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书包网 > 乡村小说 > 按摩女孩:一个人在东莞 > 章节目录 第9章 醋意

章节目录 第9章 醋意

 热门推荐:
    我想

    说个简单的例子吧,林童诗为了自已上位,没多久就提交一份长长的名单给新老板,上面列出了这些人都做着对不起公司的事,我的大名当然名列其中,说我上班有三分之二的时间在抽烟。

    这个邮件怎么流出来,估计到现在他都不知道,我至今还珍藏了一份。

    还是说回那天的事吧,当时我在厂门口找到林童诗,他正叫了一部车在等人,我将老板要找人打球的事告诉他后,他想都没想,立马给了司机的钱让他回去。

    在去老板办公室的路上,他偷偷地告诉我,今天在车间行走时,收到一张纸条,一个女孩给他的纸条,约他晚上去吃饭,本来已经约好了时间,听到老板要打球当场放弃。他告诉我:“老板的需求就是最大的需求,只要老板高兴,你才有前途。”

    林童诗跟我的关系并不是很好,刚但就象成功不可复制一样,经验也不可复制,我得了他的真传去发廊勾女,竟然到现在都没有上手,这让我很郁闷。

    那晚同老板一起练球,我是什么都不懂,还是老板手把手教我发球,打了一会后,老板兴趣盎然,提出要去洗脚。我趁机找借口离开,因为我迫切地想见小丽。通过同新老板的交往,我发现他很平易近人,不是想象中的那么可怕,陪老板的事就由林同事代替,而我去做我喜欢做的事,见我想见的人。

    人与人之间的差别就是这样,林同事为了老板放弃约会;我为了见小丽放弃陪老板,所以后来林同事越升越快,而我却一直原地踏步。

    我好不容易又来到那家发廊,因为时间来的不巧,小丽又在上钟;当我一边喝茶一边等待时,发廊老板突然问我:“17号服务很特别吗?为什么那么多人点她的钟?”

    我一愣随口答道:“我比较专一,点哪个就会一直到底。”

    发廊老板继续说道:“下午一个本地人点钟,一直到现在才走;刚刚上去一个日本人,也是等她等了很久;现在你又过来等她。”

    听了发廊老板的话后,我心中突然不是晡叮严格说我不知出于什么目的,站起来告诉老板:“18号在不在?”老板进去后不久,18号提着东西进来。

    我朝18号点了点头,可她却将头扭开,我没当作一回事。当18号陪我上楼的时候,一直没有说话,脸上开始露出不怀好意的笑,让我不得其解。

    进房以后进行简单的交流,我躺在按摩床上一声不吭,18号也不说话,只是不断地看我。直到一个钟结束时,18号才问我:“加不加钟。”我点点说了句:“加。”

    18号扑哧一笑:“我还以为你是哑巴。”

    我当然不是哑巴,我发现18号今晚的眼睛特别大,我用手在她眼前晃了晃,她停住手问:“怎么啦?有什么不妥?”

    我终于笑了起来:“我发现你眼睛很大。”

    “我的眼睛本来就很大,难道上次你没发现?”18号有点不高兴:“现在好了,你等的人等不到了。”

    我知道她在说什么,但我不想谈这个话题,所以我要他帮我按按手臂,因为我很久没有运动,刚才打球时手臂有点酸。

    没想到18号突然问我:“陪老板打球?”

    我吃了一惊:“你怎么知道?”

    她不动声色:“猜的。”

    我只好赞叹:“你猜得很准。”

    她又说道:“我还猜到这个老板是马来人,而且中国话说的不太好。”

    我腾地坐起来:“你怎么知道?”

    “一个客人告诉我的。”她轻描淡色地道:“来这里的不仅仅是你一人。”

    我有点怀疑,除了我会说实话外,其他人不会告诉她,她的信息从哪得来?我感到非常不解。于是我坐起来眯着眼睛,细细地打量着她。

    可以她依然不动声色,过了一会她开始请教我问题:“你说一个最普通的底层员工,要爬上管理层最快需要多少年?”

    我想了一下:“员工到主管最快也要两年,到主任可能要五年,到经理可能要八年。”

    她又问到:“底层员工怎么能最快的升上去?”

    这点他算问对人了:“如果正常途径的话,是需要同顶头上司搞好关系,然后由他推荐;当然上司的上司也要搞好关系,还有要注意的是,即使最无能的上司都不能得罪;虽然他不能成事,但可以坏事。”

    “要想升迁快,自已不能烂泥扶不上墙,另外就是要引起老板的注意,直接得到老板的赏识,这是最快的。”

    她“哦”了一声:“你刚才说最无能的上司都不要得罪,是什么意思?”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好事轮不到你,坏你的事他可以毫不犹豫。”我继续说道:“你要明白,跟老板再好,老板升你时,都会征求你上司的意见,所以直接上司千万不要得罪。”

    我不明白18号问这些干嘛,今晚我见不到小丽心里非常不舒服,我几次要18号去看看小丽有没有下钟,她头都没抬就回答:“时间没到。”让我无可奈何。

    在我的一再催促下,她终于出去了,回来的时候似乎脚一滑,嘴巴碰到我的肩膀上,突然在我的肩膀上咬了一口。我突然醒悟起来,她是不是有意这样?

    我拉开衣服看着肩膀上的牙齿印,恨不得惩罚性的摸她一下,不过看她一点歉意都没有,一声不吭地捡起东西要走,她在背后突然抱着我,久久不肯松手。

    今晚月亮很圆,风儿也很轻,因为我没有见到小丽,心情并没有多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