一时好玩,或者说了些养她之类的话语,即使她当真,我也没有这个能力,一个在外漂泊的打工者,明天都不知道归宿在哪,又岂能有这样的非份之想。

    还好,因为那天我去得比较早,她没有上钟,于是我点了她上了楼。见到她以后,她很高兴,拥了上来,给了我一个吻。

    类似于久别重逢的兴奋,我们相拥在一起很久,很久。

    良久她爬到我的身上,悄悄的跟我说:“第一次很痛吗?”我轻轻的笑了笑说:“不懂。”

    “切、骗人!”她娇慎道:“看你这个人,一点不说实话。”

    “女人的事只有女人才知道,我也不是女人,所以我不知道。”我反问道:“男人的事你知道多少?”

    “不懂!”她学我的腔调说:“不过男人都很好色。”

    男人是不是都好色,我不是很清楚,应该是因人而异,但在某些场所,脱去了平日的伪装,就会露出狰狞的面目,所以,对他的观点,我不便反驳。

    此刻我是在想,她为什么会问我这个问题,莫非…。一股冲动从内心升起,原始的欲望也在体内蠢蠢欲动,也灼热了我的血液,我的呼吸有点急促,慢慢的凑近了她,吻了吻她柔润的嘴唇。

    过了一会,她问:“问你一个问题,你会不会娶发廊的女孩做老婆?”

    这个问题有点难回答,如果有可能,那可是在有n种的前提下,这样的前提是什么呢?没有具体的想过,所以我据实回答:“看情况吧,没仔细想过。”

    她不语,陷入沉默中。

    后来,她悄悄的告诉我:“有个客人想破处,给我八千块。你看怎么样?”

    我的心被深深的刺痛了一下,一时不知说什么好。

    八千块,看对谁比较重要,可以治病,将一个人从死亡线上拉回,也可以让孩子上学,也可以学一门技术,但在有钱人的眼里,只是一顿饭钱或一晚的消费,只能买来私欲或贪婪。

    我仔细咀嚼她的话中的意思,不知是暗示,还是另有深意,总之我闻道了铜臭味。她不再是一个单纯的女孩,已经世被世俗化了的普通人,人迟早都会变化,但没想到她变化的这么快,没有春雨的缠缠菲菲,没有夏雨的风起云涌,没有秋雨的霏霏不绝,没有冬雨清凉透彻。

    八千块对我来说不是问题,但这种方式不是我的初衷,如果没有那么一点点感觉,如果是一个陌生人交易,说不定我会付出的;但此时此该,好象不是我要探寻的东西,就好象爬山,现在的名山大峰,都有捷径直达山顶,或缆索、或盘山公路。

    但如果不是自已一步一喘的到达山顶,这样的经历似乎太过平淡,没有一点值得回味的东西。原来我们更注重的是过程,而不是结果。我们享受过程的痛苦和快乐,享受追逐的艰辛和误会,享受路途的遥远和期待。当一切来得太快时,如果不是瓜熟蒂落,而是用另一种方式来进行交易,似乎失去了某种意义。

    现在的恋人分手太快的原因,可能一方面与太容易发生关系有关。我还是比较同意某一网友的话,爱——做了就不爱了。

    面对这样的询问,我只能强装欢笑,打趣道:“是谁?不会是我吧?”

    她也跟着笑道:“逗你玩的,哪有这样的事。”

    这样的事,但愿没有;即使有又如何?我能改变什么,我能挽救得了谁,这世界那么多急需用钱的人,不是用处女,也会用人格,或者用尊严,或者是信用,或者用信任,据说美国佬派兵出国打仗的时候,都要调查士兵的财务状况,如果是背负巨债的士兵,是不允许派出国的,这类人最容易叛逃和出卖国家。我们作为这社会普通的一员,不也是一样,在苦苦地为生活挣扎吗?

    为了生活,我们无话可说;为了生存,我们无能为力。但只要不是贪婪和虚荣,有的人出卖能够出卖的东西,我们又能说什么呢?

    不知道外面的天气现在怎样,天空还是无云吗?我想看看月亮,刚来的时候没有注意,也许在无人的夜晚,倾听星辰的怨语,比呆在小房子里更安怡。我的建议得到小丽的附和,我们上了楼顶的平台,仰望天空,猜测着星星的伴侣。

    “那些是什么星?”小丽拉着我,指向遥远的夜空问。

    “不知道!”我说。

    “笨蛋,是北斗星。”小丽说。

    “是吗?”我有点将信将疑。对于星空,我知道的不多,我既不知道哪些是北斗星,也不知道哪个是牛郎织女星。

    这时小丽又说道:“小时候,夏天在村子里乘凉,爷爷常常给我们故事,其中牛郎织女的故事很是感人。”

    这我有类似的经历,所以我说:“不过我听到最多的故事,还是关于鬼的多。”

    “就是m是!”小丽拍手道:“每次听到这样的故事时,我就不敢一个人回房睡觉。”

    “听到树叶沙沙的响,就以为有鬼藏在那里。”我接口道。

    “风一吹,树影就摇动,那时候很害怕。”小丽回味道。

    “没错。”我笑道:“赶快跑回房将门栓好,总是害怕有什么东西在身后。”

    “你也会这样啊!”小丽笑道。

    “那是小时候呀!”我说道:“童年的生活大家是一样的呀。”

    “只是后来的变化,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路。”小丽说:“这就是命运吧。”

    “不用恢心,虽然出身不同,经历不一样,只要努力,命运是可以改变的。”我说道。

    “唉!”小丽叹了口气:“如果那么容易改变就好了,时间不早了,我们下去吧。”

    我看了看表,快十一点了,是很晚了。

    今晚,是一盘没有收官的棋;是一个没有收尾的故事;是一首没有唱完的歌。但无论如何都算一个结局,虽然不是很完美,但也算一个小结吧,我轻轻的吻别小丽,离开了那家发廊。

    夜很晚了,数着天空能够看到为数不多的星星,走在回去的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