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书包网 > 乡村小说 > 按摩女孩:一个人在东莞 > 章节目录 第2章 17号

章节目录 第2章 17号

 热门推荐:
    过了两天,我又经过那家发廊,突然想起星期天的感受,有点回味无穷,不由自主的走了进去。这时已是晚上八点多钟,正是生意兴隆的时候,发廊内的大厅里空荡荡,靠窗边的长登上空无一人。

    只有收费处坐着一个女孩,正在那儿埋头算着什么。她非常投入,以致我走了进来站到她面前,她都没有察觉,我傻站在那里等待她的发现。可是一直等了几分钟,她还在计算。

    我暗自发笑,她在计算工资,多少号上了几个钟,提成有多少?那么简单的算术竟然算了那么久,漂亮的脸蛋长在她脸上真是可惜。

    我不再看她算帐,站在收银台前打量着发廊,听到发廊后面的客厅里传来谈笑声,老板正陪几个客人聊天喝茶;左边的洗头处一个女孩一边照着镜子,一边拢着头发,在那里摸索了很久,无视我的存在。

    我假装咳嗽了一声,收费处的女孩终于抬头看到了我,她客气地叫道:“老板,按摩吗?”我点了点头,不按摩我来这里干嘛,我觉得她有点废话。

    这时收费女孩大声的吆喝了一声:“17号,上钟。”只见那个17号不情愿的转过身,慢慢的走了过来。

    她来到收费处的后边,将墙上挂着的白板上17号牌子打到底部,表示她已经上钟,刚才只有她一个号孤零零地挂在上面。

    收费女孩狠狠地说道:“服务好一点,不要不识抬举。”但见17号不吭一声,径直走了进去,我象一个木偶人似的跟在后面,拾级到了楼上。她一边走一边问:“哪间房?”

    “随便。”我答。

    “是你!”她认出了我,原这个房间同上次一样,还是那么干净,还是那么整洁。洁白的床单平直地铺着,没有一点折痕,这里的卫生还不错,我心想。

    我很喜欢卫生搞得好的地方,因为给人一种舒服的感觉,特别是服务场所,白色的床单加上白色的枕套,如果地板上再一尘不染,地上没有积水,服务态度绝对是一流。

    同上次一样我很快脱下鞋子躺到床上,等待17号给我倒水,等了半天她都没有反应,我有点不太高兴正准备发火,看到17号眼角红红的,似乎刚刚哭过,于是有点不忍。以教训的口吻说道:“客人到这里是来接受服务,不是来看你的脸色,即使你不会笑,也不能在别人面前哭。”

    她小声地道:“知道了,刚才眼里进了沙子,揉了很久才揉了出来,现在还有点不舒服。”很显然她在撒谎,对我这种老江湖来说,真话与假话一眼就能看得出来,所以我没话找话道:“怎么,今天心情不好,有人欺侮你?”。

    她咬了咬嘴唇,小声说道:“没有。”

    “没有?怎么看起来很不高兴?”我盯着她问。

    “我被客人赶了下来,老板刚刚骂过我。”她说。

    这个应该是真的,我大概也能猜得出来,她的那种手法和态度,没有几个客人喜欢,只有我除外,因为我有同情心。

    “你得罪了客人,老板当然会骂你”我开解道:“以后慢慢改,如果你总是这样,客人肯定不喜欢。”

    “可你知道那些客人一点不老实,一上”她略显哽咽道。

    “这个地方就是这样子啦。”我说,“客人花钱就是为了买开心。”

    她激动的说道:“我们这里只是正规按摩的,又不是做那种事的地方。”

    “现在嘛,干哪行都竞争激烈,正规按摩也就那么回事。不然就没有客人来。生意怎么做得下去。”我说。

    其实还有很多东西我并没有说,按摩行业的情况我还是了解一些,因为我经常变换不同的场所,需要什么样的服务,就去什么样的场所。如果我心情不好,需要同别人聊天,那就去正规场所,同按摩女孩打打嘴仗,其乐无穷。

    她似乎同意我的话,因为她并没有反驳,只是她的手有点机械,按摩一个地方手势不变,而且总是按摩一个地方,连我这样有耐心的人都有点受不了,更遑论其他人,可是一看她楚楚可怜的样子,心想还是算了,下次换个人,不再找他就可以。

