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书包网 > 乡村小说 > 按摩女孩:一个人在东莞 > 章节目录 第4章 变卦

章节目录 第4章 变卦

 热门推荐:
    一日,我正在开会,报关行的扬老板打这两天正忙于工作,将小丽的事给忘了,我连忙找借口道:“快了,过两天就去,多谢你费心,不过她刚从老家过来,上班以后还希望多多指导。”

    “这个自然,新人都需要培训的。”扬老板说道。

    “是啊!谁一生下来就会做事。”我打蛇随棍上道:“那好,过几天见。”

    我得先给自已埋下伏笔,万一到时小丽不能胜任工作,或者不够醒目,免得到时难堪。但是小丽现在怎么样呢,她过得还好吗?我得去看看。

    到了晚上,大街上华灯如昼,沿海的经济发展确实日新月异,白天在路上见不到什么人,一到晚上,街道上车如流人如织,沿街的商铺生意兴隆,各种地摊也在繁华处摆了起来,叫卖声不绝。

    这些夜市大多数是面向工厂里的员工,因为白天没有时间,如果工厂晚上不加班的话,打工妹,打工仔们就会邀上老乡,同事,好友到街上溜达;一方面打发时间,另一方面消除白天工作的疲劳,见到中意的东西,买上几件带回去,挂在床头做点装饰。

    街面上除了日用百货,家电产品的店铺外,最多的就是发廊,每个发廊门口都坐着几个袒胸露背的时髦女孩,在等候着生意。

    在广东东莞,据说是中国四大黄都之一,当然这只是民间说法,没经过官方正式的证实。所以来自全国各地的风尘女子,汇聚于此,在层次不同的场所淘金。

    穿过繁华的路段,就是一条偏僻的马路,马路两旁的树下,站着一排排的流鸳,男人们走在那儿,不时的有洒着低廉香水味的年轻女人靠上来,低声的问做不做生意,经过一阵讨价还价后,就一前一后进入低矮的民房内交易。

    但据说广场上身上背着包包的女孩碰不得,她们不是一个人,虽然看起来是孤身一人到处物色对象,但当你到了她的住处,隔壁的房子里可能就有几个男人在打牌,会让你心惊担颤。

    而且当你脱了衣服,女人会让趴在她的身上,这时原先躲在衣柜里的男人,就会伸出手,将你的衣服拿走,掏光你口袋里所有的钱后,再放回原处,然后再溜出去。而这时那个女人就会让你先付钱,再交易。

    结果可想而知,你当然没有钱,因为你的钱被偷光,再不滚开,隔壁房子里的男人冲过来,就不是拳脚那么简单。

    这件事是我们工厂里的一个男工说出来的,他以血的代价讲出这段经历时,没有得到人们的同情,反而被人耻笑一顿。不过那个男工却正色道:“我不相信你们没去过,一个个在这里装正经,我只是让你们避免危险。”

    所以我急速地摆脱几个小姐的纠缠,快步的来到宽阔的马路,嘈杂声也跟着传来,走了没多远,又见到了那家熟悉的招牌,就是小丽工作的那家温州发廊,我熟门熟路,从后门走了进去。

    因为是熟人,老板朝我点了点头,低声的问:“老板你要多少号?”

    我答道:“17号。”

    老板看了看了白板上的牌子,说17号正上钟,要不要换一个。我说:“不用了,等她!”

    于是,我坐在后面的椅子上,靠近茶几,自斟自饮喝起潮洲的功夫茶来。

    不知何时,我钟情起潮洲的功夫茶来,刚接触的时候,有点不习惯,那么小的茶杯,又解不了渴,茶泡得又浓,几个人坐在一起,一个劲的瞎聊,有什么意思。后来慢慢适应了,觉得是打发时间的最好方法。

    我不时的看表,有点不那么耐烦,等了差不多一个钟,还不见小丽从楼上下来,不由得有点焦躁,这时老板进来安慰我,说快了,就快了。

    终于等到了小丽,她跟在一个客人后面,好象哼着什么歌,从她的神态看,没有了以前的羞涩,一幅很自然的样子。

    在她做了简单的准备之后,来到了我的身旁。轻轻的来到我的身旁,问我:“等了多长时间?”

    “差不多一个小时吧。”说完后,我站了起来,跟在她身后上去。

    上了楼上以后,我躺了下来,听任她的手在我身上游走,手势拿捏得恰当好处,好象比以前进步不少啊,我心里想道。

    于是我跟她谈工作方面的事,开始她不出声,后来,她说:“我跟家里人说了,妈妈怕一个人出去做事不放心,跟一起来的姐妹在一起有个照应,叫我不要走。”

    原来如此,那就算了,我多日的努力没有成效,她不接受就意味着她要在这里干下去。看样子她对发廊的生活已经习惯了,我再说什么也是多余,不由得有点失落。而且我的心有点冷冷的,逐渐有下沉的感觉。

    接着她又说:“妈妈说了,外面的社会很复杂,知人知面不知心,不要轻易的相信一个陌生人的话。”原来是防范我呢,还是有其它意思,我猜不透,也没打算去深究。

    “你妈妈的话没错,多听听父母的话对你有好处。”我说。

    天哪!如果她听了妈妈的话,应该不会在发廊做按摩吧,如果她妈妈知道,她做的是现在这种事情,不气得吐血才怪。

    临走的时候,她吻了我一下,我为她的大胆而诧异,她说:“谢谢你的关心。”

    我怀着一股无法言表的心情离开了那家发廊,我陡然感觉,人也不是那么简单,随时都在改变着自已,但究竟是人适应了环境,还是环境改变了人。这一点,也许只有社会学专家才能解得透,对于凡夫俗子的我来说,想得越多,就苍老得越快。

    而且这家发廊,可能是因为夜晚的缘故,看起来比白天灰暗了很多,而那在夜晚依然闪烁的招牌,象一头巨兽,吞噬着一颗颗善良的灵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