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书包网 > 乡村小说 > 按摩女孩:一个人在东莞 > 章节目录 第3章 找工

章节目录 第3章 找工

 热门推荐:
    今天我一天都在帮那个按摩女孩找工作,是因为前几天我去按摩的时候,那个女孩告诉我,不想做按摩女,她想打工了,看到她那无助的眼神,唤发我的同情心,也为了在一个异性面前表现我的能耐。

    再说,谁让我对她有那么一点好感呢?在都市中忙碌的我,接触的都是一些女强人类型的女人,风风火火是她们的特征,很少见到这种小鸟依人型的温柔女人。男人对温柔型的女人有一种天然的爱好,无论自已的性格特点如何。

    所以这件事,无论如何我都愿意帮忙,而且一定要帮,这是我给自已拍着胸脯保证的。

    但到处打听的结果让我失望,是因为年龄的问题,比较大一点的正规公司都要求员工最低年龄为18岁,这让我为难,因为他的年龄只有十七周岁,找一个比较好一点的体面的工作却让我费神。

    我怎不能随便给她找一个不正规的公司,或者工作时间超长的公司,那样她会觉得我一直在骗她,按摩工作中虽然每天接触各种各样的男人,有的会动手动脚,但总比工厂流水线要自由的多,也轻松的多。

    尽管公司内部工资高的部门我都打了招呼,但比较轻松的部门就是研发部门,做个收发复印的文员,打一下通告,散发一些文件的事应该可以胜任。

    而且研发部门的头跟咱也是哥们,我谎称那个女孩是我同学的表妹,人家来求我,不能不帮之类的话说了一些。那哥们表示理解,并表示这个忙一定会帮。

    但人事部门的招工政策不能通融,未到年龄的工人公司不要。我甚至想给她办个假证,或者借别人的身份证进厂,但这显示不出我的能耐。所以只好另想办法,不是常说天无绝人之路吗?办法总是人想出来的。

    船到桥头自然直,车到山前自有路,有路必有丰田车,我这样胡思乱想着。

    对了,至今我还不知道她的姓名,我没有去问她的姓名,因为各行各业都有自已的行规;在娱乐业做事的女孩,没有几个会告诉客人自已的真实姓名,姓名只是一个符号,实际上并不重要。

    就好象她有在那家发廊的代码是17号一样,如果一定要问出个结果来,那还不如以小丽,小芳称之更合适。

    在娱乐业有很多潜规则,第一是异地求职,不然撞到熟人就是找死。前不久江苏有一则新闻,说的是男人被人介绍了一个女朋友,双方家长都很满意,但那个男人不愿意,最终在家长的追问下,才说出他俩以前曾交易过。

    第二是不说真名,一班都是以小兰、小凤称呼。

    第三是编造身世,最好是越⒉以胶茫家中生活困难,已经唤不起人们的同情心,最好是三岁丧父、七岁丧母,现在跟着奶奶过日子,但奶奶瘫痪在床,急需大量的钱治病,所以不得不下海等等。

    第四是逢场作戏,别人提出要包养你,你就问她一个月给多少钱,那个男人马上就会改口,不然他会一直纠缠下去。但那个十七岁的按摩女孩,是在正规按摩厅做按摩的,但在世人的印象中,除了盲人按摩,其他的与色情业差不多,所以怎么称呼都不能说错。

    好了,为了文章的叙事方便,在下文中我以小丽来称呼我的主人公。

    我还得为小丽的事张罗,一个个电话打过去,寻求朋友的帮忙。但都说暂时不想招人,平时吃喝的时候,一个电话分分钟几十个人到齐,但到了真正用得着的时候,朋友多未必是个好事,因为真正肯帮你的不多。

    我又拔通了一个开报关行朋友的电话,碰碰运气吧,也许会有点收获“喂!杨老板,好久不见!”

    “喂!王老板,有什么关照!”电话那头传来问侯。

    一阵寒喧之后,切入正题。

    我说:“杨老板,是这样,我想请你帮忙,我的一个朋友的妹妹刚从老家过来,要找份好点工做,当然你那儿是最不错的啦,听说你那缺人手,不知招齐了没有?”

    “没问题!”他说:“刚刚有个员工辞工,正好有个空缺,不知她是学什么专业?是什么学校毕业的?”

    “切!普通文员吗,要那么高文凭干嘛,还不是摆着看。只有人能吃苦,机灵,能做事就行,又不是找老婆,什么门当户对的。”我说道:“我介绍的人没错,就这样定了,有空请你喝茶。”

    “那好,我这正缺人手,希望早点上班。”杨生说道。

    终于有着落,我嘘了口气,这件事有了结果,心头的一块石头落了地。这样想着,心情象盛开的花儿一样,芬芳了许多。我一面哼着歌,一面不停的用手有节奏的敲打着桌面,目光怔怔的看着窗外,一付悠然自得的样子。

    “老大,遇到什么喜事了,这样高兴。”文员阿敏的话,一下子击醒了我。我转回了头,门口其它部门的两个小妹妹嘻嘻的笑着,似乎窥探到什么秘密,一闪身不见了。

    我朝阿敏笑了笑:“当然是交了桃花运了,还能有其它什么好事。”

    阿敏道:“就是,除了这样的美事,其它事哪能让你这么开心。”

    我不想再胡扯下去,免得她到处去传播这样的新闻,于是我一本正经的说:“做事了,别瞎扯,对了,昨天我交待的那份报表做完了没有。”

    她嘟了嘟嘴,咕哝道:“早就做完了,给你。”

    阿敏是我们部门的文员,平时就是做些文职方面的工作,不过工作不怎么样,信息量却很大,平时公司里的一些新闻大部分都是她传播过来。

    公司里每个部门的文员都喜欢去一个地方,那就是医务室;所以那里是信息交换站,也是传播所,我很担心刚才过来其他部门的文员,将我呆呆的表情传播出去,所以安慰阿敏道:“工作表现不错,完成的挺快。”

    阿敏笑道:“我工作一直很好,只是每次加工资我都加得最少。”

    她说的没错,但这个不是我的错,是因为她总被老板看到在医务室聊天,说她没事做,为此我还被连带批评了几次,但每天告诉她之后,过不了几天依然故我,所以她的牢骚也只能是牢骚。

    我一边上班,一边还再惦记小丽的事情,不行,我得准备准备,得给小丽一些最基本的工作培训,不然的话一上班就闹笑话,关于使用电脑,中英文打字的知识,上班礼仪及注意事项等。虽然是熟人,但也不能砸了我的招牌。

    于是我赶紧去见小丽,告诉她一切都安排妥当,只等她上班云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