    过了一会,她小声的说道:“我真想回家。”

    “回家也好,看出来你不是吃这碗饭的。”我说。

    “可我回得了家吗?来的时候路费都是借的,现在不仅没挣到钱,还被老板骂,回家真好,但我连回家的路费都没有啊。”她好象自言自语的说道:“忍几个月吧,赚点钱回家做点小生意也好。”

    “这年头做什么生意都难做,挣钱不容易呀!”我说:“一个刚出校门的学生,什么经验都没有,能做什么生意?还是老老实实找份工存点钱,至于将来做什么,那是以后的事情。”

    刚才因为谈话,她停下来坐在凳子上,现在重新给我按摩,说真的,她的手法确实不敢恭维,既生疏又僵硬,难怪要被客人赶下去。

    过了一会,她扬起头问:“你说,我还能做别的什么?”

    我说:“如果你想进厂我可帮得到你,别的就没办法。”

    “你那家厂一个月多少工资?”她问。

    我道:“难说,一般在2000多块左右,多的能拿到三千多。”

    “要不要加班?”她问。

    “不加班哪能挣得到钱?”我给她算了一笔帐:“你在这里提成是每个钟13块,一天多的上七、八个钟;少的上四、五个钟,一个月下来,也只有两、三千块,而且做这行名声又不好听,不如找个好点的工厂打工吧。”

    她有点犹豫地说:“让我想想。”

    她慢慢地陷入了沉思,动作开始慢了下来,慢到最后只将手放在我的腿上,坐在小凳子上发呆,我看她那迷茫的样子,告诉她:“其实按摩行业竟争很激烈,很多地方不是这样按摩的。”

    她看了我一眼,似乎在问我详细的内容。

    我欲言又止,只是淡淡地道:“有的地方小妹不是很累,她们的服务特别点。”

    她“哦”了一声,没有问我特别在哪些地方,开始讲她的成长经历,讲她的故事,她告诉我她今年刚刚初中毕业,她们那儿的女孩子毕业后,都出去做生意,很少进工厂打工,每年过年回家的时候,穿着都很光鲜,花钱也很大方,这让很多还在校的学生,都不想上学,想早点出去挣钱,但没想到是做这样的生意。

    时间就在谈话中消失,而且越淡越融恰,谈到高兴外,她甚至咯咯地笑起来,没有书中描写的银玲般的笑声,这让我怀疑女人的笑声,能不能用银玲来形容。最后她说:“你真是个好人。”

    我笑了笑道:“好人从来不把好字写在脸上,你觉得我是好人吗?”

    “但我感觉你就是一个好人。”她说:“你给我的

    感觉很好,而且跟别人不同,你是我见过的最好的一个人,真的。”

    “我既不是一个好人,也不是一个坏人,总而言之,是个平凡人,也就是一个不好也不坏的人,”我大笑:“这世界没有绝对的好人,也没有绝对的坏人,好与坏只有相对之分。”

    我觉得跟这个女孩谈话是种享受,而且很喜欢她的那种清纯,年轻时胆子小,从不敢主动找女孩子说话,那时候看到别的男孩子同女孩子打得火热,非常羡慕。

    上初中的时候,很想有一天能引起前排扎辫子女生的注意,但无论我怎么努力,她都无视我的存在,在我幼小的心灵里至今还留下阴影。

    不知不觉两个小时候已经过去,她问我要不要再加钟,我爽快地道:“当然加。”

    “大哥,你真好!”临走时她跟我说:“你下次什么时候能来?如果每次遇到的客人象你一样就好了。”

    “好个屁!”我说:“如果你需要我帮助的话,打我电话吧。”

    这是一个平凡的女孩,怀着寻梦的心进入社会,但社会远没有她想象的那么好,目前,对她来说是个难关,刚接触社会时的迷茫,不过慢慢地她就会适应这个社会。社会这样的染缸,会将白色染成黑色,但黑色就无法染回成白色,也许,她在这里可能做不下去,如果做不下去,我可以帮助她,所以我把自已的电话号码留给了她。

    至于将来,只有天知道,天知道她会变成怎样。