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书包网 > 乡村小说 > 按摩女孩:一个人在东莞 > 章节目录 第10章 小丽的电话

章节目录 第10章 小丽的电话

 热门推荐:
    从那以后,因为公司要开年会,我投入了紧张的准备中,没有再去那家发廊,随着时间的拉长,小丽的身影并没有摸糊,反而越但现在的小丽,显然是那家发廊的红人,也就是常说的头牌,想见一次都很难。

    我只好将思念藏在心中,挂在记忆里,偶而拿出来晒晒,坚决不让她发霉;思念是什么,最多的时候还是回忆,就象那晚所说,她之所以坚持底线,让我不断的思念。我虽然一段时间没有见她,但她留下思念种子还在我心中发芽。

    我们的新董事姓叶,以后就称他为叶董,叶董刚开始时,外出活动还一直叫我,后来我慢慢地寻找理由摆脱,而林童诗却全力参与,他不仅买了全套球杆,而且很多人都买了球杆,只有我除外。

    老板喜欢打高尔夫球,公司里会打这种球的人越来越多,球杆也越买越贵;他们还经常在一起交流经验,甚至办起了比赛,但这个活动我一直没有参加,他们也不会叫我,渐渐的我就从他们的活动圈子退出,从事我喜欢的活动来。

    今年的年会要去厦门开,四月初的南方,天气已开始变得炎热了,空调大巴在高速公路上飞驰着,两旁的树木一闪而过,层层的山峦也象幻灯图片,一幅幅从我的视野中掠过,一路上颠簸劳累,沿途的景色,荡涤着我的心灵,多日的辛苦也一扫而空,心情也随着开旷的田园丰光而开朗起

    一天下午,会议正在紧张的进行当中,我的手机响了,一个女孩怯怯的声音传了过来:“你在哪里?为什么这么长时间不来看我,我好想你。”刚开始有点莫名其妙,后来听出来声音才知道是小丽,这种打电话的方式,在我们的公司是要上头版头条的,是老板整顿的对象,因为第一,没有礼貌用语;第二,没有说出是谁打来的;第三,没有说要找谁。

    我走出会场,悄悄地说:“我出差在外地,不在公司。”

    “那你在哪里呢?”她问。

    “厦门呢。”我答道。

    “那里好玩吗,可不可以买个礼物给我呀,你说过要买礼物给我的呀。”她说:“你讲话怎么那么小声。”

    “是信号不太好吧。”我答道。说完这些,她在电话在那头给了我一个响吻。我一直在纳闷,我什么时候说过要买礼物给她,莫非是别的男人许诺?

    会虽然还在开,我站在会议室外想了很久,小丽还是那个小丽吗?她现在变成什么样,她今天突然打电话给我,真的是想我吗?我越来越想不明白。

    这时林童诗也偷偷从会议室溜出来,看到我后急忙走开,躲到一边不知道给谁打电话,我本想走过去听听,后来一想肯定也不是什么好事,也是放弃这个打算,回到会议室。

    小丽对礼物的要求,我敢肯定决不是我的许诺,别的男人随便的承诺,他按在我的头上,我不是很开心。虽然人在会议室,但我的思绪还在飞翔,飞到那家发廊,还有那张床,还有那个窗。

    唉!管这么多东西干嘛,不就是一个礼物吗,买呗。

    第二天,开完会,我顺便去了鼓浪屿上游玩了一下,领略一下厦门的风光,自码头向东渐步在环岛路漫游。这里游人稀疏,环境幽静。热闹的厦门市被一条鹭江隔在对岸,可见其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沿岸蜿蜒耸立,却不闻市喧尘嚣。阳光下绿树翠影,繁花似锦。间或在路边长椅上小憩,微风拂面,如嫩手轻抚。

    沿路安置在花树丛中的喇叭里正轻柔地播放着悠扬悦耳的钢琴或小提琴乐曲,应和着海浪的起伏节拍,如诗如幻。一路上偶见岩石峥嵘,挺拔雄秀,或是峦谷峭崖,峻险幽深。尤其是散落其间的各色别墅民居,显示着浓烈的欧陆风格。

    环岛路全长6公里,这不是一段短路。但雅静而优美的景色,一路上过隧道、上曲桥,鸟语花香,宛若仙境,也就没有疲累之感。我们终于领略了鼓浪屿的胜景,寻觅到了梦幻中的幽趣。不虚此行呵!

    大海里碧波荡漾,远山空蒙,和煦的阳光下,海鸥翔飞在波光耀金的海面上,一两艘游船宁静地前行,远处海沧大桥的悬索在海面上勾勒成两个仰天圆弧,别致而动人;头顶上正有一群鸣燕轻捷掠过。人在这样幽美的环境里,真是连人间关系也似乎被净化了!

    因为时间的关系,没有去爬日光岩,日光岩又名晃岩,为鼓浪屿最高点。从山下看上去,山上巨石嵯峨,叠成洞壑。树木葱郁,亭台掩映。

    鼓浪屿很美,特别是那迷人的风景,让我们流连不已,但这次开会很仓促,没有预留太多游玩的时间,大巴已在对岸等待,约定集合的时间早过了,但我们还在岛上,催促我们回去的电话响个不停,走吧,朋友,赶快上船,我们互相招呼着。

    汽车启动了,我们挥着手,不知想告别什么,是厦门,还是过去的一年。厦门是我们开会的地点,年会才是过去一年的盘点。是是非非,欢乐哀怨,这一次旅途,总算有了总结。

    别了,厦门!

    别了,过去的一年。

    回去的路上,因为轻松,心情比来时好了很多,而此刻浮现在我面前的又是小丽的身影。

    小丽说过她的真名,但我却没有记住,如果连喜欢人的名字都没有记住?就象对恋人的生日,记不住不一样,都是不可饶恕的,当时我还开玩笑说,你将名字告诉我,将来去找你怎么办?

    她格格一笑:“你不会的。”这一点肯定会被她说中,因为我不是那么浪漫的人。

    回顾同小丽的交往,体味其中的酸甜苦辣,也该有个交待。而我同小丽之间的关系,只是一场游戏,也该结束了,她不会将我的玩笑话当真吧,刚开始因为同情,也因为她的身世,本来就没有伤害她的心,最多只是逢场作戏而已。

    所以,对于她要求的礼物,送得贵重一点又何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