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书包网 > 乡村小说 > 按摩女孩:一个人在东莞 > 章节目录 第7章 买钟

章节目录 第7章 买钟

 热门推荐:
    这几天我一吃过晚饭就开始散步,其实是在路上做激烈的思想斗争,我散步的方向与去发廊的方向相反,散步半个小时,然后往回走到了住处时已经很晚。万一当时控制不住自已,还想去发廊的时候已经来不及,那时已经是九点多钟,发廊里没有一个人,每个女孩都在上钟,要想等到小丽肯定要到十一点钟。

    我只得采取这个办法来克制自已。但这样的日子非常痛苦,一种从未有过的思念之苦。他娘的,我这棵老树逢春了,他也会发芽也会开花,我这样骂着自已。

    这种事只能闷在心里独自品偿,不能同任何人分享,要是给别人知道肯定会被笑死,被一个按摩女搞得神魂颠倒,而且是个岁数不小的大男人,那脸要往哪搁。

    我住的地方离发廊步行要半个小时,我采取的第二个策略是步行,万一第一个方案没有控制自已,在去的路上还可以回头,而且大部分时间是在去的路上转回头。

    昨晚要不是控制住自已,也会在这个发廊里渡过,当时已经走到半路,硬生生地将自已逼了回去。但是回房的时候,却坐卧不宁,躺在床上一直辗转反侧。

    我痛若煎熬着三天没有去发廊,但到了星期六晚上实在忍不住,早早地吃过晚饭

    这个时候发廊里客人应该不多,小丽或许正同姐妹们一起玩牌。每次我来这家发廊的时候,都从后门进去然后告诉老板,老板见到我后,主动会去喊小丽。自从上次叫了18号以后,我更加不想让别人知道,我一直在叫着小丽。

    老板将小丽叫出后,小丽快速地跑到我身边,挽着我的手臂:“好久没见到你了,你去了哪儿?”

    我笑道:“来过几次,每次你都在上钟,然后又自已回去,唉!你们发廊的生意真好。”

    小丽说:“这样不好,既然来了,就不要那么快走。”

    我有点奇怪问她:“为什么?”

    小丽附在我耳边:“姐妹们会笑我的,我上钟的时候,你最好叫其她人,其他人都这样。”

    我不是其他人,我就是我。所以我摇了摇头,不明白她话里的意思,

    我在后院站了一会,然后悄悄地对小丽说:“我们出去玩吧?”

    小丽向发廊里看了一眼对我说:“你先走,到前面的店铺那等我。”

    因为白板上显示小丽是上钟,如果我们从后门溜走,只要不给工头发现,没人知道我们是在房间里,还是在外面。

    我带着小丽,穿行在下班的人流中,然后来到小吃一条街,小丽非常高兴,因为今天吃饭的时候,她正上钟,等她下钟的时候,饭菜已经凉了,所以只吃了几块饼干。我陪着小丽,让她自已挑选喜欢的东西,不过她吃的很简单,只叫了一碗酸辣粉,她一边吃着一边不停地吁着:“好辣!好辣!”

    待她吃完后我有点拘谨,我象做贼似的怕被熟人发现,我想离开热闹的地方于是问她:“想去哪玩?逛街还是购物?或者是看电影?”

    她摇了摇头说:“哪儿都不想去,我想拉个头发。”

    我笑道:“拉就拉吧,不过我在外面等你。”

    小丽点了点头走进去,我在外面找个地方不停地抽烟,那个时候很流行拉直发,工厂里很多打工妹都在拉发,我不想被本厂的人发现,说我带着个女孩逛街,然后传到工厂里,影响不好。

    发廊里拉发的人很多,小丽排了很久才轮到,说来好笑,小丽所在的发廊剪发的人都没有,最多只是洗头,但按摩女们却不愿洗头,因为提成太少,所以那家发廊虽然名叫发廊,实际却是挂着羊头卖的是狗肉。

    小丽那家发廊老板是本地人,我一直称之为老板的,却是承包者,有一次那个管理者看我经常去,提出同我合伙投资一家新发廊,由他去管理。我没有同意,因为听说开发廊的要有关系,不然哪一天被抓,没人解救的话,是要被判个几年才能出来。

    小丽整好头发后心情很好,我带着她走在林荫小道上,揽着她的腰徐徐慢步,真有点恋人的感觉。这样的感觉很美妙,也很浪漫,如果下点小雨,两人共同打着一把伞,在雨中漫步,一边窃窃私语,一边欣赏夜景,一定会更美。

    城市的夜晚是光的世界,也是色的世界,街道上的路灯明亮,街道两旁七彩的霓虹灯闪烁着绚丽的光芒。这里是一个不眠的城市,这里也是一个色彩斑斓的城市,生活在这里的外来人,很容易迷失方向,迷失生活的方向。

    这时小丽突然问我亿豪酒店在那里,她想看看五星级酒店长成什么样,我心里一惊急忙问道:“问这个干嘛?”她抿嘴一笑:“没什么?有个客人说在那里做桑拿两个小时,能挣一千多块,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想问问有没有这回事?”

    我一愣这个客人真他娘的混蛋,说什么不好偏要说这些东西,于是我编道:“假的吧,哪有这么好的事,听说五星级酒店住一晚至少五、六百,那客人一个晚上不要花一两千?”

    “可那个客人说他去过,应该是真的。”小丽强调道。

    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外面的世界很无奈;当初认识的小丽在客人不断灌输下,思想大大的变化,记得第一次上钟拉她的手时,她象触电一样弹开,现在竟然打听亿豪酒店的所在。小丽在变,她的思想正在转变,短短一个月的时间不到,她与以前已经判若两人。

    小丽见我不说话格格地笑道:“想什么呢这么入神,难道你没去过那个地方?”

    “没有!”我说道:“我觉得在夜晚的路灯下看你,比灯光下更美。”

    “贫嘴!”她捏了我一把:“你是不是一直这样油嘴滑舌,你骗过多少女孩子?”

    我轻轻地笑了笑:“我一直想骗你,可是到现在都没有骗到。”

    与小丽在一起,时间总是过的很快,不知不觉已到了晚上十一点,街上的行人越来越稀少,我们慢慢地往回走,然后从后门偷偷地溜到楼上,找了间没人的房间,躺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