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书包网 > 乡村小说 > 按摩女孩:一个人在东莞 > 章节目录 第6章 异样的感觉

章节目录 第6章 异样的感觉

 热门推荐:
    小丽的温柔同18号的火辣完全不错,这完全是两种感觉,我很想将18号搂进怀里,但我犹豫了一阵,还是决定放弃,因为我知道,同时对两个目标下手,成功的几率不大。

    18号要比小丽大几个月,再过两个月她就满十八岁,但我感觉十八号心机要深,不象小丽那么单纯。

    小丽和18号是同一个地方的人,而带她们过来的人,叫工头,也从她们上钟的时数里提成。平时对她们看管很严,不允许她们私自外出;毕竟出门的时候她们的父母托付过,如果在外面出事,将来她回家的时候,在乡亲们面前不好交待。

    因为今天没有见到小丽,心中有点失落的感觉,所以对18号说:“你们这里买钟怎么买?”

    18号的热情被点燃起来,她腾地坐到我身边,火辣辣地看着我:“我们这里不可以买钟出去,工头不允许。”

    我奇怪地问她:“为什么?”

    18号说:“她怕我们出去了,出什么事。”

    我笑着说:“别的地方都可以,怎么你们这里这么怪?”

    18号说:“你想做什么?我可以请假出去。”

    我问:“请假要不要扣钱?”

    18号说:“请假一会儿可以,就说出去买东西,时间不长没事。”

    这个话题应该到此结束,因为18号提出的买钟,看她的意思是让我买她的钟,但我想买小丽的钟。为了避免将来出现尴尬,买钟的事就要做得隐蔽点。

    所以我又开始转移话题,谈些无关痛痒的事情,避开18号的灼人的目光。但18号似乎对我的经历很感兴趣,他问我在什么地方工作,离这里有多远,还有工厂是做什么的等等。

    这个话题一般也是个秘密,通常的时候大家随便编一个地方,胡编一个工厂,反正说在里面做什么领导,担任什么总经理的随便乱编。又没有人去查,话说过后大家都不会当作一回事。

    服务业就是好,一进去都是老板老板地叫,让你爽得不得了,即使你的工作是打扫厕所,在这里都当一回老板,享受老板的待遇。但很多人会吹,都说自已是总经理,有几家工厂需要管理。

    不知为什么,我竟然全说了真话,一点水份都没有,这件事到现在都没想明白,当时为什么要跟她全说实话。

    “说实话是要死人的!”很多年之后我跟林同事无意中谈到这件事,他满脸严肃地告诉我,不过这时他已经被人整得要死,就是因为早年的风流韵事。

    那晚我一直认为同18号之间不会发生什么事,所以对她毫不防备,她问什么就答什么,而且回答非常详细,甚至工厂里的组织架构都说的一清二楚。

    我们的总经理就是一个美女,而且年龄不大,管理着几千人的一个大厂。她听了以后问得非常仔细:“她是怎么当成的?”

    我笑了笑:“怎么当上的我不清楚,不过美女本身就是一种资源,看你会不会发挥。”她“哦”了一声,露出向往的眼神:“说不定我也可以,你说我怎么才能成功?”

    “这个吗?”我卖起了关子:“需要机会、机缘和牺牲精神。”

    “牺牲什么?”她好奇地问道。

    “自已悟吧。”我有点不耐烦,手里捧着一把金子,却将自已饿死的例子很多,每个人的成功路不可能相同,当然需要自已去把握。

    “快说啊。”她还在催促着。

    我笑了笑:“比方说,老板是外国人,一到周六、周日就一个人在这里;如果你不回家肯陪老板玩,老板是不是觉得你这个人不错?”

    她点了点头好象理解了我的意思,牺牲除了时间、金钱还有自身。她突然看着我问道:“你呢?你会不会成功?”

    我大笑了起来:“我当然不会成功,首先我没有上进心;其次我比较自我;再次我喜欢随遇而安。”

    我突然停住不说,因为我自身的弱点,不能让别人知道的太多。

    同18号对我的经历感兴趣不同,我对她还没有依恋的感情,还没有关割舍不断的情愫。我一面同18号谈话,一面不停地看表,这让她很不高兴,当我再一次看表的时候,她说道:“你人在我这里,心却在别处,别这样好不好?”

    18号看出我的心不在焉,几次表达她的抗议,我只好不断地寻找理由,作为她对我关心的解释。

    我笑着说:“今天比较累,想早点回去休息。”

    18号停止了按摩站起来又坐下,我看到得她有点生气,甚至有点无奈:“想走就走吧,别心不在焉的,等会回去的路上,可不能这样,注意看车。”然后她又补充了一句:“其实你是因为没看到17号,心里惦记着她,难道你就不想等她出来?”

    我正在穿鞋,听到她的话后问了句:“她大概什么时候会出来?”

    18号没好气地道:“是你不想等,你再等一会她就会下钟。”

    我站起身来又重新坐下,18号看着我表情想笑又没有笑,她的目光随着我的走到而走动,随着我的坐下而坐下,她看了一会终于摇了摇头:“何苦呢?”

    “何苦呢?”我重复着她的话,然后冲她傻笑了起来。

    18号诡秘地笑着说:“其实到这里来玩的客人,很少象你这样的,只点一个人的钟。你不会真的喜欢上她吧?”

    我笑着说:“你猜呢?”

    18号说:“看样子好象有点,但我不确定,因为你们男人的心思,我一点都猜不透。”

    我想了想,然后说:“其实男人的心思很好猜,并不复杂。有时候需要的只是一种安慰,或者只是一种精神寄托,特别是在这里,男人的目的很直接。”

    18号说:“这我明白,但你没必要本来是来放松的,却将自已弄得很痛苦。”

    我痛苦吗,当我回去的时候,一路上不停地问自已。这几天以来,如果不是刻意的控制,基本上每晚都想来这里;甚至上班的时候精神都有点恍惚,总是盼着天黑。有时候一个人独自沉思,不想被别人打扰,就是想好好地品味同小丽在一起的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